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又見‘胖子’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之前在武州城時,蘇铮也已經了解到中州的勢力分布,分别為一宗、二會、五大家。

    二會裡面,就有煉器師公會。

    煉器師是一個龐大的集體,而且身份特殊,因為只要是武者,都離不開煉器師的輔助,只有煉器師才能打造出適合他們的武器,從而提升戰斗力。

    故而煉器師身份高貴,煉器大師更是地位尊崇。

    初來中州,蘇铮無親無故,雖說有五鼎長老的玉牌,但他覺得,如非必要,還是不打算拿出玉牌,去投靠别人,他想要以自己的實力,在中州立足。

    看了一眼煉器師公會的牌樓,蘇铮想了一下,轉身離開了,不久之後,他換了一身衣服,而且洗漱了一番之後才過來。

    換了身衣服的蘇铮,氣息內斂了許多,相貌也很清秀,如果不知道的人第一眼看他,還以為他是一個書生。

    煉器師公會的門口此時已經排起了長龍,要競争學徒的資格似乎還很激烈。

    在排隊的過程中,他又從别人的口中聽到了許多消息。

    原來煉器師行會每過一年,就會招收一批學徒,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能够不斷的培養出煉器師,從而壯大煉器師公會和煉器師這個集體。

    只有這樣,煉器師公會才能保證自己在幾大勢力中的地位。

    而涼州城的煉器師公會裡面,有三位煉器大師名震涼州城,一個是分會的會長管陶,據說是大師八級的煉器師,一身煉器手藝,登峰造極。

    另一個副會長,付光,大師七級的煉器師,只比會長低一級,煉器手藝一樣爐火純青。

    至于最後一個,則是在整個中州都有極大名氣的煉器師,三通大師,據說他的煉器手藝已經超越了會長,成為了整個涼州唯一一個大師九級巅峰的煉器師,只差一步就是宗師。

    涼州城的煉器師公會就是他們三個創立下來的,雖說三通大師手藝最高,但是他平日裡不爱管理凡俗之事,一直沉浸在煉器之中,故而才不是會長。

    但他在公會裡面,卻是最受人尊崇的,誰讓他的煉器手藝最強呢?!

    這一次招收學徒的名額,就是他們三位,其實煉器師公會裡面大多的煉器師,都是他們三位的徒弟。

    不,更准確的說是會長和副會長的徒弟,因為三通大師每次收徒的標准都很嚴格,非一般學徒可以達到,甚至是一些真正的煉器師前來考核,都達不到他的收徒標准。

    故而在煉器師公會裡面,三通大師如今只有一個徒弟,那人是早已名滿中州的宗師級煉器師,龍嘯!

    凡是中州的人,沒有人不知道龍家的天驕,龍嘯。

    傳言此人三歲就能修煉,七歲就能溝通天地符道,十一歲就是靈泉五境強者,同年拜入三通大師名下,學習煉器,十五歲成為煉器大師,其後以煉器入符道,一年後成為符紋師,第二年就是符文大師,同時煉器手藝突破大師境界,成功煉制出了一件天寶,震驚中州。

    但是自從此人煉器之後,就沒有人知道此人的武道修為如何,有人說,他早已突破了靈泉,成為了中州最年輕的雲海大能。

    但這些也都只是傳說而已,自從龍嘯成為了煉器宗師之後,他就鮮少露面。

    也正是因為有如此一個光芒萬丈的徒弟,三通大師的名頭越發的大,不少人都希望能拜入三通大師名下。

    雖然他不是煉器宗師,可是能交出一個煉器宗師的徒弟,就證明他的實力。

    “煉器宗師?!”

    聽完這一段往事,蘇铮也震撼了。

    以前在觀星宗,他一直以為煉器大師就很厲害了,沒想到剛來到中州,就聽到了煉器宗師。

    果然大陸邊陲和大陸中心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說話間,隊伍在一點點的前進着,排隊的人很多,可是能進入初選的人到如今都不到十個,可見這一次考核的嚴厲。

    蘇铮光是在門口站了一會兒,就看見不少人垂頭喪氣的從裡面走出來。

    “哎兄弟,怎麼樣怎麼樣,失敗了?”

    蘇铮的前面,一個胖子站在人群中滿頭大汗,可還是不忘打聽消息,拉着一個剛從裡面出來的失敗者問道。

    那失敗者心情整不好,被拉着之後皺了皺眉,剛要拒絕,誰知道那胖子竟然笑瞇瞇的遞過來了兩塊源石。

    這人猶豫了一下,還是選擇接過了源石,然後道:“裡面的考核太嚴了,一般人根本就選不上。”

    胖子一見這人肯收源石,立刻高興了起來,一笑滿臉的肉將眼睛都快擠不見了,道:“兄弟,那你給我說說,裡面到底都考核什麼了?”

    那人左右看了看,然後壓低了聲音道:“第一輪考核還好,只要能够掌握所有的材料屬性和能够記得千種煉器材料就好,可是到了第二段,就要會掌握一些基礎的煉器知識,我們本來就是來考學徒的,如果我們知道了這些,還做什麼學徒,直接當煉器師不就好了……”

    顯然那人也很郁悶,說着說着就發起了牢騷。

    胖子陪着笑臉然後送走了那個失敗者,等人離開之後,他嘿嘿一笑道:“原來是這樣,那難怪你會失敗,連基礎的煉器都不會,還想當三通大師的學徒,呸!”

    剛剛有事求人的時候,滿臉笑容,等了解完之後,就像是換了個人,蘇铮將這一幕完整的看在眼裡,對胖子這種兩面三刀的家伙一時間無語。

    看着這個胖子,這讓他一時間想起了觀星宗的那個胖子孟不同,嘴裡不由的就呢喃了一聲,“也不知道那胖子怎麼樣了?”

    誰知道他這句呢喃被前面的胖子聽到了,那家伙立刻回頭瞪着眼睛看着蘇铮道:“小子,你敢嘲笑胖爺?知道我是誰嗎?你不想在中州混了吧!”

    “……”蘇铮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