第1449章 實現承諾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時光碎片鑄成一刀,瑩瑩燦燦,倒映史前,映照未來!

    史前洪荒歲月流淌,眾生禱告,無數的生靈伏在武瘋子的腳下,共同祭煉這柄特殊的刀!

    未來很模糊,但卻也的確在映照,各種景物在刀光中流淌,各種預言在時光刃上呈現,搖曳綻放。

    武皇高高舉起的剎那,時光長河斷,天地凝固,宇宙星海寂靜,唯有那一抹流光劃過,成為永恆的唯一。

    哧!

    雪亮刀刃橫貫古今,似乎並不在當世這片時空中,讓人無法抗衡。

    這一刻,縱然是究極生物也被禁锢,被時光鎖住,寂滅難動,唯有等那一刀在落下,引頸就戮。

    這是時間之力,天下誰可抵御?

    古來多少英傑,甚至自紀元更迭中超(脫tuo)出去的天帝,最終也逃不過時間的清算,塵歸塵土歸土,留不下一絲痕跡。

    現在,武皇欲以時光為刃斬(殺sha)大敵,誰能抗衡?

    刀光絢爛的刺目,令究極生物亦覺得發瘆,古今都在悠悠動蕩中,時空不穩,將被斬斷,就此崩解!

    完整的大宇宙皆顫抖起來,根基不固。

    “武瘋子!”有人大喝。

    不單黎龘被攻擊,附近幾人也受到嚴重的影響,恍惚間,那刀光也斬向了他們,時光動蕩,漣漪擴散,無物不(殺sha),真正的橫掃星系!

    锵!

    有人祭出一面殷紅如血宛若晚霞般絢爛的盾牌,抵在身前,這是某一位絕世(強qiang)者的護身重器。

    它以天血母金鑄成,非常炫目,蘊含大道之力,號稱天地瓦解了,它也難滅。

    可是現在,當時光之刀劃過後,喀嚓一聲,天血母金盾出現裂痕,並且迅速蔓延。

    接着,無邊的裂紋浮現,它在一瞬間像是經歷了幾個紀元,如此光陰讓世界都足以更迭幾次,赤盾……毁壞。

    砰的一聲,一塊母金盾牌居然就這樣炸開,被時光之刀切裂,而後腐蝕的不成樣子,如同枯花凋落。

    時光如太初開辟,似帝劍怒斬,割裂一切,無堅不摧,光束所過之處,萬物損滅。

    哧!

    不遠處,一塊黝黑的混元石帶着開天辟地的能量,散發混沌氣,也在這時炸開了,又一件重寶被毁。

    “武瘋子!”又一人喝道,即便是這個級數的生靈,屬于陽間的絕世(強qiang)者,也是又驚又怒,心疼不已。

    這還是外部區域,可想而知中心地的黎龘正在承受怎樣的壓力,武皇數十具不滅身齊動,共祭時光之刀。

    當!當!

    戰場中心,由寂靜到炸裂。

    天崩地裂,震耳欲聾,一道又一道刀光,像是銀(色)的瀑布垂掛在破碎的星空中,映照在宇宙邊荒。

    刀光無匹,鋒芒絕世,斬向那具手持大旗的身影,每一刀都威能無量。

    黎龘屹立在中心地,手中以母金鑄成的大旗桿都損壞了,旗面更是殘破不堪,被刀光擊中後,不斷腐朽!

    有形之物,誰能抵御時間之力?

    “黎龘,上路!”武皇滿頭濃密的發絲散亂,眼神若閃電,古銅(色)軀體懾人,他像是開天前的混沌神魔,給人無盡的壓迫感。

    然而,即便是在時光侵蝕下,黎龘依舊沒有倒下去,他的體外有一層光護體,同時在鼓蕩濃郁的奇異能量。

    早先,一口神爐浮現在他腳下,被光陰侵蝕後破爛了,現在正被重塑。

    铿锵聲不絕于耳,陰陽二氣入爐。

    “嗯?”有人驚疑,道:“這是在接引陽間與大陰間相互對立的兩種物質嗎?”

    武瘋子更是目(露)神芒,他確定,那應該是陰陽二柴!

    轟!

