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扳回局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擂台上,夜叉繼續對蘇铮施加壓力,手中的夜魔叉變的比山脈還要重。

    蘇铮雙手吃力的撐着夜魔叉,腳下的擂台已經出現了裂紋,連符紋陣都幾乎要撐不住了,周圍的虛空也不斷的扭曲崩塌。

    “震天式!”

    單膝跪地的蘇铮,嘴裡忽然咆哮一聲,再抬頭,眼底射出一道精光,隨後一道白色的氣流出現在了擎天棍上。

    這道白色的氣流宛如一條游動的白龍,在棍身上纏繞,隨着蘇铮一聲咆哮,白色的氣流立刻化作一股海浪,推動着擎天棍,朝頭頂的夜魔叉狠狠的撞去。

    咚!

    宛若兩座大山撞擊,整個地面跟着震動了一下,魔力也激蕩開來,產生了一道沖擊波。

    蹬蹬蹬……

    在這股震蕩之下,夜叉忍不住退後三步,手裡的夜魔叉也終于離開了蘇铮的頭頂,而趁此機會,蘇铮一躍而起從地上躍了起來,隨後拎着手裡的擎天棍就展開了反擊,雙手高舉抱頭,掄圓了擎天棍就對夜叉砸了下去。

    夜叉此時剛站穩,在身子被震退之時,他就知道不妙,眼看蘇铮一棍砸來,他反應也十分的迅速,他沒有迎接,而是身子化作一道殘影,避了過去,同時手持夜魔叉,對着蘇铮的後背一叉刺來。

    他想要重新占據主動,繼續對蘇铮進攻。

    砰!

    蘇铮一棍砸在地面上,饒是擂台有符紋陣護着,也被砸出了一個大坑,感受到身後有動靜,他長根倒轉,擎天棍瞬間頭尾互換,一棍子就頂在了夜魔叉的叉尖上。

    叮!

    又是一道沖擊波震開。

    夜叉再次展開極速,對着蘇铮沖了上去。

    蘇铮也不甘示弱,將天鵬極速施展到了極限,與夜叉在虛空中厮打了開來。

    “好快的速度啊!”

    “狠魔終于反擊了,真正的較量這才開始!”

    “沒想到狠魔居然能扳回局勢來……”

    擂台下的魔修們雖然看不清虛空中倆人的戰斗,但是這卻並不妨碍他們看熱鬧。

    叮叮叮……

    虛空中,武器的碰撞聲不絕于耳,震蕩波也不停的在虛空中爆開,將方圓十裡之內的雲層都給震散了。

    咚!

    又是一記碰撞,蘇铮和夜叉各自退開。

    蘇铮緊了緊手裡的擎天棍,之前的一番碰撞,震的他手心都有些發麻,好在他身體強悍,這才撐了下來。

    抬頭再一看夜叉,發現後者居然也沒絲毫不妥,這讓他越發的吃驚。

    “盛名之下果然無虛士……”

    夜叉並不是煉體魔修,可是在這一番碰撞之下,看上去似乎比他還要稍稍輕松些,這讓蘇铮神色更加凜然,對夜叉再次提高了重視。

    不過也正是因為夜叉,蘇铮眼底的戰意不但沒有減退,反而變的更濃。

    要想在戰斗中有所突破,不就需要有這樣的強敵才能有所收獲嗎?!

    “戰!”

    蘇铮低喝一聲,隨之身子化作一道閃電,拎着擎天棍就又對夜叉撞了上去。

    夜叉也同樣如此,面對蘇铮,身上的戰意濃烈的幾乎要化為實質,一叉子打出,讓虛空崩潰不止,好似大山被傾塌了一般。

    當!

    擎天棍和夜魔叉撞在一起,兩件兵器也互不相讓。

    夜魔叉身上的寶石盡數亮起,全都逸散着一股灰色的死氣,對着擎天棍包裹了過來。

    但擎天棍可是半步道器,而且自有器靈,感受到死氣的威脅,擎天棍身上的天地刻紋立刻亮了起來,一道法則之力在棍身上流轉,死氣剛湧過來,一碰到法則之力,立刻就像是老鼠見了貓,嗖的一聲就又退了回去。

    轟……

    夜叉和蘇铮也再次退開,只不過這一次退開之後,夜叉多看了蘇铮手裡的擎天棍兩眼。

    他的夜魔叉可是伴生武器,天生的天寶仙兵,內有死靈之氣,隨時天寶仙兵,但是卻比一般的天寶仙兵要強大的多。

    之所以強大,就正是因為這股死靈之氣。

    以往對戰,只要他的死靈之氣溢出,就會默默的影響對手,侵入對方的體內,激戰中對手感覺不到這股死氣的威脅,但只要一旦受傷,這股死氣就會立刻發動突襲,給予對手狠狠的重擊。

    但是這一次,他沒想到蘇铮的半步道器,居然能克制他的夜魔叉,這一點大大的出乎預料。

    “半步道器,果然有點不俗。但就算是不利用武器之威,我也照樣贏你!”

    夜叉內心斷喝一聲,隨之手上加力,魔力更加的澎湃,宛如山呼海嘯一般,又一次朝蘇铮殺了過去。

    叮叮當當……

    一番對拼之下,隨手一道身影被另一個人砸飛,摔落地面,眾人低頭一看,只見是蘇铮。

    隨後就見蘇铮快速從地上爬起,嗖的一聲又沖上了天空,天空中又是一番激戰,跟着又一道身影被砸下來,這一次眾人一看,卻是夜叉。

    倆人就這麼你來我往,在天空中又厮殺了近千余招,倆人都不停的將各自打下天空,然後又繼續撲殺上去。

    廣場中心的地面都被倆人給砸出了無數個大坑,現在一看到有人影落下來,眾人都會立刻退開。

    “這倆人都太強了,想要分出勝負我看是難了!”

    “難道這一場又會是平局?”

    “不……這一次一定會分出勝負!”

    “為什麼?”

    “因為化魔丹的功效是有時限的……”

    “……”

    被人這麼一提,大家才驟然想起,夜叉此時之所以能發揮出自己之前的巅峰戰力,是因為吞服了化魔丹,這就意味着,他的傷勢並不是好了,而只是被壓制了下去。

    一旦等到化魔丹的功效過去,那麼夜叉的傷勢就會立刻爆發出來。

    想到這一點之後,眾人立刻驚然問道:“那化魔丹的功效是多久?”

    “兩柱香!”

    “那還剩多久?!”

    “半柱香!”

    “啊……”

    聽到這個結果,擂台下的魔修頓時齊齊一驚,然後抬頭看向擂台,一個個猝然驚道:“那豈不是說,夜叉神子要是在這半柱香之內還是不能打敗狠魔的話,那他就……輸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