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制冰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風媛哭的鼻子一把淚一把,罵哥哥不待妹妹親,玉軒哥哥在山莊,竟派她去藥谷,又埋怨趙小柒不幫她攔着,“你還是我的好朋友嗎?竟和我哥哥做同謀,你知道我見玉軒哥哥的機會有多少嗎!?趙小柒,我恨你。”

    這個傻二缺妮子,到現在還看不出誰對她好,趙小柒幽幽的看着她,不應話。

    米糕拿着手絹忙着幫風媛擦汗擦淚擦鼻涕,又時不時的看眼小魚兒和花無缺,怕吵醒了倆娃,哭鬧起來這個車廂更鬧騰。

    風媛第一聲嚎叫,小魚兒和花無缺倆小娃都被驚醒,車廂裡悶熱,倆人也懶得哭了,時不時的翻下眼,哼唧兩聲,趙小柒一邊用扇子輕輕扇風,一邊輕拍小魚兒。停下手緩緩,再拍拍小魚兒。

    累了胳膊酸了就讓小玖替班,唯恐熱着倆小娃。

    倆小娃吃着小手,惬意的享受着趙小柒和小小玖給予的關懷。

    風媛鬧起來沒完沒了,趙小柒不耐煩了,呵斥一聲,“風媛,你够了!你鬧什麼鬧!?你哥把你迷昏過去,送你去藥谷,至于什麼願意,你知道!”

    風媛抽噎:“我……”

    “别說你不知道。”趙小柒翻個白眼,“曹玉軒對你什麼態度,是長眼睛的都能看出來。”

    “趙小柒,你……說話太狠了。”風媛滔滔大哭,她喜歡玉軒哥哥,和玉軒哥哥有婚約,她以為,假裝玉軒哥哥喜歡她,時間長了,玉軒哥哥就是真的喜歡她。“趙小柒,你干嘛把我的夢戳破,你知道不知道,我的心好痛。”玉軒哥哥喜歡那個郡主,她也看出來了,不願意面對,自己一直騙着自己,

    “長痛不如斷痛,痛一下就好了,再說,那個渣男也不值得你去爱。”趙小柒剝一顆荔枝放入口中,又抓一把讓小玖吃。

    “趙小柒,不許你說玉軒哥哥是渣男,他?他……是一個很好的人。”風媛垂下腦袋,默默抹淚,小的時候他們在一起玩耍,他很溫柔很貼心的照顧她,為什麼長大以後都變了呢。

    米糕心疼小姐,陪着默默流淚。

    車廂裡的氣氛有鬧騰變成壓抑,讓人更不舒服。

    趙小柒掀開車簾,外面熱浪一股湧進來,車廂裡更是悶熱。

    伸出腦袋看下四周的環境,越多路邊的樹林不遠處就有一條河,趙小柒讓車夫停下。

    “又怎麼了?”風媛幽怨的望着她,她想盡快到達藥谷,盡快回去,說不定還能再見到玉軒哥哥。

    趙小柒的目光落在她帶來的硝石上,“風媛,小玖,你想不想吃冰片荔枝、冰片芒果、冰片青瓜?”

    冰片?風媛像看傻子似的瞪眼趙小柒,”你熱傻了吧,大夏天的,哪能來冰。“風媛抓一把荔枝剝開吃,哭這麼久,也累了餓了,她需要吃些東西補充能量。

    趙小柒神神秘秘笑下,“你等着,米糕,你幫着小玖照看下小魚兒和花無缺。”

    米糕點頭,手中的扇子轉向倆小娃。

    小玖擔心的看向趙小柒,趙小柒提着一個木桶下車。

    趕車的車夫是倆侍衛裝扮的,暗衛營裡的十大高手之首夜一和冥皓宸身邊輕功最好的阿飛。

    夜一上去就接木桶,“要打水嗎?我來。”

    他們現在走的是官道,越過小樹林就有一條小河。

    趙小柒謝過,沒讓,親自去河邊。

    阿飛緊張,這趙姑娘對主子來說是至關重要之人,現在去河邊,那河水是深是淺誰也不知道,别出了什麼事,使了一個眼神個夜一,要不我悄悄跟上去看看。

    夜一搖搖頭,向暗處指指,有蒼狼帶人守着,他們還是坐車架上等着吧。

    小河清澈見底,在陽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

    趙小柒取了水,用硝石制冰,冒出大量的白煙。

    隱藏在暗處的暗衛看呆了眼,反應過來忙請示蒼狼,要不要去救人。

    練武之人,耳力視力都比常人的要好,透過散去的白煙,蒼狼一看見桶裡的冰,晶瑩透亮,心中詫異,瞳孔猛縮。

    趙小柒全然不知自己的行為被人看的一清二楚,用一塊棉布把桶蓋上,提着上了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