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力戰牛奎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樹林中,牛奎渾身鮮血,身上還多有處傷口,那是被天劫劈中留下的傷痕,一時間想要愈合都難。



    



    雖然他已經身上有傷,但是那些都是皮外傷而已,對他本身的戰力影響不大。



    



    故而這也是牛奎敢自信站出來的原因。



    



    望着牛奎,蘇铮冷酷的眼神不變,手中擎天棍一抖,目光如狼似虎,只低沉說了一個字,“殺!”



    



    嗖……



    



    話音剛落,蘇铮已經搶先出手了。



    



    牛奎也毫不客氣,大喝一聲,揮起手裡的板斧同樣對着蘇铮沖了上來。



    



    砰!



    



    一聲炸響,倆人就撞在了一起,擎天棍也和板斧彼此壓制着,棍頭和斧刃彼此争鋒,互不相讓。



    



    蘇铮和牛奎的身上都溢出了澎湃的仙力和妖力,在倆人的身上各自形成了一股不一樣的力場。



    



    轟……



    



    最後一聲轟響,倆人都被震開,各自退後了一步,但剛站穩,蘇铮和牛奎幾乎都是第一時間就再次攻來,抄起手裡的武器就朝對方砸去。



    



    當當當……



    



    一瞬間,擎天棍和板斧眨眼的功夫就撞了不下上千次,碰撞之聲宛如打鐵,叮叮當當 不絕于耳,虛空也在倆人的碰撞下,虛空被炸的不斷塌陷。



    



    轟轟轟……



    



    又是一次硬碰硬,蘇铮和牛奎再次各自退開。



    



    嗤……



    



    蘇铮雙腳在地面上摩擦出一道長長的鞋印,最後一腳蹬地,剎住退勢,再抬頭,眼底的戰意已經濃烈到了極點,體內白虎鎮天功運轉,身上氣勢再度攀升,無形中身後還傳出了一聲呼嘯。



    



    他抓着擎天棍的棍威,朝天空中一抖,霎時間漫天都是棍影,鋪天蓋地,仿佛要將整個峽谷都給打崩掉一般。



    



    “蕩天棍!”



    



    驚天三式中的第二式!



    



    此棍一出,大地震顫,無數的棍影密密麻麻的而來,簡直避無可避。



    



    見此一幕,牛奎嘴裡也發出了一聲怒吼,身子在瞬間獸化,化作一頭半人半獸的妖魔,他的背後更是出現了類似龜殼的鱗甲,上面還有着細細的裂紋,那是被天劫劈後留下的。



    



    雖然龜殼已經出現了裂紋,但是防御依然驚人。



    



    牛奎就站在那裡,身體表面騰起了一股暗紅色的光芒,隨後雙手護住正臉,任憑蘇铮的棍影打在了身後的龜殼鱗甲上。



    



    砰砰砰……



    



    一時間悶聲不絕于耳!



    



    那些棍影打在龜殼上,都發出了類似打鼓的聲音,雖然全部盡數集中,可是牛奎的龜殼不得不說,實在是太硬了。



    



    哪怕是被天劫劈出了裂紋,但是擎天棍居然還是沒能將其打破。



    



    這也是牛奎超級變異神獸本體的可怕之處,玄武防御,就算是半步道器一時間都難以破防。



    



    “好強的防御!”



    



    蘇铮看到這一幕心底也是一凜,對于牛奎的防御吃驚不已。



    



    牛奎硬撐下了蘇铮的攻擊,心底當下不由有一絲得意,于是開口喊道:“蘇铮,憑你的實力是破不開我的防御的,所以這一場的比試我是贏定了,你還不如趁早認……”



    



    ‘輸’字還沒出口,誰知道突然蘇铮變招,一個捆仙索罩住了牛奎。



    



    捆仙索打在牛奎的身上,一股禁制之力立刻彌漫而出,牛奎就立刻發現,自己身上的妖力居然被壓制了,一點力量都使不出來。



    



    感覺到自己身上的力量消失,牛奎心中就頓時咯噔一聲,“不好!”



    



    一抬頭,就看到蘇铮一棍如山倒,對准牛奎的腦袋就砸了下來。



    



    看到這一幕,牛奎嚇的身上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關鍵時刻,他就地往地上一趴。



    



    砰!



    



    蘇铮的擎天棍頓時又一棍子砸在了牛奎的龜殼上。



    



    嗡!



    



    牛奎身子一震,但是龜殼防御極強,雖然龜殼上的裂紋又被震的稍稍變大,但還是被擋了下來。



    



    可是,牛奎的身子卻如被打飛的馬球,一下子飛了出去,最後撞在了旁邊的山崖上,轟,碎石滾滾,而他整個人都印在了上面。



    



    看到這一幕,周圍的修士再次紛紛吃驚不已。



    



    “這個蘇铮好詭異的手段,連牛奎都中招了!”



    



    “那是符紋術嗎!”



    



    “沒錯,我聽說過,這個蘇铮可是符紋天師,他的符紋手段定然是登峰造極,這樣誰還是他的對手!”



    



    就連蘇木磊看到蘇铮將牛奎打飛的時候,臉上也很是意外。



    



    牛奎的實力有多強,蘇木磊可是交過手的,清楚無比,但蘇铮卻能憑仙人一境將其擊飛,雖然用的是符紋手段,但也足可見蘇铮的戰力之強,遠超常人。



    



    嘩啦……



    



    一陣碎響,牛奎將自己從山崖上拔了出來,再出現時,他身上的妖威不減反增,整個人頭發無風自動,煞氣沖天。



    



    “混蛋,這一次你是真的激怒牛爺了,我要將你撞成肉泥!”



    



    牛奎徹底怒了,眼睛一紅,他雙手忽然着地,身子上紅光一閃,呼的一聲,轉眼間一頭高達五十丈的青皮巨牛就出現在了峽谷之中,一聲牛哞,震顫的整個峽谷都轟鳴不已。



    



    看到牛奎徹底獸化,變回本體,一時間所有修士都驚呆了。



    



    “這就是玄霸夔牛的真正姿態!”



    



    “好強大的煞氣啊!”



    



    “快跑,他這是要發牛瘋了!”



    



    牛奎變身之後,雙眼通紅,仿佛失去了理智,前肢在地上一扒拉,然後鼻子裡噴着粗氣,嘶吼一聲,頂着一雙巨大的牛角,對着蘇铮就撞了上去。



    



    轟隆……



    



    牛奎奔跑起來,如萬馬奔騰,震的整個峽谷震動不已。



    



    蘇铮看到牛奎變身沖來,頓時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危機,轉身就向後急撤,然而峽谷就這麼大,牛奎的身子又龐大無比,一沖起來,根本就沒給蘇铮留有閃躲的余地。



    



    見避無可避,蘇铮當下只能怒吼一聲,一股澎湃的獸靈之力快速從體內炸裂而出。



    



    他的身子在迅速拔高,身體也在快速變壯,雙腳一瞬間化作利爪,撐破了腳下的鞋子,雙手也化作利爪,身上的衣服被撐破之後,頓時顯露出了一個布滿虎紋的身軀。



    



    與此同時,在他的背後還出現了一頭巨大的白虎獸影,腳踏大地,頭頂蒼穹,獸王之威彌漫天際。



    



    吼……



    



    一聲虎嘯,一時間激蕩了漫天風雲!



    



    “白虎獸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