    一口大爐浮現,矗立天地間,在洪荒中沉浮,從虛無中接來上萬塊碎片,都各自化成符號入爐。

    萬道,真實具現,各自蘊含着獨一無二的符文,凝成碎塊,宛若洪流,沖入爐體中。

    一時間,萬縷神曦綻放,每一縷都是一條大道規則,可貫通天宇,有望抵達進化路盡頭的……彼岸。

    黎龘重鑄洪爐,以陰陽二柴為基,接引來萬道共祭煉,讓此爐頓時宏大起來,幾乎要擠壓滿整片星空。

    哪怕是時光之刀刺目,璀璨懾人,可是現在斬過來時也沒有能够第一時間剖開此爐,铮铮作響,火星四濺。

    這一刻,在場的幾人都驚呆了,他們這級數的生靈自然比别人眼光高的太多,黎龘真的要逆天了嗎?

    他在硬抗時光之刃,這都斬不滅他?!

    武瘋子眸光大盛,獨有的呼吸法運轉到極致,魂光與形體共振共鳴,爆發出了至(強qiang)的力量。

    在他張口時,整片破碎的星空都要被吞進去了,可見他的(強qiang)大可怕,血氣磅礴若大海呼嘯起來。

    數十具不滅身共催刀芒,一剎那,時光之刃爆發,像是滅世雷霆,一道又一道盛烈到極致,全部轟在爐體上。

    驚世駭俗,任何一道打出去,都可以將一位絕頂(強qiang)者轟穿,在時光的洗刷下腐朽,淪為塵埃。

    可是現在那座爐體抵住了,並沒有瓦解,它宏大無比,鎮在這方宇宙中,而黎龘就在爐口內沉浮。

    “黎龘,你得了陰陽二柴!”武皇冷漠說道。

    其他幾人聽聞都心動了,那是無上瑰寶,他們莫不想得到,都欲再出手。

    轟!

    一時間,刀光如匹練,似星河,宛若洪荒碎片傾瀉過來,數十個武皇不滅身齊動,共擊此爐,打的當當作響,響徹宇宙。

    那爐體終于出現一些細微的裂痕,在時光侵蝕下,果然沒有什麼可以不朽,沒有什麼能够長存。

    然而,黎龘體外的奇異之光彌漫,剎那又修好了爐體,那真的是陰陽二柴嗎?

    轟隆!

    星系大爆炸,武瘋子發狂,披頭散發間,眸子冷的懾人,像是天淵中騰起的開天斧光,劈開所有阻擋。

    在他的周圍,史前時代的舊事浮現,萬靈跪倒,共同祭拜他,都映現在了時間光刃上。

    此外,未來不再模糊,也流轉出世界虛影,各種大界碎片在刀光中映照,偉力加持。

    “萬靈共祭,時光斷永恆!”武皇大喝。

    各種禱告聲祭祀音,在虛無中回蕩,由微弱到響徹寰宇,如大鐘轟鳴,洗禮與震蕩世間!

    這一擊像是從史前斬來,劃過遠古的時空,橫過近古的天穹,時光之刀落在了當世,摧枯拉朽。

    “當”的一聲,黎龘的神爐裂開了,果然被剖開,剎那間,時間能量浩瀚如海,打向爐中的英偉身影。

    黎龘一聲悶哼,霎時間,雖然俊朗的面孔依舊年輕,可是發絲卻轉為灰白(色),失去光澤,到了最後更是白發散亂,這種轉變非常的刺眼。

    時光侵蝕了他,流逝大量的生機,他遇到危險,陷入險境中。

    轟!

    黎龘也不得不嚴肅以待,全力以赴,他屹立在爐中,猛然舒展四肢,劃出特别而有道韻的軌跡。

    一時間,蒼穹破了,傳說中有究極生物棲居的三十三重天浮現,被洞穿,被(強qiang)取與挪移來偉力。

    “誰在盜取天之力?”有生物發出威嚴的聲音。

    但是,沒人理會,沒人搭理他。

    轟!

