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再次挑戰【記得收藏呦】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住手!”

    一聲大喝,整個任務堂都顫三顫,蘇铮剛剛提起的靈力居然都被震散了。

    眾人望去,只見從內堂走出來一位容貌六十多歲的老者,他身材矮小,皮膚有點黑,但是氣息卻十分驚人。

    他叫任青松,但大家都稱他為‘任閻王’,因為他脾氣極差。

    任長老黑着臉走上來,看着蘇铮和楚少雲二人,冷着臉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是他……”

    “是他在我外出任務期間,雇傭殺手暗殺我!”

    楚少雲剛開口,就被蘇铮一下打斷。

    聽了蘇铮的話,周圍頓時一片嘩然。

    觀星宗弟子雇傭殺手殺害同門,這可是大忌。

    觀星宗不反對同門競争,可是動用一些下三流的手段,卻是極為令人不齒的。

    楚少雲聽後也是一驚,心道:他是怎麼知道的。

    但這麼多人看着,他不可能承認,極力辯解道:“你胡說八道,你有什麼證據?!”

    “我覺得是你,那就可能是你,那就一定是你!”蘇铮態度強硬。

    “……”

    聽了蘇铮的理由,楚少雲感覺哔了狗了,大怒:“你這是污蔑!”

    “够了!”

    任閻王也聽不下去了,冷道:“不管怎麼樣,你們也不能在任務堂裡大打出手。”

    “好,那我向他挑戰,生死戰!”

    蘇铮不想以後總有人在背後算計自己,索性就一次性和楚少雲做個了斷。

    “這……”

    任青松有些為難。

    在小武院內,挑戰對手很正常,但出現生死戰的卻不多。

    大家目光都看向楚少雲,楚少雲一時間有些騎虎難下,難道要他在這麼多人面前認慫?!

    “怎麼,你不敢?”

    蘇铮出言諷刺。

    聽了他的話,原本就窩火的楚少雲頓時憋不住了,大吼道:“誰說我不敢,我就是接受了你又能奈我何?!”

    “好,七天後,風雷台,我等你來受死!”

    蘇铮眼眸冷光逼人,隨即交完任務,大步離開了任務堂。

    看到蘇铮如此強勢逼人,楚少雲只覺得仿佛被人打了一巴掌,之前的風光一切都不復存在,望着蘇铮離去的背影,他只能含恨咬牙,“七天後,我一定要你生不如死!”

    賭約立定,周圍的人一下子一哄而散,紛紛激動的去外宣傳消息去了。

    楚少雲面色難看,剛要帶着自己的人離開,誰知道任閻王又叫住了他。面對長老,他不敢不恭,只能壓住火問道:“敢問長老還有何吩咐?”

    “你難道想就這樣一走了之嗎?那我任務堂的損失找誰要?!”任閻王不善的盯着他。

    “可是這不是我……”

    看向周圍的一片狼藉,楚少雲有口難辨,感覺再次被人拍了一磚。

    “蘇铮,你個王八蛋,我要殺了你……”

    ……

    只是短短片刻,狠人強勢歸來挑戰楚少雲的消息,在一瞬間就席卷了整個小武院,一時間,小武院再次沸騰。

    “這個蘇铮,還真是能折騰,剛回來就又鬧事。”

    “哈哈哈……到底是狠人,連最近風頭正盛的楚少雲都敢惹,我越來越佩服這家伙了。”

    “總之,只要有這個家伙在,小武院似乎就不會平靜。”

    各大别院中,一些黑石榜前二十的人也對這一次挑戰給予了高度的關注,同時對‘蘇铮’,也都越來越重視。

    在這一片喧鬧之中,蘇铮卻安靜了下來。

    回到小院內,蘇铮先洗了個澡,然後才總結這次出行的收獲。

    回想一個多月前,他還困在小凡境四重天,如今再回來,卻已經是小凡境五重天巅峰了,僅差一步,就又能突破。

    “生死磨練,果然是修煉最快的方法。”

    蘇铮感受着體內的力量,總算有點欣慰。

    再看一下貢獻點,交完任務,以及將獵妖隊那裡搜集來的東西都兌換完之後,他現在已經有四千七百多的貢獻點了,這對外院弟子來說,已經算是一筆巨大的財富了。

    “也不知道武塔裡面到底有什麼?”

    蘇铮對武塔越發的好奇。

    就在蘇铮打算好好休息,放松一下為七日後備戰的時候,一道聲音忽然在他腦海裡出現。

    “小子,你該不會以為你回來之後就安全了吧。”

    孫老一如既往的神出鬼沒。

    “孫老。”

    蘇铮頗為意外,從他之前離開小武院之後,孫老已經有一段日子沒有出現了,沒想到今日會突然再現,“孫老,您醒了。”

    “我一直都醒着。”

    “什麼?那您平日怎麼都不露面?難道我在獸山山脈的事您都知道?”

    蘇铮再次吃驚。

    孫老卻淡淡一笑,解釋道:“當然,你在獸山山脈經歷的一切我都知道,之所以不露面,一方面是因為你境界不够,還不能承受我神猿一族的力量,我出現也沒太大幫助;另一方面是不希望你對我形成依賴,如果出事你總是問我,對你自己的歷練就沒什麼效果了,你要學會自己面對一切。”

    聽完孫老的話,蘇铮點了點頭,覺得很有道理。

    就像之前剛進小武院,那時候他有不懂的就都會先問孫老,有了這一次的歷練,他感覺自己已經成長了許多。

    “那孫老,您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蘇铮想起了孫老剛才的話,接着問道。

    “小子,其實在這小武院內才是最危險的。就拿你白天的事情來講,你挑戰了楚少雲,你以為他真的會老老實實的跟你完成這場賭約嗎?”孫老提點道。

    “您的意思是說……他有可能派人提前出手?”蘇铮立刻醒悟。

    “沒錯,你白天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給了他壓力,如果他想在七日後穩贏你的話,那麼他一定會用其他的手段,先提前消耗你的實力,或者直接將你除掉。”

    孫老到底是閱歷豐富,對人心也把握的更准。

    聽完孫老的話,蘇铮忽然覺得後背直冒冷汗,因為以他對楚少雲的了解,後者的確有極大的可能做出這種事情來,否則的話,也就不會有雇傭殺人這一段了。

    一想起白天那個小凡境八重天的高手,蘇铮頓覺棘手,如果楚少雲派這個人前來暗殺他的話,那他就十分危險了。

    畢竟,那可是差着三個小境界。

    “看來,我必須得想點其他手段才行。”

    蘇铮凝眉深思。

    漸漸地,他的目光忽然落在了旁邊的桌子上,在那上面,還散放着一個多月前他唯一能畫出的一道符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