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 魔障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原來我猜的沒有錯,‘他’果然就是蘇家的人,而且居然還是‘三爺’?!”

    監牢裡,蘇铮躺在草堆上,思緒碾轉,久久不能平靜。

    光聽蘇老頭稱呼那個人為‘三爺’,就知道那個人在蘇家的地位一定很高。

    這段日子他在監牢裡已經從不少人口中了解了仙域的勢力,而蘇家的勢力就像沉星大陸的五大家族一樣,十分的強大。

    換句話說,那個人在蘇家的地位,應該就像五大家族的少子一般,身份尊貴,地位尊崇。

    “那我母親算什麼,難道就像是一個家族的纨绔子弟隨意欺負的侍女那樣嗎?!”

    蘇铮的心底升起了一股怒火。

    這麼多年,蘇铮一直不能釋懷這一點,他一直都不明白,為什麼父親當年會抛棄他們母子,獨自離開。

    他一直堅持修煉,強大自己,就是為了有一天找到‘蘇定天’,親口問出一個答案。

    現在看來,似乎已經有答案了。

    事情很簡單,就像一個世家的纨绔子弟一樣,隨便欺負了一個侍女之後,他們會在意嗎?!

    當然不會!

    他的母親就像那個侍女一樣,沒有人會在乎她的想法,沒有人會在乎她要承受多大的災難。

    到現在蘇铮都不能忘記,母親生了他之後,在村子裡受到了多少的白眼和辱罵,他更忘不了,母親生病了還在心心念念的不能忘記那個人。

    可是那個人呢,他有記得母親嗎?!

    他有想過他離開後母親過的是什麼日子嗎?!

    “我又算什麼……”

    蘇铮內心嘶吼,他的心智陷入了魔障,一時間被困在裡面,無法自拔。

    旁邊的角落裡,蘇老頭懷抱着小憐兒剛睡下,突然他感覺到身邊出現了一股極其陰寒的戾氣,令他驟然驚醒。

    坐起來回頭一看,他立刻就嚇了一跳。

    只見旁邊的蘇铮渾身散發着一股黑色的濃烈戾氣,將他整個人都給包裹了起來,而且戾氣越來越重。

    “這是怎麼回事,這怎麼看上去像是心魔作祟,要走火入魔的跡象?!”

    蘇老頭大吃一驚,他急忙上前去,想要叫醒蘇铮,可是他一上前,還沒觸碰到蘇铮,就被那股濃烈的戾氣,給撞了回來。

    “好重的戾氣,他的心裡一定壓抑了很重的心魔,再這樣下去,他恐怕會走火入魔,後果不堪設想!”

    蘇老頭面色一凝,當下他急忙伸出一只手,將體內的仙力緩緩渡出,讓仙力流轉到蘇铮體內,來幫他鎮壓心魔。

    然而他怎麼會知道,蘇铮就是因為今天從蘇老頭的那番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之後,才觸動了內心深處的執念,才會變成這樣的。

    這個執念被蘇铮壓抑在心裡好多年了,如今一朝被觸動,又豈是這麼好鎮壓的。

    轟轟……

    蘇老頭的仙力和蘇铮身上的戾氣不斷的碰撞着,令虛空震蕩不已。

    越是鎮壓,蘇老頭就越是驚訝,“他的身上怎麼會有這麼重的心魔?!”

    蘇老頭一面要鎮壓心魔,一面又怕傷到蘇铮,所以他鎮壓的很辛苦,很快他的額頭上就布滿了汗水。

    可是蘇铮的心魔就像是爆發的洪水,竟然如長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

    “再這樣下去的話,恐怕不但不能救他,反而還會讓他徹底化魔,而且連我都會被他的戾氣給震傷,該怎麼辦?!”

    就在蘇老頭內心焦急、無計可施的時候,突然整個人族的監牢一聲大震,外面傳來了一聲轟響,緊跟着就聽到上面的凶衛在大喝道:“什麼人,竟然敢闖凶教的競技場?”

    “哼哼……凶教算什麼,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能耐我何。滾開!”

    轟隆……

    一聲大爆炸,外面立刻響起了一串打斗的聲音,很快就驚醒了監牢裡的所有人。

    “外面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好像是有人闖入了競技場,不知道想干什麼?”

    “啊,有人闖進來,那人瘋了,難道不怕凶王?!”

    監牢裡一時間很快就吵鬧了起來。

    但是很快,監牢裡的人就察覺到了蘇老頭這邊的情況。

    一個人被這邊濃郁的戾氣所吸引,走過來後凝眉喊道:“蘇老頭,你們這是在干什麼,那小子怎麼了?”

    這人的話一下子吸引了周圍的其他人,漸漸越來越多的人注意到這邊。

    “咦,那小子身上好重的戾氣。”

    “蘇老頭在干什麼,難道在幫忙療傷……”

    “不對,那小子是心魔爆發,蘇老頭在幫那小子鎮壓心魔!”

    聽到自己的用意被揭穿,蘇老頭頓時心神一凜,立刻提高了警惕,嚴防着周圍。

    果然……

    再看出蘇老頭在干什麼之後,監牢裡的氣氛一下子就變了,周圍殺氣流轉。

    幾個實力不弱的囚徒互相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底的殺機。

    往常蘇老頭在監牢裡,是屬于絕對的二號人物,除了光頭,就是他最強,每天取東西也沒有人敢跟他争。

    即便蘇老頭每天只取走了屬于自己的那一份,但還是有人不滿。

    現在再加上一個蘇铮,他崛起的實在太快了,他白天所展露出的恐怖戰力和潛力,這讓監牢裡不少人感覺到了威脅。

    監牢裡其實也有競争,只不過在你最強的時候,沒有人敢對你怎麼樣,一旦你虛弱出現了弱點,那麼他們就會像是一群豺狼,敢向病虎下手!

    現在監牢上面也出現了混亂,沒有人看着,可謂是最好的時機。

    當下,有三個囚徒試探的向蘇老頭跨出了一步,他們眼底都閃爍着寒光,流轉着殺意。

    蘇老頭有苦說不出,現在他跟蘇铮體內的戾氣已經形成了一個平衡的局面,一旦他撤手,就會被戾氣擊傷,所以他現在是真的一動也不能動。

    可偏偏那些家伙竟然要在這個時候趁機對他下手,他知道自己不能露怯,否則的話,他和蘇铮必死無疑。

    當下他強裝鎮定,慢慢的回過頭冷喝道:“你們是想找死嗎?!”

    那三個人見蘇老頭回頭,嚇了一跳,謹慎的往後挪了一下,但看到蘇老頭還沒站起來,他們不由的心下大定,冷笑一聲道:“蘇老頭,你别誤會,我們過來只是想要看看你是不是需要幫忙。”

    “就是啊,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你給我們幾個說,千萬别客氣……”

    三個人說着,皮笑肉不笑的就逼上了前去,同時眼底流露凶光,手心裡仙力已經運轉了起來。

    一時間監牢裡,殺氣彌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