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斗魚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物品卸完,馬車離去,眾人還久久不能回神。

    趙小柒率先打開一個包袱,斜襟小衫,小褲子,小被子,小褥子,幾乎十幾個包袱裡裝的都是這幾樣,一粉紅一淺藍,裡襯是細棉布,外面是錦稠,針腳平整,做工講究,小衫小褲子還包着金邊,在初升的晨曦下,閃閃泛着金光。

    眾人勾着頭瞧過去,又愣住了。

    “這太貴重了!小柒,送回去吧。”回過神來的李玉花說出了眾人的心聲。

    送這麼多貴重的禮物,也還不起,這貴人肯定是不懷好意。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趙小柒明白這個道理,她不明白風媛發啥神經,一夜之間做出這麼多小孩的衣服,難受是山莊裡的繡娘都閒着沒事干?感覺白養着虧了,給她們找活干。

    可是費這麼多衣料更浪費錢,豈不不更虧!?

    “姐,她還不死心,還想着要小魚兒、花無缺!姐!你可不能上當!”趙小虎一句話驚醒所有人,李氏手忙腳亂的把衣服疊好,楊氏幫着裝進包袱,“送回去,送回去,這不能要。”

    “娘,姥姥,沒小虎說的那麼嚴重,風媛說想要小魚兒、花無缺,那只是鬧着玩呢,你們不要當真。”不過對小魚兒和花無缺是真喜爱那是真的,瞧這十幾個包袱裝的,滿滿的都是風媛對倆小娃的疼爱。

    楊氏和李玉花還是不相信,堅持要把包袱還回去。

    還回去,風媛才會發狂,以為嫌棄她呢。

    “娘,姥姥,小虎,你們昨天也見了風媛那麼重量級的大小姐了,她呀,只是喜歡貪吃,送這些過來,是想讓我給做更多的美食呢。”除了這個理由,趙小柒也想不出風媛送這麼多的緣由了。

    “好了,别糾結這些了,咱做早飯吧,大舅母和倆娃都餓了。”

    楊氏看見自己那腦子癡傻的大兒媳婦想去翻鍋碗瓢勺,被倆孫女拽着,在外人眼裡,母女三人幾乎打成一團了。

    自己媳婦得了失心瘋,這也沒法,李大壯哭喪着臉。

    “小花!”楊氏呵斥一聲,傻媳婦這下知道婆婆不高興了,低着頭站着不敢動了,李大妮李二妮忙把她拉一邊。

    趙小柒見娘還在糾結,瞥小虎一眼,瞧你惹的事,“娘,風媛是啥樣的人,我很清楚,她呀,刀子嘴豆腐心,況且她對小魚兒和花無缺真心的疼爱,不會要走讓倆娃離開親娘的。”

    上帝說,每個胖子都是善良的天使。

    趙小虎可不這麼想,那麼胖,還一臉凶相。

    趙小柒又小聲對娘說道,“她送這麼多東西過來,我以此報恩,多去山莊給她做些美食,也好打聽出小玖的下落。”

    李玉花歎息一聲,小玖現在是她心頭的一根刺,想起心口隱隱作痛嗎,可小魚兒和花無缺也是她的心頭肉,心裡矛盾,對于閨女說的,她又說不出什麼反駁的話,又歎息一聲,“……娘去幫你姥姥做飯。”

    鍋灶那兒,張會燒鍋,張氏麻利的和面蒸菜窩窩,楊氏打下手。

    李玉花去了,根本沒啥活讓她干,她心裡有事,坐在鍋灶一旁發愣,楊氏見閨女發愁,扭過臉抹去兩行濁淚。

    趙小柒招手讓大舅母過來,“大妮二妮,你們也過來。”

    姐妹倆對視一眼,一人抓她娘一只胳膊,幾乎是架着她走過來,她倆做好娘要發瘋,隨着拽着跑開的准備。

    趙小柒從床底的木箱子裡拿出一包昨天風媛送來的點心,打開,遞過去,“大舅母餓了,先吃塊點心。”

    “嘿嘿,餓……餓。”

    李大妮忙把娘伸出去的胳膊拽回來,“表姐,我娘她……她……等會就有飯吃。這麼貴重的點心,還是由表姐吃吧。”

    李二妮也拽着她娘,“娘,爹他……”

    小花向李大壯瞄一眼,想起上次偷吃點心被打的情景,隨即猶如被驚嚇這的小麻雀,對着趙小柒慌忙搖頭,“不吃,打……打人。”

    趙小柒笑着把點心遞到她面前,“不會打人,你是我的大舅母,這是小柒孝敬給你吃的,大舅母就放心吃吧。”

