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回答問題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回答錯誤?難道我還有别的名字?”

    聽到莫靈曦的回答,蘇铮都快懷疑起自己來了。

    這時候莫靈曦一副識破敵人計謀的樣子,得意的喊道:“怎麼樣,被我識破你的計謀了吧,沒話說了吧,哼,想騙我,沒門,也不看看本姑娘是誰。本姑娘這麼聰明可爱,怎麼可能會被你騙到,哼……”

    “……”

    蘇铮張了張嘴,最後無奈的苦笑一聲道:“我真的是蘇铮!”

    “哼,我不信,大騙子,都被識破了還想騙我,不過你這聲音裝的倒蠻像的,但是你騙不了本姑娘!”

    莫靈曦古靈精怪的回道。

    蘇铮快崩潰了。

    就在這時候,一路追趕蘇铮的沈傳星,跑了好一陣,終于趕了上來,看到蘇铮在這邊,遠遠的就喊道:“蘇铮……”

    “咦,是沈師兄!”

    蘇铮看到沈傳星沒事,心裡松了一口氣。

    沈傳星來到蘇铮身邊,重重的喘了兩口氣道:“蘇铮,你果然在這裡,太好了。但是大事不妙,星宗的弟子發現我們進了秘境,他們已經拍了很多人進來找我們來了。”

    “我知道,之前我已經和一個人交過手了,剛才還又打退一人。”

    蘇铮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沈傳星隨後穩住了氣息,看着蘇铮道:“對了,你在這裡干什麼?”

    提到這個,蘇铮就一臉無奈,道:“你來的正好,莫靈曦就在裡面,剛才他被人逼進了石林,我將那家伙打跑了,結果她不相信外面的人是我,我正發愁呢,你趕緊勸勸她,讓她出來,我們好趕緊去找其他人。”

    聽明白了緣由,沈傳星不由一笑,“果然附和她的個性,好吧,讓我來。”

    蘇铮往後退了兩步,好讓沈傳星發揮。

    沈傳星清了清嗓子,然後對石林裡面喊道:“靈曦,是我,你沈師兄,外面的真是蘇铮,你趕緊出來吧。”

    “咦,沈師兄也來了!”

    石林裡面,莫靈曦的聲音一喜,但隨後她就又遲疑道:“不對,你肯定不是沈師兄,你還是那個小胡子假扮的,你在假裝兩個人在引我出去對吧。差點就上了你的當,還好本姑娘聰明。”

    石林裡自言自語了一陣,然後又傳出聲音道:“外面的小胡子,你就死心吧,本姑娘是不會上你的當的!”

    “……”

    沈傳星一下子也無語了。

    蘇铮無奈的對他聳了聳肩,對莫靈曦這個警惕實在沒話說。

    沈傳星苦笑一聲,繼續試道:“靈曦,我真的是你沈師兄沈傳星啊!”

    “不信!”

    莫靈曦猶豫了一陣,最後道:“那你也回答我的問題,回答上來了我就相信你!”

    “好吧,你問!”

    沈傳星跟莫靈曦還有獨孤劍他們在一起的時間還是比較長的,自認對莫靈曦還算了解,所以聽到要回答問題,他還是很自信的。

    只聽莫靈曦問道:“那你說,在觀星宗的時候,我都管蘇铮喊什麼?”

    聽到又是這個問題,蘇铮也來了興趣,他還真是滿想知道的。

    沈傳星一聽是這個問題,頓時面色一笑,自信道:“狠小子!”

    “……”

    聽到這個回答,蘇铮再次被雷的外焦裡嫩,小聲道:“我什麼時候有這個綽號了?”

    沈傳星只是笑了笑,指了指石林裡面。

    蘇铮無奈,恐怕也只有莫靈曦這個古靈精怪才會給人起這麼怪的綽號。

    “咦,真答上來了!”

    石林裡的莫靈曦一喜,接着問道:“那獨孤劍叫什麼?”

    “冰疙瘩,劍小子!”

    “那靳天呢?”

    “壞小子!”

    “刀王?”

    “白發小子!”

    倆人一個問,一個答。

    沈傳星對答如流,旁邊的蘇铮已經聽傻了,現在他才知道,原來在觀星宗的時候,莫靈曦都是這麼稱呼别人的。

    “最後一個問題,在觀星宗的時候,我都管沈師兄叫什麼?”

    沈傳星聽到最後一個問題的時候,毫不遲疑回道:“帥小子!”

    “錯!你不是沈師兄,你果然是假的……”

    石林裡,已經准備出來的莫靈曦頓時嚇的又縮回了腳。

    蘇铮古怪的看着沈傳星。

    沈傳星尴尬的干咳一聲,最後無奈,只能回道:“好吧,是白臉小子!”

    聽到這個回答,蘇铮終于沒忍住,噗嗤一聲笑出聲來。

    沈傳星滿臉的尴尬。

    這時候莫靈曦已經從石林裡走了出來,看着倆人滿臉驚喜道:“哈……原來真是你們倆,太好了!”

    沈傳星一臉困窘的拉着莫靈曦道:“莫師妹,我都給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喊我白臉小子,我這是儒雅氣質,不是小白臉。”

    “對不起沈師兄,我知道了!”

    莫靈曦調皮的吐了吐舌頭,一臉的不好意思。

    蘇铮隨後阻止了倆人吵嘴,將現在的情況跟莫靈曦大概說了一下,最後道:“所以,我們現在最緊要的,是先找到其他人,以免他們出事。”

    “原來是這樣的,那好吧,我們趕緊走!”

    莫靈曦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三人隨後一起上路,蘇铮和莫靈曦走在一起,忍不住問道:“你喊我狠小子我還好理解,但為什麼靳天是壞小子?”

    聽到這個問題,莫靈曦理所當然的回道:“誰讓他當初在觀星宗外院的時候,看上去像是一個壞人,老跟人作對,所以我才這麼喊他的……”

    “……”

    聽到這個回答,蘇铮只能繼續無語。

    不知道靳天聽到這個理由的時候,會不會哭暈在在地上。

    就在蘇铮三人認真趕路尋找他人的時候,一座冰雪的山脈上,獨孤劍手持他那柄極品靈器長劍,正在與兩個修者對峙。

    只見獨孤劍此刻臉色蒼白,身上多處傷痕,鮮血順着他的胳膊,流淌到了劍身上,然後順着長劍,緩緩的滴落在地。

    很顯然,他已經身負重傷。

    前面兩個星宗弟子則都手持利器,冷笑的看着獨孤劍,逼問道:“小子,將你手裡的劍乖乖的交出來,我倆今天就繞過你這一次,否則的話……就别怪我們倆不客氣!”

    獨孤劍單手持劍,單膝跪地,面色凶狠的抬起頭,看着倆人道:“想要我手裡的劍,除非將我殺死。我獨孤劍的誓言就是,劍在人在,劍毁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