    爆聲可怖,崩塌了這片星海。

    而這一切,還只是黎龘的起手式,便造成這一景象,他在修補爐體,也在對武皇出手,生猛攻伐。

    “果然,那部經書在你手上!”武瘋子開口。

    這時,其他幾人也激動了,沒有懾于黎龘的威勢,反而出手的沖動更加(強qiang)烈了,都要下場擒(殺sha)黎龘。

    在宏大的爐口那裡,黎龘懸空,起手式有些人熟悉,是那——終極拳!

    史前,有些人得到過部分經文,但是沒人能練成,唯有黎龘鑽研的很深,發揮出過無敵的威能。

    不過,現在終極拳成為起手式,就有些嚇人了。

    相傳,終極拳記最早記載于《終極經》中,此經闡述的是進化路最終結果,推演會蛻變到什麼形態。

    當然,對許多人來說,終極經太虛無飄渺,或許並不存在,只是一種理論猜測中的經文。

    現在武皇卻認為,有此經文,當在黎龘身上!

    事實上,在史前他們就懷疑,黎龘盜取諸天,曾在天帝葬坑外徘徊,或許真的意外得到了經書。

    現在,黎龘以終極拳為起手式,演繹某種終極形態,散發出濃郁而奇異的能量,抵住了時光之刀。

    這讓他們有理由相信,黎龘的確得到某種經文。

    轟!

    宏大的爐體劇震,裂紋消失,而黎龘自身的白發也再次轉黑了,濃郁的能量散發,無懼時光之刀。

    “瘋子,再來點火,僅是時光還不够,我的真身遺落在了大陰間,現在便是執念也感同身受,有些冷啊,燒我!”黎龘開口。

    陽間各地,(強qiang)者皆無言。

    至于現場,武瘋子發飙了,當真是祭出大空之火,既然對方找死,那為什麼不滿足呢,燒死他!

    大空之火再現,焚燒星空。

    一時間,大戰到了最關鍵時刻。

    場外幾人都坐不住了,想要出手奪終極經書。

    他們當年就聽到過傳聞,黎龘手中有一塊母金很特殊,被稱為萬母金印,由世間各種母金熔煉而成。

    這個金疙瘩,號稱萬劫不壞,紀元更迭也不會腐朽,能够長存下去。

    他們猜測,那可能就是終極經的載體。

    這是他們今次現身的目的!

    轟!

    萬縷流光飛出,席卷了整片天宇,將那幾人都覆蓋了,黎龘主動出手,再次對他們下了黑手。

    “早說了,都來吧,你們一起上!”他大喝道。

    不過,這一次幾人早有准備,不可能被他上來就偷襲得手,想到不久前的遭遇,他們全都眼神寒冷,准備大開(殺sha)戒。

    “(殺sha)!”

    管你是黎龘還是誰,現在只是有可能攜帶着終極經的獵物,先打爆再說!

    “轟!”

    無邊的黑霧翻騰,這是其中一位究極生物,至(強qiang)至大,侵吞萬物,在黑暗中斬人魂光。

    接着,又一人轟(殺sha)而至。

    一根潔白的手指彈出,混沌渡劫曲響起,震蕩世間,這就有些可怕了,這是不見得弱于時光之刀的妙術!

    這片天宇亂了,究極生物圍獵黎龘。

    此刻沒人會收手,縱然你是史前大黑手全盛歸來,今天也要滅你!

    何況一縷執念爾,怎能放過,自當攫走萬母金印,翻出終極經書。

    大戰慘烈,血液濺起,時光斬萬物,渡劫曲滅度世間,此地徹底亂了,一切都化作虛無,唯有一口神爐通體龜裂,在那裡轟鳴不止,隨時都要炸開。

    “焚香,共祭!”

    黎龘低語,散亂着長發,隨後猛然抬頭,他以終極拳為引,一把抓向虛空中,轟的一聲攫來上萬道巨大的光束。

    霎時間,這座洪爐連接向永恆,汲取諸天偉力。

    在許多人震驚的目光中,被打成虛無一片黑暗的星空中,突然盛烈無比,亮如白晝,所有人可見。

    人們頭皮發麻,看到了什麼?

    一條又一條大道,成為有形之體,一端連着虛無的盡頭,一端沒入了巨大的爐體中。

    這是大道具現,真實顯化了出來?

