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長老施壓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天空中一時間寂靜無比,所有人都被這艱難的考核給鎮住了,連長老們都皺緊了眉頭。&1t;/p>

    &1t;/p>

    過了良久,白展長老才為難的開口道:“許長老,這次的考核是不是太難了一點?”&1t;/p>

    &1t;/p>

    飛禽的背上,身材魁梧的許長老聽後,面色不悅道:“怎麼,你是對我們定下的考核有意見嗎?!”&1t;/p>

    &1t;/p>

    轟……&1t;/p>

    &1t;/p>

    話音落下,許長老眉頭一豎,一股沉重的威壓,山呼海嘯的彌漫過全場,如同大山壓頂,令在場所有人無不變色。&1t;/p>

    &1t;/p>

    砰砰砰……&1t;/p>

    &1t;/p>

    瞬時間,場上內院的普通弟子一下子倒下去了大半,他們扛不住這股威壓,一個個摔在了山頭上,灰頭土臉,面色蒼白。&1t;/p>

    &1t;/p>

    隨着大批弟子倒下,場上弟子的高低一下子就分了出來。&1t;/p>

    &1t;/p>

    原來隱藏在人群中看不見的人,這一下也都暴露了出來。&1t;/p>

    &1t;/p>

    轟……&1t;/p>

    &1t;/p>

    楚少天感受到了那股威壓,渾身頓時金光閃爍,隱隱有一道蛟龍的嘶吼聲從他的身體內傳出,令他堪堪的穩在了空中。&1t;/p>

    &1t;/p>

    卓羽飛也渾身靈力狂湧,就像是一個大球,將他包裹在了裡面,身軀搖動,但是卻沒有墜落。&1t;/p>

    &1t;/p>

    沈傳星瞬間臉上失去了血色,他急忙拼起全身的靈力來抵抗那股威壓。&1t;/p>

    &1t;/p>

    刀王,靳天、莫靈曦、獨孤劍……他們一個個也死死的咬着牙,正在抵抗着這股龐大的威壓,就連天空中的長老們,也是變色急變,一個個暗運靈力抵抗。&1t;/p>

    &1t;/p>

    “這……這是雲海境?!”&1t;/p>

    &1t;/p>

    天空中,白展等長老內心驚駭無比,沒想到中州隨便出來的一個長老,竟然就是雲海境,實在是遠觀星宗太多了。&1t;/p>

    &1t;/p>

    連他們的副宗主都沒有如此修為。&1t;/p>

    &1t;/p>

    觀星宗受制于中州,所以宗內只有副宗主,沒有宗主。&1t;/p>

    &1t;/p>

    呼……&1t;/p>

    &1t;/p>

    同時間,山呼海嘯的威壓也在瞬間侵過了定天峰,蘇铮身軀大震,感覺身上像是背上了一座大山,壓着他想讓他跪下來。&1t;/p>

    &1t;/p>

    蘇铮眉心一凜,心生不屈。&1t;/p>

    &1t;/p>

    這輩子他只跪過母親,除此之外,連天地都不曾跪過,更何況今天向一個長老屈膝,他做不到!&1t;/p>

    &1t;/p>

    砰……&1t;/p>

    &1t;/p>

    蘇铮一腳踏地,身若磐石,僅憑身體的力量,硬抗這股威壓。&1t;/p>

    &1t;/p>

    “嗯?!”&1t;/p>

    &1t;/p>

    許長老的目光一直盯在蘇铮的身上,見到蘇铮無恙,他眉頭一挑,身上的威壓再重幾分,狂湧而出。&1t;/p>

    &1t;/p>

    轟轟轟……&1t;/p>

    &1t;/p>

    楚少天、卓羽飛、沈傳星等人身軀大震,臉色急變,身子已經忍不住的顫抖了起來,這說明已經快要到他們的極限。&1t;/p>

    &1t;/p>

    咯吱咯吱……&1t;/p>

    &1t;/p>

    同時間,蘇铮的身體也不堪重負,體內的筋骨已經出現了壓迫的聲音,他死死的咬着牙,身軀微彎,雙拳緊握,就在要扛不住的時候,轟的一聲,蘇铮體內靈力爆,白虎鎮天功極運轉,一下子緩解了這股壓力,身子重新站直了起來。&1t;/p>

