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做好事,不留名。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小魚兒哭聲嘹亮,一聲哇接一聲哇,似乎有無限的委屈需要用眼淚來沖刷,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過來。

    趙小虎對風媛雪中送炭的救濟,感恩心情一下子沒了,掙脫開趙小山拽他的衣角,疾步走來。

    娃怎麼會哭呢?風媛一臉迷茫,翹起一個手指頭的手研究,好像就着了那麼一下下,正疑惑不解,又面對趙小虎客氣請她走且把帶來的東西都帶走的局面,一下子尴尬了。

    “趙小柒,我也想哭!”她瞪着趙小虎賭氣說道,趙小虎也眼含不善與她對視。

    趙小柒拍着搖着小魚兒哄着,讓趙小虎回去干活,“她是小魚兒的姨干娘,逗着玩呢。”

    風媛一臉傲嬌,沖着趙小虎哼了一聲,又不滿說道,“干娘就干娘,干嘛加個姨。”

    想起什麼,風媛從腰間扯下一塊銅錢大的瑩白玉佩,塞到小魚兒手裡,“喏,小魚兒,這是干娘給你的見面禮。”

    說着沖趙小虎挑谑高昂下巴。

    趙小虎憋紅了臉,握緊拳頭去干活。

    拿着玉佩的小魚兒立即止住了哭,還咿咿呀呀發出些莫名其妙的音節。

    趙小柒不由的笑了,“不錯,具有小財迷的潛質。”

    小魚兒受到誇獎,伸出舌頭想去吃玉佩。

    趙小柒忙把玉佩拽出,扔給風媛,“這禮物太貴重,換個實用的,小衣服或者小被子。”

    風媛也覺的一個玉佩,兩個小娃,只送一個不好,就點頭,“我回去就讓做針線活的丫鬟給小魚兒和花無缺做好多衣服,你看,他們這麼小,也不用很多衣料。”

    “也不用太多,够穿就好。”出于對孩子的疼爱,趙小柒宰人的毛病又犯了。

    沒有玉佩,小魚兒後知後覺,又哇哇哭起來。

    風媛急忙拿玉佩來哄他。

    “不用,她餓了。”唉,又得去小樹林喂奶了。

    這下風媛帶的丫鬟派上用場了,四處站開,把風。

    貴人暫時的離開,讓氣氛稍微緩一緩,李玉花同她娘低聲私語。

    張會扯她娘一下,一臉的請求,張氏輕搖下頭,小聲說句,“别強人所難。”她知道閨女想去貴人身邊當丫鬟掙錢補貼家用,可這樣只會讓小柒姑娘難做人。

    在小樹林裡,風媛勾着頭瞧小魚兒吃奶,趙小柒推她一把,“我來這喂奶是為了躲避人瞧,你倒好,恨不得把眼睛貼上,你好意思不好意思!?”

    風媛嘿嘿一笑,“再看一下,看看又不會少一塊肉。”

    趙小柒用腳去踢她,“再看會長針眼。”

    “胡扯。”風媛朝她嘟嘴,“我是看小魚兒,誰看你了,真會自作多起。”

    小魚兒用力吸允着奶水,是不是抬起眼眸,黑咕噜的大眼睛盯着她。

    風媛覺的小魚兒吃個奶水都得跑小樹林藏起來吃,好可憐,“趙小柒,你不是很聰明嗎!不會想想其他辦法,天天跑這裡躲起來吃奶也不是個事。”

    房子暫時蓋不起來,趙小柒也一直想着這個事,被風媛這麼一逼,突然靈光一閃。

    前世的帳篷在腦海中出現,她可以把帳篷搭在床上,就像蚊帳的樣子,這樣,可以躲避風吹日曬,自己也可以抱着娃在裡面喂奶。

    可帳篷的布……

    趙小柒笑瞇了眼看向風媛,就由她贊助了。

    風媛聽趙小柒說的帳篷一事,覺的此事不能等,立即帶人回去,“趙小柒,你等着,我這就叫人給你送布來。”

