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有人請宴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接下來的兩天裡,蘇铮閉門不出,而挑戰的事情還在繼續發酵,小武院內到處都在傳揚這件事。

    “你們說,這一次對決,狠人和楚少雲誰的勝算更大一些?”

    “這還用說,肯定是狠人啊。你們沒看那天狠人歸來時,立刻揮拳就是干,打的楚少雲都抬不起頭來。”

    “真的?楚少雲可是小凡境六重天啊。”

    “切,沒用,别看楚少雲平時很狂,可在狠人面前他就狂不起來,就像是夾起尾巴的小狗,哈哈哈……”

    啪!

    小院內,當楚少雲聽到這些傳言時,一把就將自己手裡的茶杯扔了出去,大怒道:“這些個混蛋,簡直是胡說八道!”

    見到楚少雲發怒,周圍的人噤若寒蟬,只有一個人例外,他就是當日替楚少雲擋下蘇铮最後一拳的那個青年。

    出了一陣氣之後,楚少雲余氣未歇,頭也不回對青年道:“范安,我讓你做的事你准備的怎麼樣了?”

    “回楚少,這兩天那個蘇铮都閉門不出,我根本就找不到下手的機會。”青年范安眉頭微凝,似乎頗有些無奈。

    楚少雲微怒,“找不到機會你就不會創造機會嗎?!”

    范安不語。

    “反正我不管你怎麼樣,總之就是不能讓蘇铮那個混蛋在挑戰之日完好無損的出現在挑戰台上,如果你做不到,那到時候就别怪我不客氣……”

    楚少雲眼底透出一絲狠辣。

    范安心頭一跳,最後只能拱手稱是。

    而楚少雲一想起蘇铮那日來的強勢,他就有些心虛,目光閃爍道:“也許,我還得再做點准備,好以防萬一……”

    ……

    咚咚咚……

    院門再次被敲響,蘇铮面無表情的打開院門,只見一個青年男子站在門口。

    “什麼事?”蘇铮心情有些不好,直接道。

    “蘇公子好,我們之前見過的,我是奉我家公子凌少鋒之命前來,想要……”

    砰!

    沒等他話說完,蘇铮就再次關上了門。

    這兩日來想要再次招攬他的人不少,但是他根本就沒興趣。

    這兩天蘇铮閉門不出,為的就是等候楚少雲出手,可結果後者遲遲沒有出招,這讓他有些弄不明白。

    “難道他是打算放棄了?”

    蘇铮剛冒出這個想法就搖了搖頭,以楚少雲的個性,他是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的,不然就不會有獸山山脈那一段了。

    仔細想了想,可能是對方還在尋找機會。

    就在蘇铮想着怎麼才能引誘楚少雲動手的時候,院門又被敲響了,蘇铮有些煩惱,“這些人還真是够執着的。”

    打開門,還以為又是哪個家伙派人前來招攬他的,剛要張口拒絕,沒曾想這次來的人卻是送上了一封請柬。

    打開一看,原來是一封邀請書,有人將在明天為蘇铮大戰之前擺宴助威,結尾的署名居然是獨孤劍和莫靈曦。

    “他們怎麼會邀我?”

    蘇铮有些詫異,他對兩人還有印象,只是往常他和兩人並無交集,根本沒想到他們會宴請自己。

    正待拒絕,蘇铮忽然又想到,楚少雲不是還欠一個機會嗎?那自己就給他一個機會,于是微微一笑,接下了請柬。

    第二天中午,天氣大好,蘇铮一身素衫赴宴,整個人看起來內斂了許多,冷酷的殺伐感也淡了下去,一路行來,不少人側目,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人了。

    來到聚宴地點,是一座花苑,周圍花團錦簇,飄香陣陣,倒是一個好地方。

    蘇铮來的時候,涼亭下已經坐了兩個人,正是莫靈曦和獨孤劍。

    距離當初考核,已經過去幾個月了,再見兩人,他們也都有了不小的變化。

    獨孤劍的氣息越發鋒銳,恍如出鞘的利劍,遠遠的就能感覺到一股逼人的氣勢。

    莫靈曦依舊一身紅衫,靈動如火,容貌也越發的漂亮,更像一個小仙女了。

    看到蘇铮到來,倆人起身,莫靈曦嘻嘻一笑,露出兩顆小虎牙,格外可爱,率先開口道:“我就說你會來的嘛,剛才這個劍疙瘩還不信。哼,還是我猜的准。”

    最後一句話顯然是沖獨孤劍說的。

    獨孤劍也不在意,只是望着蘇铮淡淡開口,語氣有些冷,道:“坐!”

    蘇铮知道他性格,也不在意,隨意的坐了下來,三人交換了三杯酒,氣氛就漸漸的熱絡起來。

    莫靈曦是個閒不住的,兩眼靈動的眨呀眨看着蘇铮,好奇道:“喂,你如今修為什麼境界了?”

    蘇铮淡淡一笑,也不隱藏,“小凡境五重天巅峰!”

    “哇,好快啊。”

    莫靈曦吃驚的張大了小嘴,但隨即就揚起了頭,有些得意道:“不過還是我更厲害,我可已經是小凡境七重天了,而且還覺醒了獸靈呦。再有較量,我一定不會輸給你,哼!”

