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8章 【是誰在下棋?】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

    中國棋院,

    “這二逼!”

    “我服他了啊!”

    “向爺,您能忍,我可忍不了!”

    “這YE是罵人啊他!”

    “我新人你一臉!”

    “你丫才他媽新人好不好?”

    可下一秒鐘,系統消息提示:向榮已被YE踢出房間!

    還被踢了!

    YE居然把向榮九段踢了!

    眾人簡直暈倒了一片!

    之前房間是吳長河的賬號開啟的,是他設置的密碼,後來YE進入房間,再後來向榮才進來,那麼在吳長河退出之後,第二個進房間的YE顯然成為了房間的管理員,是權限最高的人,可以隨意踢人。

    吳長河臭罵道:“這小王八蛋!”一指向榮,道:“小向,用老子的賬號,讓他見識見識什麼才叫下棋!”

    “對!”

    “給他點顏色看看!”

    “讓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向爺,看您的了!”

    “這逗比太氣人了!”

    “虐丫挺的!”

    “讓這二逼知道知道什麼才叫職業棋手!”

    眾人嗷嗷大叫!

    ……

    另一邊。

    書房,吳則卿回來了。

    “又新泡了一壺茶。”老吳拿到桌子上,“怎麼了?沒下了?”

    張烨笑道:“咱爸下線了,也不知道干嘛去了,後來進來一個傻缺要跟我下棋,讓我給踢了。”

    老吳道:“誰啊?”

    張烨撇嘴道:“不知道,一新人,我沒搭理他。”

    忽然,房間裡來人了!

    剛剛下線的吳長河的賬號,竟然再次出現!

    張烨哈哈一笑,“來了來了!”

    對方很快發來消息。

    吳長河:“開始?”

    張烨打字過去,“好!”

    時間已經是下午五六點了,圍棋是一項比較磨時間的活動,高手之間的對決,一盤棋一兩個小時很正常,這還是下的特别快的情況,真正重量級的比賽時,以前一盤棋下個十個小時都是合理范圍內的,再以前古代的情況,有時候一盤棋能下個三天三夜,這都不少見。

    今天的張烨下的算是快棋,“吳長河”也一樣,網絡圍棋普遍都是這種情況,很少有下的太慢的,因為氛圍和下棋方式不一樣,下棋的節奏自然也會有所區别,你不可能指望兩個棋手在網絡上的對戰還打上十個小時。當然,一盤棋用時長短也跟計時器的限制、對手是誰、對手的棋力有直接關系。

    屏幕上。

    “吳長河”先手,執黑。

    張烨後手,執白棋。

    隨着黑方的落子,一場較量再次開始了!

    ……

    電腦那邊。

    棋院的棋手們已經遠遠退後,盡量給向榮一個相對安靜的環境,大家看着屏幕上的對弈,情緒也隨之起伏!

    “啊,向爺出招了!”

    “掛?”

    “還是高掛?”

    “好棋啊!好棋!”

    “精彩!”

    “哈哈,向爺執黑的時候基本沒輸過啊!”

    “哎呦,白棋立了!”

    “靠!”

    “這貨太狡猾了!”

    “雞賊啊!”

    眾多職業棋手們都一驚一乍着!

    向榮思考了很久,面無表情地再落一子。

    對方也不似之前的一步接一步的快棋了,同樣思考了很長時間,才並了一步。

    才是一個開局,就看得很多人心驚膽戰,有人甚至汗都下來了!

    “真妙!”

    “這招並的好!”

    “這YE到底何方神聖啊?”

    “向爺先手,優勢還是很大的!”

    “向榮九段也認真了!”

    “YE等着哭吧!這厮壓根都不知道他的對手是誰啊!他要是知道,非得嚇死不可,哈哈哈哈!”

    結果話音還沒落,YE久違的刷屏就來了!

    YE:“下啊。”

    YE:“叔兒,嘛呢?”

    YE:“睡了啊您?”

    YE:“要不我也睡會兒去?您下好叫我?”

    一大串文字,二十幾條信息刷了過來!

    向榮神色淡然,假裝沒看見。

    而其他棋手們則都罵罵咧咧起來!

    “太囂張了!”

    “跟向榮九段下棋,他也敢分心打字?”

    “我看他根本不是分心,他就是這風格!”

    “丫是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

    節奏被拉下來了!

    兩個人越下越慢了!

    ……

    另一邊。

    吳則卿看着屏幕,說道:“這局沒那麼順了?”

    張烨依舊渾然不知,表情還挺輕松的,笑道:“咱爸確實厲害,越下越好了啊,看來我之前真是小看咱爸了,他認真起來確實不一般呀。”

    老吳微笑,“贏那麼多了,適當讓他一盤。”

    “诶,那可不行。”張烨道:“我可是有底線的。”

    殊不知,一個昨天才剛剛登門的未來女婿就這麼把未來老丈人虐得死去活來,這本身就是一件很沒有底線的事!

    棋面上十分焦灼。

    兩方棋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老吳笑着瞅瞅他,“晚上想吃什麼?”

    “都成。”

    “那我做飯了?”

    “得嘞,辛苦辛苦。”

    張烨又落一子,“哈哈,看我搗你老巢!”

    一邊下,一邊念叨,一邊打字刷屏,不是說張烨沒認真,是他就這個風格,他就喜歡這樣下棋。

    他唧唧喳喳道:

    “喲,高啊!這招高啊!”

