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氣憤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

    趙小柒娘仨竟坐上了馬車,那是真攀附上了山莊上的貴人,趙裡正眼睛瞇瞇,他隱隱約約知道,山莊的貴人是京城裡的大人物,趙小柒與他們竟然有了交情!?心裡大吃一驚,吩咐家裡和族裡至親的宗親。

    小心行事,注意口舌,誰都不許惹趙小柒一家,趙小柒一個婆家趕出來的棄婦,傍上山莊,是福是禍,他要靜觀其變。

    爺爺作為一個村的裡正,竟然不懲治趙小柒那個水性楊花的賤人!還讓大家都避着她,趙小鳳恨的咬牙,一個帶着倆拖油瓶的棄婦,竟還妄想嫁給小寶哥,起身出了門去找趙小蓮商量。

    在山莊,風媛已乘馬車離開山莊去了藥谷,曹玉慧把這個消息告訴她哥,曹玉軒微微松了一口氣,勾下嘴角蓄起一抹嗤笑,終于擺脫了那個又胖又蠢的丑女人,曹玉軒心情大好,收拾一番,叫上曹玉慧,倆人一起去拜訪婉瑩郡主。

    婉瑩郡主是安平長公主的女兒,是貴客,住在山莊客房最豪華的小院,房子隱藏在一座假山之後,四周建有楓林、竹林、和桃林,映襯着青磚綠瓦,綠水廊橋,再加上奇花異草,讓人一見,驚歎留戀。

    面對不俗的美景,婉瑩郡主無心觀賞,從她探到那個叫趙小柒的賤婦,竟然帶着兩個孽種跟着風媛去了藥谷的消息,心裡就恨的咬牙,風華人是她的,藥谷必是屬于她的,那個賤人也配去,呸!

    竟然還乘坐了九哥哥的馬車,九哥哥一個潔癖的人,竟讓一個低賤的賤婦碰他的東西,想必是風華去求的。

    可見是真的上了心。

    “該死的賤人!”寧婉瑩心裡恨的吐血,隨手拿起手邊的瓷碗摔在地上,上好的瓷器碎在石板上,發出啪噼,覺的不解氣是,隨手拿起一個再摔……

    從她一出生就在她身邊伺候的范嬷嬷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郡主請息怒,這瓷碗萬萬不可再摔。“

    “你個老東西,欠揍!”寧婉瑩一身戾氣,抬起腿一腳把范嬷嬷踹到在地,幽狠的目光射過去。

    范嬷嬷呼吸一滯,忍痛爬起來,想着長公主的交待,硬着頭皮上,”郡……,郡主,這瓷器是山莊上的,……從京城帶來的,已,沒了……“大滴大滴的汗珠從范嬷嬷額頭順着臉頰流在脖子裡。

    郡主心情不好就喜歡摔瓷器,從京城帶來幾套茶碗已全摔完,再摔就是山莊的,九皇子看着風流成性,性情不定,實則行事狠辣,出牌不按常理,如果真要惹上,後果不堪設想。

    她要護主不利,長公主定不會饒了她,范嬷嬷一臉死灰,心裡祈禱着郡主能把事想通。

    身後一眾丫鬟小厮也膽戰心驚的跪下垂着頭,屏住呼吸,一動不敢動,唯恐遭殃惹禍上身。

    片刻,寧婉瑩輕呼一口氣,勾下嘴角綻放出一個如罂粟般燦爛的笑容,外面一小厮彎腰進來跪下禀報,“曹公子,曹小姐,求見郡主。”

    寧婉瑩眸光幽幽,把手裡的茶碗放到石桌上,一個眼色朝范嬷嬷橫過去,范嬷嬷心裡一喜,小命保住了,立即吩咐丫鬟清理碎片,她則親自帶人伺候郡主淨身更衣。

    良久,裝扮一新、氣質高華、冰清玉潔的宛如不食人間煙火的寧婉瑩從院子裡徐徐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