    看來她還是對當初考核輸給蘇铮有些不服氣。

    蘇铮不以為意的搖了搖頭,“未必!”

    獨孤劍話不多,但一開口就是言簡意赅,直接問道:“這次挑戰,你有信心?”

    “我能贏!”

    蘇铮回答更是簡單,足見他充滿自信。

    也許是受到蘇铮這種強烈自信的刺激,獨孤劍的身上緩緩的溢出了一絲高昂的戰意,但一想到蘇铮幾日後就要挑戰,這才皺了皺眉,將戰意壓了下去,隨後道:“等你挑戰過後,我與你一戰。”

    蘇铮也在那一刻感受到了獨孤劍的戰意。

    那不是敵對,只是單純遇到了好的對手,渴望一戰而已。

    蘇铮舉杯,回道:“好!”

    旁邊莫靈曦見只有倆人約定,氣呼呼的嘟起了小嘴,不滿道:“喂,你們約定怎麼不帶上我,我也要與你們一戰,到時候肯定將你倆打趴下,哼哼……”

    對于莫靈曦的話,蘇铮只是笑了笑,獨孤劍依舊冷着臉,誰也沒有在意。

    三人聊的投機,時間不知不覺的過去,地上的酒壺也扔了一大堆,直到夕陽下山,三人方才散去。

    蘇铮略有酒意,醉步蹒跚,他本能用靈力醒酒,但為了給一些人機會,他並沒有這麼做。

    離開花苑,蘇铮向自己的小院走去,路過演武場的時候,前面忽然來了一群人擋住了去路。

    來人很是囂張,直接命人封鎖了整個演武場。

    周圍來往的人大吃一驚。

    “這些人是誰,這麼囂張,怎麼從沒見過?”

    “噓……聽說是從內院來的人,好像還是那個‘神子’的手下。”

    “什麼,他們來這裡干什麼?”

    “看架勢,肯定是來找人晦氣的,不知道是誰會這麼倒霉,居然招惹到了內院的人。”

    聽完這些人的身份,外院的弟子紛紛退讓。

    對外院的弟子來說,內院就是一個恐怖的存在,就是黑石榜前十的人在內院弟子面前,也都得低頭。

    蘇铮也感覺到了不對勁,他抬頭朝那群人仔細打量過去,只見為首的是一個十七八歲的青年,一身白衣,相貌普通,但是他的眉眼看上去似乎有些熟悉。

    “你你是王江?!”

    蘇铮看着那青年越看越眼熟,待認出來人之後,他頓時目光一冷,酒意也去了大半。

    王江,村長王宏新的外甥,因村長的兒子王虎得隕石秘寶,被觀星宗內院長老收為親傳弟子,連帶着村長的一些直系親戚也都被帶進了武山。

    王江就是其中之一。

    看着蘇铮,王江一陣冷笑,道:“蘇铮,還真的是你,沒想到你不但沒死還追進了觀星宗來。怎麼,你是想報仇嗎?!”

    盯着王江,蘇铮一下子就又想起了村長那張可惡的臉,心中的恨意噌的一下就躥了起來,咬着牙道:“是又怎樣!”

    “哈哈哈……就憑你?!”

    王江大笑不止,蔑視道:“蘇铮,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混進觀星宗的,但不要以為你進來了就能報仇,我堂弟王虎是仙人之資,就憑你這點能耐,他一根指頭就可以碾死你。就憑你還想報仇,下輩子吧!”

    看着王江模樣猖狂,蘇铮殺機四射,身子啾然而動,一下子就閃到了王江的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王江被扇飛在地,嘴角溢血,還沒等他回過神來,蘇铮就已經又閃到他身邊掐住他的脖子,將其從地上拎了起來,恨道:“回去告訴王老頭,我很快就會去內院找他,讓他洗干淨脖子等着領死。滾!”

    蘇铮一甩手,王江就被扔飛了出去,像垃圾一樣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才停下,最後被人扶起來後,臉已腫的像饅頭一樣,嘴角撕裂,整個人狼狽不堪。

    “你……你居然敢如此對我……”

    王江氣的渾身發抖,感覺自己的尊嚴被人仍在了地上還狠狠的踩了幾腳,這種恥辱的感覺讓他失去了理智,紅着眼睛對他身後的人咆哮道:“你們還站着干什麼,都給我上,給我殺了他,我要他死……”

    唰唰唰……

    瞬間,王江身後一下子就站出來了五個打手,這些人都是王虎身為內院弟子之後收的親隨,一直都是他親自培養。

    後來村長得知了蘇铮的消息後,為了不打擾王虎修煉,于是就將這幾個親隨要來了身邊,然後讓王江帶着這幾個人前來了結蘇铮。

    五人出來後就開始展露實力,氣勢節節攀升,最後一直停在了小凡境五重天,五人實力一起爆發,氣勢十分驚人。

    王江看到五個人的威勢後,心中底氣頓足,對着蘇铮恨道:“蘇铮,你敢打我,我今天就要斷你四肢,讓你生不如死……上!”

    嗖嗖嗖……

    五人齊動,勢如雷霆。

    蘇铮回首,眼看着五人沖來,眼底殺機爆射。

    “來的好!”

    轟……

    一聲悶響,蘇铮瞬間與五人戰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