    小花想接,瞄瞄李大壯,伸出去的手又縮回來。

    小柒丫頭心善,楊氏用眼神示意李大壯,讓她吃吧。

    李大壯甕聲說道,“小花,你餓了,就先吃塊點心。”

    話音落,小花幾乎是用搶的方式把一盒點心抱在懷着。

    李大壯瞪圓眼,他說是吃一塊,這傻婆娘!?李三壯拽下他大哥,“小柒對大嫂好呢。”

    蹲在一旁,小花虎頭狼煙的吃掉半盒點心,才想起蹲在她一左一右的倆閨女,嘿嘿說道,“吃……好吃。”

    “娘,馬上就能吃飯了。”李大妮讓妹妹看好娘,她把剩下的半盒點心送給楊氏,“奶奶,你收着吧。”

    楊氏拿出一塊掰兩半塞到成人成花手裡,剩下的藏到一個罐子裡,又怕小花鬧,拿一個菜窩頭給孫女,“先給你娘吃。”

    早飯是菜窩頭和雜面鹹疙瘩湯,菜窩頭還是用的雜面又硬又沒味,鹹疙瘩湯一點油都沒有,趙小柒吃不下去,李玉花說要給她煮個雞蛋。

    “娘,你吃飯,我來吧,張會,你幫忙燒火。”

    趙小柒把一籃子雞蛋磕了一半,在鍋裡臥成荷包蛋,放上鹽,又灑上油。

    張會看的目瞪口呆,這麼敗家!?

    李玉花知道閨女的德行,狗窩裡放不住剩馍,楊氏讓她去勸着點,細水長流,她反說,“由着她吧,那也是人家送給她的雞蛋。”

    白白胖胖的荷包蛋香隨着油香飄溢在空中,“成了!”趙小柒手拿大勺在鍋裡攪最後一圈,讓張會熄火,又招呼眾人來吃,“來,來,來,剛出鍋的荷包蛋,熱乎着呢,都有份,一人一個。”

    除了李玉花和兒子,眾人聽到這話都石化了,這麼香的雞蛋,是給他們吃的!?反應過來,忙搖頭一起說不吃。

    小花端着碗趁倆閨女不防,一下子竄過來,湯灑了一身,對着小柒嘿嘿小,“吃……吃。”

    “好嘞,大舅母的一個,大舅母,端着走慢點。”

    “大妮二妮,你們也過來,一個一個。”

    “怎麼,不吃!?是不是想着表姐做的不好吃啊,過來嘗一下,你會爱上這種味道的。”

    最終,在趙小柒連哄帶恐嚇之下,每個人都吃上了一個荷包蛋,並且深深的爱上這種味道。

    吃過早飯,趙小柒也要跟着程小寶去鎮上,臨走前,她坐在帳篷的床上擠了奶,熬了奶皮,對娘和張氏說了沖奶皮的方法,“他倆餓了,娘,你們就照我說的,熱水沖開,晾溫,用勺子一點一點喂給他倆吃。”

    李玉花不想讓閨女去鎮上,“賣方子,小寶小虎去不行嗎?”

    也不是不行,可她想趁機去鎮上看看,笑着說,“娘,我們早去早回,你就放心吧。”

    他們坐着牛車晃悠了一個時辰才到,趙小柒感覺身子都被晃散架了

    下了車,小寶付了車費,一人兩文錢。

    趙小虎嘀咕,“姐,其實我能跑着來。”這樣就不用浪費那兩文錢了。

    “有牛車坐干嘛要跑,如果是為了省錢,那你的時間也太不值錢了。”

    “小寶,小虎,記住了,以後,有車坐車,沒車就找車坐,時間就是金錢,就是生命,别浪費在路上。”

    程小寶一臉寵溺的望着她笑,任由她胡說。

    趙小虎咧下嘴,對于姐說的是歪理,暗暗搖頭。

    十裡鎮是出京城的第一個鎮子,也許是擔任着重要的交通樞紐,鎮不大十分的繁華,路上行人南來北往,街上的店鋪林立,大的鋪面用匾牌做招牌,小的門面干脆直接用一根竹竿掛一條布做招牌。

    趙小柒領着小寶和小虎直接去主大街,這裡街面寬,什麼醫館、布店、中間還有摻有百味居、溢香苑之類的飯館,路中間是小商小販擺的攤,賣些針線梳子頭花類似的生活用品。

    趙小柒仔細察看,思索着把方子賣給哪家合適,正想着,突然被眼前倆繁體大字給驚住了。

    黑底紅字,字寫的龍飛鳳舞,可“斗魚”二字她還是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走,去這家看看。”趙小柒安奈不住激動的心情,想看看這店裡的老板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不是和她一樣,都是穿越過來了,斗魚啊,光想想都倍感親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