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赤陽之力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晚上,深淵平台的寒氣開始下降,一股溫熱之氣開始緩緩上升。

    一開始眾人還感覺很舒服,但是馬上那股溫熱之氣,就變成了酷熱,最後變成了熾熱。

    蘇铮之前還在閉目打坐,養精蓄銳,可隨着溫度的升高,他的心裡就沒來由的升起了一股燥熱。

    “這就是他們所說的赤陽之力嗎?!”

    蘇铮睜開眼,看向周圍。

    只見此時整個洞窟內,到處都是一片火紅色,似乎連空氣都變色了,熾烈的高溫,讓人覺得像是掉進了油鍋,周身皮膚像是被油炸了一般。

    若不是蘇铮已經解除了鎖鏈上的禁止符紋,恢復了仙力,就連他恐怕也扛不住這股熾熱之力。

    而周圍此刻慘叫聲已經不絕于耳。

    人修那邊,慘叫聲一陣接一陣,就連在洞窟內關押了上百年的武城,也還是沒能完全適應這股赤陽之力,他也縮在一處角落裡,悶哼不止。

    另一邊的魔修也是如此,一個個大喊不斷,有人想要將身子貼在石壁上吸取涼氣,可是周圍的石壁早已經在赤陽之力的炙烤下,變的跟燒紅的烙鐵一樣,人剛一貼上去,就看見那魔修慘叫一聲,一下子就躥了起來。

    還有人跑去小溪邊,想要泡在水裡,但是此時的水也已經是滾燙無比,咕嘟嘟的冒着水泡,水汽不斷的蒸發而上。

    整個洞窟內,此時到處都熱的不像話。

    隨着熱力不斷上升,漸漸的已經有人扛不住了,雙眼變的通紅,失去了理智,開始對身邊的人胡亂攻擊,大打出手。

    原本他們這些被關進來的人,一個個都是神橋九境的大聖者,手上不知道占滿了多少的鮮血,造下了多少的殺孽,此時被這股火氣一激發,那壓抑了許久的殺氣自然就控制不住爆發了出來。

    魔修們殺孽最終,魔障重重,他們那邊首先亂起來,互相厮殺。

    緊跟着亂起來的,沒想到不是人修,反而是妖修那邊。

    一群壯碩的家伙,被火熱之力一刺激,頓時一個個就控制不住了。

    熊哥首先爆發,熱的仰天嘶吼一聲,全身的肌肉就高高鼓起,一股妖異的力量從他的體內逸散開來。

    看到這一幕,蘇铮大吃一驚,“難道他身上的符紋鎖鏈還不能徹底鎮壓他的妖力?”

    只見熊哥目紅如血,整個人處于暴走狀態,不斷的對周圍的石頭又撞又砸,直撞的地動山搖。

    眼看他身上的妖力氣息越來越濃,就在蘇铮猜測他會不會生生震破符紋鎖鏈時,這時候鎖鏈上的符紋終于亮了起來。

    一層層的符紋在鎖鏈上亮起,連成一串,最後符紋禁制之力爆發,嗡的一聲,直接將暴走的熊哥給震飛了起來,狠狠的撞在了洞頂上,最後又噗通一聲摔了下來。

    那聲音沉悶無比,可見這摔的事多麼慘。

    但讓人沒想到的是,熊哥落地之後,只是晃了晃腦袋,隨後就又站了起來,繼續又撞又砸,待他的妖異之力想要復蘇時,就會再次被符紋之力鎮壓,如此反復……

    連熊哥都是如此,其他的妖修就更不用多說了,一個個緊跟着都開始暴走,暴走之下,有人甚至敢向熊哥出手,但是馬上就被熊哥一巴掌給拍飛了出去,撞碎了一塊巨石,但後者也是一個防御驚人的妖修,沒一會兒就又爬了起來。

    蘇铮在遠處看的啧啧稱奇,“不愧是妖修,肉身無論是防御還是力量,它們都擁有着無法比擬的先天優勢。”

    令蘇铮沒想到的是,看上去最弱的人族修士反而是最能扛的。

    在魔修和妖修都已經暴走的時候,人修這邊大多都還在死死的忍受着體內熱火的侵襲。

    他們或許不如魔修手段狠辣,不如妖修身體強大,但是論起隱忍和城府,他們卻是最厲害的。

    不然的話,在外面的仙域之中,人族也不可能成為勢力最強大的一族,占據了整個仙域的一半地盤。

    漸漸的,隨着洞內的赤陽之力到達了頂點,整個洞窟內就像是一個大火爐,不但炙烤人的身體,更是煎熬他們的靈魂。

    人修最終也扛不住了,武城他們嘶吼一聲,一個個也暴走了起來,在地上滿地打滾。

    就連蘇铮體內的火氣也不斷的上升,渾身大汗淋漓,如果不是他用仙力鎮壓體內的斜火,恐怕他也跟武城他們差不多。

    就在滿洞窟都是鬼哭狼嚎的慘叫時,深淵對面的洞窟中,也忽然傳來了一陣低沉的嘶吼聲,在滿是暴走的深淵平台,那聲音居然還如此清晰。

    這一聲一下子提醒了蘇铮,“趁着現在大家都在暴走混亂之際,正好可以去對面一探究竟!”

    就在蘇铮打算動身之際,忽然身後伸出了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蘇铮的衣角,“幫我,快幫我……”

    蘇铮大吃一驚,回頭一看,卻是鬼煞這家伙。

    後者此時在赤陽之力的炙烤下,整個人已經快虛脫了,臉色白的沒有絲毫血色,整雙眼睛都是赤紅色的,身上還不知道在哪裡撞的,渾身鮮血。

    “幫我,快幫幫我,我要受不了了,快救我……”

    鬼煞一手抓着蘇铮,身子在地上卻是滿地打滾,因為他不動,就會感覺整個地面都是燙的。

    沒有魔力,在鎮魔窟之中就算是魔王也扛不住,更别說鬼煞。

    見他這麼慘,又怕鬼煞在昏昏迷迷的時候亂喊,暴露秘密,蘇铮當下伸手就想要幫他接觸身上的符紋禁止,但仔細一想,“給他解除了禁制,這家伙修為一恢復,難免又會升起别的心思,不行,還不能給他解除禁制……”

    想了一下,蘇铮隨後取出了一塊玉佩,跟着凌空畫符,在玉佩上刻下了一個小小的符紋陣,然後交給鬼煞。

    鬼煞一握着玉佩,頓時感覺有一股寒氣源源不斷的從玉佩中湧出,雖然還不能完全鎮壓那股赤陽之力,但卻已經能讓他保持神智,不至于暴走。

    見他恢復了神智,蘇铮隨後提醒道:“這塊玉佩只能緩解你的赤陽之力,不能完全鎮壓,這樣是為了避免你行為與他人差異太大,引起懷疑,所以你收好玉佩,千萬别讓人發現……”

    “我知道了!”

    鬼煞已經清醒過來,雖然熱力難耐,但與之前相比,已經好很多。

    “接下來我要去對面的山洞,你幫我打掩護,不要被别人察覺我不在了……”

    “好,放心!”

    蘇铮又交代了兩聲,然後趁着大家走處暴走之中,人偷偷的來到了深淵邊上,體內仙力流轉,直接施展小挪移,一下子就鑽入了對面的禁地山洞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