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第七十八:人在命在!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

    清艷絕俗,端莊秀麗,這才是他的良配,曹玉軒整個人都看癡了。

    真是一條賤狗!寧婉瑩垂下眼眸,掩蓋住眼裡的厭惡,淡淡的對曹玉慧說道,“院子裡呆悶了,想找心怡說說話,曹小姐,一起去吧。”

    與齊心怡親近的喊名字,到她這就是曹小姐了,曹玉慧掠過尴尬,笑着點下頭,跟在婉瑩郡主身後,瞥了她哥一眼,曹玉軒忙跟上。

    冥皓塵帶領暗衛一直把馬車送出十裡鎮之外,目送馬車上了大路,在隱蔽的山頭,又召集一眾暗衛。

    迎日而立,挺拔的身姿投下長長的身影,瞇起的鳳眸透出一絲妖娆的火焰光澤,凜冽而鋒芒,“人在,命在!”語氣冰冷猶如地獄沙羅,猙獰的面孔卻愈發妖艷。

    一眾暗衛跪下領命,之後四散離開。

    良久,風華抬頭看下耀陽的陽光,心裡唏噓一聲,如此悶熱的天,小魚兒和花無缺呆在悶熱的車廂裡,能否受的了,“皓塵,也許真不該……讓她們去藥谷。”還有他那個妹妹,醒了以後,指不定如何鬧騰。

    無法想象,車廂裡滿滿的都是哭鬧聲,趙小柒應該如何應對呢,他都替她發愁。

    不怕吃苦,就怕出什麼意外,冥皓塵心一緊,吩咐蒼狼,“再從暗衛營裡調出一撥,你親自帶領,趙小柒娘仨,必須不能出任何意外!”

    “還有我妹妹。”風華補充,“她們四個,必須完好不差的回來。”

    蒼狼單膝跪下領命,心裡卻哀嚎,主子和風神醫未免有些小題大做。

    冥皓塵回到山莊,和風華又開始歌舞升平的日子,只是,人有些焉焉的,冥皓塵更甚,盯着手中的酒杯,怔怔失了神。

    水兒和趣兒對視一眼,一個把歌兒唱的更加婉轉動聽,一個把腰肢扭得分為妖娆妩媚。

    盯着酒杯的冥皓塵卻視而不見。

    院子外的冥逸揚心癢癢的,可惜,他想進,被侍衛攔着,山莊裡的規矩,他也懂的,沒有冥皓塵的允許,任何人不能進他的院子,心裡罵上幾句,憤憤不平的離去。

    路過齊心怡住的院子,聽見裡面有嬉鬧聲,勾下嘴角,抬腳進去。

    齊心怡見逸世子進來與曹玉軒坐在一塊,莞爾一笑,沖齊心影抬下下巴。

    齊心影斂下眉眼,款款走到冥逸揚身邊,把一盤果子放在對方前面。

    “謝謝影兒妹妹。”冥逸揚毛手毛腳的吃幾下齊心影的豆腐,拿起一個荔枝剝開吃進嘴裡,又瞄到曹玉軒面前的月牙果,曹玉軒忙把金黃的芒果片奉上去。

    這種南方水果在京城很受歡迎,可惜,價格昂貴。

    冥逸揚和寧婉瑩,一個世子,一個郡主,可惜,有名有權都沒有錢。

    這些水果,都是齊心怡從京城帶來的,她家財大氣粗,誰讓人家爹是御史大夫,手中握有實權。

    寧婉瑩喜歡吃南方水果,齊心怡便投齊所好,這便是倆人要好的原因。

    范嬷嬷把一顆一顆荔枝、龍眼剝干淨,放到碟子裡,裝着一副隨意的樣子,“郡主,這些果子用山泉水泡涼口感更好,可惜,山莊不允許外人隨便走動。似乎想起來什麼,又說道,”真是奇怪,一個村婦就可以大搖大擺的在山莊裡亂竄。“

    范嬷嬷說的是趙小柒,大家心知肚明。

    等不到中午,齊心影就被齊心怡派回京城。

    而在馬車裡,風媛也醒了過來,弄清楚狀況,她啊了一聲,開始哭鬧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