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眼瞎看不出!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冥逸揚能暫時離開,風華向冥皓宸瞥去一個高明的眼神,又朝着趙小柒抬抬下巴,小魚兒她娘,是不是該退場了,再不退,他都演不下去了。

    那個狂色之人離開,趙小柒虛出一口氣。

    “逸世子怎麼走了?“曹玉慧問哥哥,見哥哥不應,又問風媛。

    風媛也終于回神了,逸世子走了嗎?她不知道啊,“大概有事去辦事了,你們都在,他還會回來的。”扭頭看見趙小柒,驚喜,“趙小柒,你怎麼來了?來也不打聲招呼。“

    她不打招呼!?

    趙小柒:“……”

    鳳媛拉着她,全不顧其他,興致勃勃的向她介紹眼前人,“小柒,這是玉軒哥哥和玉慧妹妹,玉軒哥哥是……”風媛微紅着臉,“嗯,以後再給你說哦。”

    又胖又蠢還學人撒嬌,曹玉軒心中一陣惡寒。

    曹玉慧撇嘴,斜了趙小柒一眼,不過是一個低賤粗鄙的婦人,死胖子,竟敢把他們介紹給她!把她和哥哥看成啥了!他們父親可是宮裡的曹太醫!

    對方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樣子,趙小柒表現淡然,不過還是雲淡風輕神情怡然的配合着風媛沖倆人點下頭,再來一個恣意張揚的笑臉。

    竟還妄想勾引他,曹玉軒冷笑,微微抬高了下巴,居高臨下的瞄眼趙小柒,面色倨傲不屑,內心卻有些煩躁心慌,這個又胖又蠢的女人時時刻刻就像個蒼蠅黏着他,真惡心。

    他爹爹那麼精明一個人,怎麼會讓他倆定親,對這門親事,曹玉軒更是深惡痛絕。

    如果不是婉瑩郡主,他才不願到這兒來。

    曹玉軒心儀婉瑩郡主,京城人人皆知,他落到寧婉瑩身上的眼神深情款款,仿佛在呵護珍世稀寶。

    這麼明顯,偏偏還有人看不出,眼睛該有多瞎,趙小柒扁扁嘴,恨鐵不成鋼的捅風媛胳膊,看看吧,你的未婚夫看比的女人是什麼德行。

    風媛嘿嘿笑着,追隨着曹玉軒的目光欣賞着絕世佳人寧婉瑩。

    真是服了,這妮子是傻還是真傻。

    寧婉瑩端坐在圓桌前,一襲白衣勝雪,滿頭雲發披瀉,喝杯茶都儀態萬千。把皇宮禮儀發揮的淋漓盡致,。她身旁的婆子、丫鬟向趙小柒這邊看來,不由偷偷交換眼神,眼中閃過譏笑鄙夷。

    早些年,風家的風宏良是皇宮裡裡的太醫,那曹太醫還只是皇宮裡一曬草藥的小厮,跟着風宏良學了醫術,倆人結好,曹太醫為了巴結風宏良,親自上門給三歲的兒子提親,在酒桌上,風宏良酒量差勁,暈乎着就允許了。

    沒想到,風宏良攜妻子山采藥,竟墜下山崖,夫妻倆雙雙身亡。

    曹太醫和夫人倆就有了退親的心思,哪成想,虎父無犬子,風宏良的兒子風華竟繼承了父親的醫術,甚至更甚一籌,小小年紀,就得江湖封號,風神醫,更是站隊到九皇子身邊。

    這親事能不能退,如何退親,曹家一直合計着。

    曹家的心思,風華早已知曉,只是,風媛迷戀曹逸軒,還發重誓,非曹逸軒非嫁不可,這個妹妹是他一手帶大,又及其疼爱,現在顧忌着她,讓很多事做起來都有些棘手。

    只希望他這個媛兒能早日看清這只披着虛偽的狼。

    風華不動聲色的面帶輕浮,與齊家姐妹嬉笑。

    風華和冥皓宸,怎麼倆人一個比一個登徒子,那麼喜歡與美人**,趙小柒實在看不下去了,拉着風媛,低聲說道,“在呆下去,我要吐了,風媛,你走嗎?”

    風媛不捨的盯着曹逸軒,討好問道,“玉軒哥哥,我那有美味的點心,你要吃嗎?”

    蠢豬,就知道吃!曹逸軒不耐煩的撇嘴,朝着妹妹使了眼色。

    又讓她來,曹玉慧撇下嘴,看都不看風媛一眼,徑直往前走,冷諷道,”風大小姐那有什麼好吃的點心,讓我嘗嘗,如果真好吃,再送給我哥也不遲。“

    “真的很好吃,你一定會喜歡的。”風媛拉着趙小柒歡喜的跟上。

    道不同不相謀,趙小柒實在懶的與曹玉慧虛與委蛇,拉着風媛在一旁交待幾句,讓她長個心眼,“女人,即使要爱,也不能失去自我。”

    “你是女孩,在爱情面前矜持些,這樣才能看清爱情裡的真真假假。“

    風媛嘿嘿笑,“羞羞羞,趙小柒,你還讓我矜持,你看你,爱了情了掛嘴邊。”

    趙小柒:“……”

    “那好,你多保重,我先回去。”情字最傷人,趙小柒只期望風媛不要陷入太深。

    臨走她又向瑤香苑的方向望去,一臉擔憂,風華和冥皓宸的私生活如此奢華糜爛,小玖也在那,可别把她妹妹給教壞了。

    “姐,姐姐!”趙小柒正想着小玖,就聽見小玖喊她,抬頭望去,趙小玖和桂嬷嬷正沿着路邊向她走來。

    “小玖!?”趙小柒喜出望外,快步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