    趙小柒抱着吃飽的小魚兒,和她們一塊出了小樹林,“有麻布最好,麻布透氣性好,不要黑色,最好米黃色。”

    “我辦事,你就放心吧。”

    風媛率人回去。

    路上,清雲丫鬟裝着很不解的樣子問,“風大小姐,趙姑娘干嘛要麻布啊,棉布多好啊。”

    “你不懂,她要麻布是做帳篷的。”回到山莊,風媛立即找她哥,讓她哥一定辦好此事。

    “哥,你不能給我丢臉哦,我是小魚兒和花無缺的干娘,間接的你就是他們的干……干……”

    “干舅舅。”風華輕點她一下腦門,眼中含有寵溺“你就把心放在肚子裡,我這就去給你辦,定給你辦的穩妥妥。”

    “哥,你真好。”

    風華直接去找桂嬷嬷,她管理着山莊的物資。

    桂嬷嬷見着他想開口問道,“風神醫找老奴是否需要些麻布?”

    “嬷嬷高見。”風華斂起心中的疑慮,客氣回一句,下一句話還沒說出口,就聽桂嬷嬷說道,“如果是給送給趙小柒的,那就不勞風神醫開口了,麻布已經送過去了,只多不少。”

    風華驚愕,什麼時候山莊辦事的效率提速了,還提到神速,未雨綢缪啊。

    趙小柒他們搭了三個草棚,從小寶家借來剪刀,麻布剪開,在床上搭起一個蚊帳帳篷,剩余的麻布還有很多,“風媛真够意思,這是唯恐不够用啊,送來這麼多,這剩下的還够再搭起一個帳篷。”

    趙小虎撇嘴。

    趙小柒笑道,“小虎,人得懂得感恩,再說風媛她人除了腦袋漿糊些,其實還很不錯。”

    趙小虎點點頭,“姐,我知道。”她腦袋裡根本就是裝一盆漿糊,直接故意把小魚兒掐哭,有那麼逗小娃的嗎,人家都是把小娃逗笑,她倒好,逗哭。

    程小寶眼眸在麻布上轉了幾圈,借故走開,不一會了,和趙順抬着一張床過來,“小柒姐,再扯一個帳篷吧,人多,可以輪流睡。”

    有了鍋灶,又因為風媛的慷慨求助,他們有了一頓豐盛的晚餐,每個人都吃的飽飽的。

    楊氏心疼米面下的快,“細水長流啊。”

    經過洗腦,李玉花已跟上趙小柒的步伐,不能因為節省食物而餓肚子,她扯下嘴角,裝着沒聽到她娘的話。

    兩張床,一張趙小柒帶着倆娃睡,“姥姥,你也進來睡,咱們一人把一邊,這樣小魚兒和花無缺也安全。”

    楊氏不願意去,“我老婆子年齡大了,别碰着娃了,玉花,你去睡。”

    最終,李玉花睡過來。

    另一張床輪流睡,輪流睡,小花一躺床上睡着不知醒,李大妮李二妮和李成花擠在一起,半夜,楊氏起來換張會去躺會,别說張會不肯,張氏都不同意,小聲說道,“嬸,我們年輕,能抗住,你有年齡了,這露水重,再熬下去,你身子骨吃不消,快去睡吧。”

    “咱們幫不上小柒姑娘的忙,咱也不給她添麻煩。”

    楊氏也怕自己真的生病拖累閨女,心裡有些過意不去,卻又不得不躺回床上。

    年齡大了,覺就少了,楊氏想着過往的老事,睜眼到天明。

    天微微亮,山莊的的馬車過來了,這下人全醒了。

    趙小柒見從車廂卸下一個又一個的包袱,驚訝問一丫鬟,“這是啥呀?”

    丫鬟回到,“全部是小娃娃的衣衫。”

    趙小柒驚的張大嘴巴合不上去了,十幾個包袱,都是!風媛!這干娘也太給力了!

    被人誇贊的風媛正躺在床上忙着呼呼睡大覺呢,她許諾給小娃娃做衣衫,早已忘到九霄雲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