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馳援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好小子,有種。那我們就成全你!”

    嗖……

    說着,兩個星宗弟子一起攻了上。

    獨孤劍望着倆人,眼底仍充滿了斗志,長劍倒轉,體內靈力灌入其中,低吼一聲道:“秋蟬!”

    三絕劍再度爆發。

    無盡的蟬鳴帶着悲涼的秋意,席卷整個雪山。

    原本就寒冷的山頂,溫度驟然再度降下了幾個點,冷冽的寒風如刀子一般吹在人的身上,使得秋蟬的威力無形中又提高了幾分。

    “又是這一招!”

    看到獨孤劍用出三絕劍的第一式,那兩個星宗弟子絲毫不敢大意。

    之前獨孤劍就曾用過這一招,讓倆人險些負傷。

    看着秋蟬撲來,倆人急忙用長劍擋在頭頂,靈力外放,在體外撐起了一片罡氣。

    叮叮當當……

    無數的秋蟬都撞在了罡氣上,發出了風鈴般的聲音。

    “東臨!”

    第一式還未完全使完,獨孤劍立刻將第二式施展了出來。

    虛空中呼的一聲,一陣暴風卷來,卷起了地上的雪花,周圍的溫度不斷的下降,漸漸的,天空中竟然真的飄起了雪花。

    無數的雪瓣如刀子一樣從天空中簌簌掉落。

    獨孤劍長劍揮舞,靈氣和劍意一起投射而出,逼入了雪花之中。

    霎時間,所有的雪花在劍意和靈氣的激蕩下,一片片都變成了暗器,在狂風的吹動中,瞬間爆發,襲向兩個星宗弟子。

    “小心!”

    兩個星宗弟子絲毫不敢大意,體內靈力提升到了極致,讓體外的罡氣顯的越發璀璨。

    轟轟轟……

    澎湃的雪浪,如同大海裡的海嘯一樣,源源不斷的轟擊兩人的罡氣,連綿不絕。

    那倆人雖然修為比獨孤劍強,但是在東臨這一招之下,竟然也抵擋的倍感吃力。

    轟……

    又是一波雪浪襲來,獨孤劍突然身體一震,嘴角溢出了一絲鮮血。

    先前和倆人對拼,他已經身負重傷,如今帶傷強行施展三絕劍,令他傷勢加重。

    看着那兩個人被雪浪暫時困住,獨孤劍立刻收劍,轉身就跑。

    呼呼呼……

    雪浪一波接一波,星宗兩個弟子一直不敢擅動,正在拼力抵擋的時候,突然感覺前面一松,抬頭一看,雪浪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停止了,而且連人也不見了。

    “人呢?”

    “肯定跑了!”

    “混蛋,敢耍我們,追!”

    “放心,他身上有傷,一定跑不遠!”

    兩個星宗弟子暗罵一聲,然後趕緊順着地上的腳印,朝前面追去。

    獨孤劍在雪山上不停的奔跑,沒跑多久就氣喘吁吁,身上的鮮血也因為運動的原因,流失的更快。

    “難道我獨孤劍真的要死在這裡了?”

    獨孤劍跑不動了,最後放棄了逃跑,被靠在一塊石頭上,停了下來,“我獨孤劍就算是死,也是戰死!”

    嗤啦……

    獨孤劍撕下一塊布,將身上的傷口纏好,然後又撕下一塊布,將劍和自己的手腕綁在了一起。

    這是下定決心要死戰到底了。

    人在劍在,劍毁人亡!

    哆哆……

    很快,身後的雪地上就出現了星宗弟子的聲音,他們順着雪地的腳印,果然追到了獨孤劍。

    看到石頭邊的獨孤劍,倆人嘿嘿一笑,緩緩走來,道:“小子,你倒是跑啊,怎麼不跑了?”

    “對啊,你繼續跑,我們倆給你這個機會,只要你還能跑出一百米,我們兄弟倆就放了你,怎麼樣?哈哈哈……”

    兩個星宗弟子竭盡的嘲弄獨孤劍,眼底盡是戲谑之色。

    獨孤劍也不說話,努力的調動內息,争取能多恢復一點是一點。

    星宗兩個弟子一步步的靠近,最後來到了獨孤劍身前的五米外站了下來,一人繼續道:“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將劍交出來!”

    獨孤劍有氣無力的看着二人,道:“我說過,想要我的劍,除非從我的屍體上拿走!”

    “也罷,既然你這麼相死,我們倆也不會手下留情!”

    “我來!”

    另一個人聞言,上前一步,臨劍對准獨孤劍的咽喉,就要刺下去。

    也就在這時候,獨孤劍眼底驟然殺機爆發,手裡的長劍一下子爆發出了無盡的劍意,手中劍光一閃,獨孤劍拼着一口氣,在一瞬間連刺出一十二劍。

    唰唰唰……

    漫天都是劍影,一下子將那個星宗弟子的身影給吞沒了。

    “小心!”

    身後的那個星宗弟子反應過來時已經來不及了。

    而那個星宗弟子也敢在獨孤劍爆發的一瞬間,心裡就升起了一絲警兆,急忙揮劍抵擋。

    叮叮當當……

    一陣劍響,激烈刺耳。

    隨後只聽‘嗤’的一聲,一人身上飙射出了一股血箭,灑落在了雪地之中,在白茫茫的雪地上,那道鮮血如此的鮮紅刺眼。

    另一個星宗弟子急忙抬頭看去,只見獨孤劍一手捂着腹部,一手持劍,而他的劍此刻正刺在他對面的那個星宗弟子的胸口上。

    “你……敢陰我?!”

    那個星宗弟子面色痛苦,咬牙喊出一句,然後拼着受傷,一掌打在了獨孤劍的身上。

    砰!

    獨孤劍剛才的那一瞬間的襲擊,已經拼盡了他全身的力量,眼下根本就躲不開,直接被一掌擊飛。

    噗通……

    獨孤劍一下子被震飛出十幾米外,身子在雪地上滾出老遠,然後撞在一顆石頭上才停下來,張口就又噴出一口鮮血。

    而星宗弟子這邊,震飛獨孤劍後,連帶着長劍也被拔出,此刻那個受傷的弟子胸口前也在不斷的往外冒血。

    另一個人急忙上前,連點他幾大穴道,先幫忙止血。

    受傷那人道:“混蛋,那個家伙敢陰我,你去,快速殺了他,替我報這一劍之仇!”

    “好!”

    另一個人聞言,拎着武器就奔向了獨孤劍。

    獨孤劍此刻已經力疲,看着這個星宗弟子,嘴角冷笑一聲道:“沒想到我獨孤劍有一天,居然會死在你們這種人手裡……”

    “少廢話,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受死吧!”

    嗖……

    那弟子面色一狠,手中長劍對准獨孤劍的頭頂就斬落了下去。

    就在這萬分危急的時刻,遠處的虛空中傳來一陣沉悶的呼嘯聲,緊跟着一道黑影射來,直接砸在了星宗弟子的長劍之上,並且將其震落,隨後一下子射進了地面中。

    星宗弟子和獨孤劍同時朝雪地中看去,只見那射在雪地中的東西,是一根黑亮的長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