    這一刻,陽間無數人瘋狂了,通過名山映照出的景象,看到了宇宙中的這一幕,找到了自身的對應的進化方向,領悟到了太多東西。

    每一條大道上都流淌着符文,神秘莫測。

    也有老怪物低呼,那些大道像什麼?宛若一根又一根粗大的香。

    這是要燒香嗎?上萬根粗大的香,都是由不同的大道凝聚而成。

    此際,洪爐劇震,上萬根通天般的粗大香燭,轟的點燃了,蒸騰而起無盡的雲氣,籠罩了這片星空。

    焚香祭祀,禱告給誰?

    接着,誦經聲響起,每根粗大通天之香的上方居然都盤坐着一個黎龘,倏地睜開了雙眼,而後向着幾位敵人出手。

    “都進來吧!”

    一剎那,包括武皇在內,幾人都莫名跌入龐大無邊的爐中,遭受成片的黎龘虛影的攻擊。

    陽間各地,許多人都看傻眼,一人化萬,這是真的要逆天啊,令人難以置信。

    武瘋子幾人陷入被動中,在亂戰時,有人被擊中(身shen)體,發出悶哼聲。

    不過很快幾人就穩住了。

    有人冷聲道:“黎龘,有意義嗎?又不是真身,也不能將諸天盡握你手,妄想藉此(鎮zhen)壓我等還不行,虛身而已,就是十萬具也無法(殺sha)我等!”

    “不試過怎麼知道,(殺sha)不了的話,也要打爆爾等!”黎龘在笑,只是多少有些落寞了,不是真身,只是一縷執念,現在……不穩固了!

    “(殺sha),最後一戰,讓我盡興!”黎龘大吼,他似乎預感駐世時間無多,要徹底消散了,開始瘋狂起來。

    “黎龘,你不是要打爆我的頭嗎,來啊,就這麼點能耐嗎,太弱了!”武瘋子也發狂,在虛影間厮(殺sha)。

    “如你所願!”黎龘低吼。

    這一刻,虛空炸開,一片血液灑落,九(色)光華璀璨,而後又化成鮮紅欲滴(色)澤,轟的一聲,凝聚成幾具(肉rou)身——黎龘。

    “當年的血精,心頭血!?”便是武瘋子也驚訝。

    幾具(肉rou)身黎龘發飙,全力沖了過去,各自率領很多虛影,群毆武瘋子。

    轟!

    武瘋子頭上的金冠被打飛,大袖被轟爆,在這麼不要命的沖擊下他很狼狽,哪怕時光之刀也暗淡了。

    “打爆你的狗頭!”

    黎龘大喝,不管不顧,迅速鎖住了武皇,轟他的頭顱,拳印不絕。

    “暴打你全部狗頭!”

    黎龘大喝,四面八方,無數身影攻擊武瘋子其他不滅身,一時間場面激烈,最為關鍵的是洪爐焚燒,燃道祭祀,像是牽引出了更加可怖的力量。

    無論是武瘋子,還是泰恆幾人,全都覺得不妙,(身shen)體沉重了許多。

    黎龘瘋狂進攻,不僅是爐中的通天之香在焚燒,還有黎龘的虛影也點燃了,更有整座爐體共焚。

    這簡直是要祭掉一個世界,帶走幾大高手。

    砰砰砰!

    這時,幾人臉(色)都很難看,黎龘的心頭血化形而出,居然擁有極其駭人的攻擊力,打穿了他們防御光幕。

    有人被轟的鼻青臉腫,額頭爆開了。

    終于,武瘋子也不能避開,數十不滅身歸一後,依舊被追着轟,這是在群毆他,讓他滿頭是血,額骨都現裂痕。

    “呵呵,黎某心情舒暢了,說要打爆你們的狗頭就一定要做到,實現承諾!”

    黎龘大笑,整個人散發着燦爛的光彩,可以看到,他的身影虛淡了許多,洪爐都有些透明了起來。

    萬道焚燒,形體將滅!

    幾人大怒,要轟(殺sha)他。

    此時,黎龘不管不顧了,再次群毆幾人後,一道流光飛出,凝聚成他的形體,向着陽間大地而去。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zbb手機版閱讀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