    “弄得我都不好辦了啊長河同志!”

    “你是要陰我啊!那我能讓你得逞嗎?”

    “來,我看這招你怎麼防!”

    “呦喝,行啊!這招呢?”

    “嚯,吃我子?我讓給你了!”

    “哈哈,來而不往非禮也嘛,哥們兒也吃你一個!”

    “啥?還叫吃?你也不怕撐着啊你,我讓你吃!吃啊?怎麼不吃了?幸虧哥們兒機靈,要不然真讓你給做死了!”

    樓下傳來老吳的聲音。

    老吳問:“戰況如何了?”

    張烨沖着屋外大聲道:“很焦灼啊,咱爸不知道打了什麼雞血,突然之間就靈魂附體了,我差點招架不住!”

    這老家伙!

    太頑強了啊!

    老吳笑吟吟,“别小看圍棋九段,退役的九段也是九段,你要是喜歡下棋,哪天我把我爸那幾個弟子找來,都是現役的六段以上的棋手,如今的競技水平比我父親都高,你可以跟他們練練。”

    張烨笑道:“得了吧,咱爸我都快招架不住了,我這水平就還是跟退役選手和業余棋手下下吧,我也就欺負欺負他們了,真正的職業棋手我可下不過,哥們兒也别去找虐了。”他不知道自己棋力水平有多少,他也不在乎,在他眼中,能虐吳長河就够了,“哈哈,再接我一招!”

    ……

    棋院。

    現場一片無聲!

    “太牛-逼了!”

    “這YE太猛了啊!”

    “他怎麼練的啊?”

    “執白棋後手,還能在開局和向爺打成這樣?”

    之前,沒人認為向榮九段會輸!

    可是看到這裡,已經有人動搖了!

    比如陳瑛。

    比如田偉偉。

    兩個吳長河的弟子驚悚地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那一抹不可思議,這,這真的太嚇人了!

    向榮九段真能贏嗎?

    這一刻,不知為什麼,他們突然有些不確定了!

    YE的刷屏依舊那麼陰損!

    什麼又上廁所了啊!

    什麼花兒又謝了啊!

    什麼記得帶手紙啊!

    可是現在已經沒有一個人罵娘了,YE如今的話在他們看來,仿佛是一道道催命符,讓人膽戰心驚!

    鈴鈴鈴。

    陳瑛的手機響了。

    她趕緊接起來,“師母。”

    那邊是李琴琴的聲音,“小瑛,你師父呢?”

    陳瑛苦笑道:“老師在看棋。”

    “現在是誰在下了?”李琴琴道:“我剛才看着看着就被踢出房間了,好像不允許旁觀了,最新這一盤已經下了一個多小時了吧?還沒分出勝負?看來是九段棋手和YE對上了?是李義九段吧?”

    李義?

    陳瑛哭笑不得,說道:“師母,李義九段早就輸給那人了。”

    “什麼?”

    “嗯。”

    “那,那現在是誰在下棋?”

    ……

    另一端。

    晚飯已經做好,老吳端上了樓。

    “開飯了。”

    “香啊,聞着就餓了!”

    “你下吧,邊下邊吃。”

    “好好。”

    張烨夾了一筷子菜,看看電腦屏幕,哈哈一笑,拿起鼠標落了子,“終于見你失誤了啊,真不容易啊!剛才我失算了一下,差點讓你給碎了,差點沒翻過身來,現在終于輪到你了啊!看招!哈哈!”

    吳則卿湊過去看了一眼。

    勢均力敵?

    看來一時很難分出勝負了?

    這時,吳則卿的手機響了,一看號碼,是她母親打來的,她就放下筷子拿着手機出了書房,然後才接。

    “媽,怎麼了?”

    “小張呢?”

    “他在我這兒呢,正吃飯呢?”

    “他沒下棋?”

    “下呢,不是跟我爸打了一天了嗎?”

    “你確定下棋的人是他?”

    “怎麼了?”

    “他賬號叫什麼?”

    “YE吧?”

    “還真是他啊!”

    電話那邊的李琴琴聲音很大,確定了這件事後,她好像很震驚!

    吳則卿笑道:“是不是我爸輸急了?”

    李琴琴道:“何止是你爸輸急了啊!整個中國棋院都輸急了啊!”

    老吳一怔,失笑道:“中國棋院?他們急什麼?”

    “閨女,你真以為小張是跟你爸下棋呢啊?”李琴琴道。

    老吳一時沒反應過來,“哈?”

    李琴琴道:“你爸都退下來多少年了啊,他哪兒還有這個水平啊!你爸就跟他下了兩盤,剩下這一天,都是中國棋院的職業棋手在代下啊!胡亮七段、徐晗八段、常晗九段、田惜九段、李義九段,全都輸了啊!整個棋院都讓小張橫掃了一個遍啊!”

    聞言,老吳好笑道:“媽,您别逗。”

    李琴琴道:“我逗什麼呀!你知道現在跟小張下棋的人是誰嗎?你知道嗎?”

    老吳道:“真不是我爸?”

    李琴琴暈道:“能是你爸麼!你爸要是現在能有這個棋力,他還退役什麼啊!他昨天還至于被讓兩個子還輸給小張了啊?”

    老吳問:“那現在是誰在下?”

    李琴琴吸氣道:“向榮九段!”

    老吳:“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