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真的不如一根毛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看到蘇铮居然真的從邊角料裡‘摔’出了一支靈草,周圍的人已經驚掉了一地的下巴。

    “這他娘的也行?!”

    “居然還是靈草!”

    “看那樣子,好似是‘雞骨草’,療傷靈藥……”

    眾人吃驚之後,就仔細打量起蘇铮手裡的靈草來。

    那是一支拇指粗細,一尺來長的靈草,通體青綠,身上泛着淡淡的藥香,表面上的光芒已經漸漸斂去,這要是將其仍在草堆裡,一眼根本都分辨不出這是一支靈草。

    但是雞骨草確實是一種靈藥,能够療傷痔疾,雖然算不得十分珍貴,但也勉強算是一種靈藥,治療舊傷很有效果。

    所以稱之為雞骨草。

    人群中有人對靈草頗有見解,看了一下這靈草就開口道:“看這雞骨草的顏色和聞這藥香,怕是已經有七百年左右的年份,價值可抵七十萬仙石!”

    一聽這話,周圍再次一聲嘩然。

    “七十萬仙石,這可比百鬼老人那百塊純淨仙石強出太多了!”

    “可不是,但誰能想到,這麼一小塊石頭裡面,居然還能藏着這麼一只靈草,而且還是摔出來的,也是活久見!”

    “之前那小子說百鬼老人的石頭價值不如這裡面的一根毛,現在看來還是真的……”

    “對啊,百塊純淨仙晶,只不過價值幾萬,還真的不如這仙草的一根毛啊!”

    聽到這番議論,百鬼老人臉色一下子陰沉了下來。

    尼瑪,這活久見的事都能被他碰到,更沒想到還被蘇铮一語成畿,他的石料價值,居然真的不如一根毛。

    虧得他之前還那麼強勢的鄙夷蘇铮,現在他有種被打臉的感覺,而且被打的啪啪響。

    之前那些嘲諷蘇铮和不看好蘇铮的人,這時候也都尴尬的干咳起來,都覺得一陣臉痛。

    祝鐘此時也看到了那株靈草,仙石呆了一下,跟着就哈哈大笑了起來,隨後對百鬼老人道:“百鬼老兒,現在你看到了吧,我挑的石頭摔出了靈草來。這一下你說說,我們倆是誰贏了,誰輸了?”

    聽到這番話,百鬼老人的臉色就像是吃了一頭蒼蠅一樣,難看之極,但終究抵不過事實,憋了半天,最後蹦出一句話,“這一次比試……算你贏了!”

    “是就是,什麼叫算我贏了,難道你不服?”祝鐘眉頭一挑。

    百鬼老人眉頭又挑了起來,胡須無風自動,但考慮到祝鐘也不是一個好惹的,最終壓下脾氣道:“好,是你贏了,根據我們倆之間的賭注,這一戰我自會告訴别人,說你比我強。但是你也别得意,等到選拔賽上,老朽自會跟你一決高下!”

    “好,我等着!”

    說完這番話,百鬼老人大袖一甩,扭頭就要走,但剛走兩步,路過蘇铮之時,他又忍不住停了下來,目光冷冽的掃了蘇铮一眼道:“好小子,敢壞老夫好事,我記住你了,以後最好别讓老夫碰到你,否則……哼!”

    最後的話沒有說出來,百鬼老人就跨步離去,但是最後那一句話裡面的威脅之意,沒有人聽不出來。

    周圍的人不由一個個面色古怪的盯着蘇铮,小聲議論了起來。

    “這一下這個小子死定了!”

    “是啊,得罪了百鬼老人,怕是不久,這家伙的神魂也要被煉制成傀儡咯。”

    “活該,誰讓這家伙沒事出什麼風頭,也不看看得罪的是什麼人……”

    佟剛和大猛看着百鬼老人離去的背影,在聽到周圍人的議論,剛剛獲勝切出靈草的那種興奮,一下子也冷卻了下去,不由擔心的看着蘇铮道:“吳修,這一下怎麼辦,那個百鬼老人看樣子是不會放過我們的。”

    “是啊,那個百鬼老人可是一個狠角色,這下我們怎麼辦?”大猛也一臉的擔憂。

    蘇铮則是毫不在意,安慰了一下他們道:“放心,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一個老頭兒而已,沒事。”

    說話間,祝鐘心情不錯的走了過來,拍了一下蘇铮的肩膀道:“這位兄弟,這一次多謝你了,不然的話我可就輸的不明不白了。”

    蘇铮回過頭來,看到祝鐘走上前打招呼,連忙客氣的擺了擺手,道:“哪裡哪裡,純屬運氣。對了,你說過的,無論我切出什麼東西來,你都不會要的,對吧?”

    看着蘇铮那一副生怕自己反悔,護着靈草的樣子,祝鐘不由哈哈一笑,道:“你放心,我祝鐘說話算話,從不反悔,那靈草是你的了。而且這一次你還幫了我,我祝鐘欠你一個人情,如果你有什麼要求,我能幫得上忙的,你盡管說,我絕不推辭!”

    聽他這麼一說,蘇铮頓時眼睛一亮。

    雖然他不怕百鬼老人,但是被一個仙人三境的強者盯上,這種感覺還是不太好,現在既然祝鐘這麼說,蘇铮就靈機一動道:“你說的真的,你真的肯幫忙?”

    “那當然!”

    “那好,那你現在去把那個百鬼老人給干了吧!”

    “……”

    祝鐘神色一僵。

    殺了百鬼老人?

    如果能的話,他之前就不會在這裡跟百鬼老人扯犢子了,早就干起來了。

    雖然他也是仙人三境,但是跟百鬼老人打起來,頂多是半斤八兩,想要分出個高下,還是有點難。

    這也是為什麼百鬼老人沒有直接跟祝鐘動手的原因,打起來又干不掉對方,白費力氣。

    蘇铮一看祝鐘的神色,就明白了,于是道:“怎麼,你打不過?那算了,就當我沒說,那我也沒什麼要求了,就這樣吧,告辭……”

    見祝鐘干不掉百鬼老人,蘇铮頓時一臉失望,“看這家伙之前挺猛的樣子,還以為很厲害,沒想到也是名頭唬人而已,還說什麼魔神……哎,現在的年輕人啊,真是太不靠譜了。看來這件事還得我自己來……”

    祝鐘看到蘇铮一臉失望的樣子,心底沒來由的一陣愧疚。

    而且怎麼聽那話,還有一種嫌棄的感覺?!

    他很想對蘇铮說一句,其實我很強的好不?!

    但蘇铮卻懶得再理會祝鐘,讓佟剛拿着靈草就轉身走人,頃刻間就消失了蹤影。

    等到蘇铮已經消失的沒影兒之後,祝鐘才一拍腦門醒悟道:“對了,我忘了問他叫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