    &1t;/p>

    “什麼?!”&1t;/p>

    &1t;/p>

    看到這一幕,就連洗星海等人都變色了。&1t;/p>

    &1t;/p>

    面對許長老身上傳出的威壓,就連他們都需要拼盡全力才能抵擋,可是蘇铮一個沒有修為的人,竟然就能抵擋住,這實在是太過令人震撼。&1t;/p>

    &1t;/p>

    “這得是多麼強的身體?!”&1t;/p>

    &1t;/p>

    陶瑩也目瞪口呆的驚歎道。&1t;/p>

    &1t;/p>

    見蘇铮還沒有屈服,許長老的臉上已經有些掛不住了,他重重的冷哼一聲,“看你還能撐到幾時!”&1t;/p>

    &1t;/p>

    轟轟轟……&1t;/p>

    &1t;/p>

    許長老身上的威壓陡然再增,霎時間天雷滾滾,風雲色變,那厚重的威壓如爆的火山,威力澎湃剛猛……&1t;/p>

    &1t;/p>

    虛空中,就連白長老他們在這一股威壓下,都臉色巨變,一個個全部用出了全身的力量來抵擋。&1t;/p>

    &1t;/p>

    噗噗噗……&1t;/p>

    &1t;/p>

    半空中的刀王、獨孤劍還有沈傳星等人眾人扛不住了,身子一個個從空中掉了下來,落地後張口噴血。&1t;/p>

    &1t;/p>

    楚少天也如遭雷擊,在空中站立不穩,他急忙落下身來,盤膝在地上運力抵抗,但嘴角依然滲出了鮮血。&1t;/p>

    &1t;/p>

    卓羽飛也同樣如此,早早的落下來,不再硬抗。&1t;/p>

    &1t;/p>

    場上,所有弟子當中,就只剩下了蘇铮一個人還站着。&1t;/p>

    &1t;/p>

    他站在定天峰的山頭上,絕世而立,迎着漫漫威壓,身軀依然筆直。&1t;/p>

    &1t;/p>

    旁邊的孟不同早已經坐下盤膝,見蘇铮還在強撐,他努力的開口道:“铮子,别硬抗了,這樣你會受重傷的!”&1t;/p>

    &1t;/p>

    蘇铮恍若未聞,他的體內,白虎鎮天功已經運轉到了極致,體內血脈奔騰,呼嘯狂奔。&1t;/p>

    &1t;/p>

    咯吱咯吱……&1t;/p>

    &1t;/p>

    他的身體再次出現了不堪重負的聲音。&1t;/p>

    &1t;/p>

    許長老的威壓越來越重,漸漸的連洗星海等人也不得不盤膝抵抗。&1t;/p>

    &1t;/p>

    但蘇铮依舊站着!&1t;/p>

    &1t;/p>

    這相當于挑釁!&1t;/p>

    &1t;/p>

    許長老面色越來越沉,身上的威壓不斷的攀升,最後攀升到了靈泉九境巅峰,見蘇铮還不服,轟的一聲,他突破了限制,威壓一下子提升到了雲海境。&1t;/p>

    &1t;/p>

    轟……&1t;/p>

    &1t;/p>

    離他最近的長老們同時身軀大震,一個個急忙後撤,落在山頭上運起全力抵抗。&1t;/p>

    &1t;/p>

    洗星海他們也知道許長老是真的動怒了,也一個個趕緊撤出幾百米之外,方才緩解了這股重壓。&1t;/p>

    &1t;/p>

    山頭上,蘇铮就像是陷入了風暴裡的一艘小船,隨時都有可能垮掉。&1t;/p>

    &1t;/p>

    面對着恐怖的威壓,蘇铮也已經忍到了極限,嘴角溢出了鮮血,但是忽然,他的雙手在身前緩緩的劃動了起來。&1t;/p>

    &1t;/p>

    金光在他的指尖彌漫,一道道神秘的金色絲線開始在他的身前串聯,然後形成了一個光幕,將他籠罩在了裡面。&1t;/p>

    &1t;/p>

    瞬時間,外面排山倒海般的威壓,頓時被隔絕在外,蘇铮渾身一下輕松了下來。&1t;/p>

    &1t;/p>

    “符紋陣?!”&1t;/p>

    &1t;/p>

    看到這一幕,許長老的臉色微微一僵。&1t;/p>

    &1t;/p>

    他以為無論蘇铮怎麼抗,最後都會肯定屈服在他的威壓下,但沒想到蘇铮竟然還會這一手,用符紋陣來化解他的威壓。&1t;/p>

    &1t;/p>

    這是所有人都沒想到的。&1t;/p>

    &1t;/p>

    “你……”&1t;/p>

    &1t;/p>

    許長老一時間面色難看無比。&1t;/p>

    &1t;/p>

    之前劉玄被打敗,他本來只是想為難蘇铮一下,讓對方服軟就罷了,可沒想到如今拼盡全力,卻奈何不了人家。&1t;/p>

    &1t;/p>

    這逼裝的……好失敗啊!&1t;/p>

    &1t;/p>

    現在的許長老看着蘇铮,一時間有些頭疼。&1t;/p>

    &1t;/p>

    如果繼續,他的威壓根本破不掉蘇铮的符紋陣,但如果出手,他又會背上一個欺壓後輩的名頭;可是收手,他又會顏面盡失。&1t;/p>

    &1t;/p>

    許長老現在的處境就是騎虎難下,膈應的很……&1t;/p>

    &1t;/p>

    c//133293/582996576.

    :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