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最後護盾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qq 7 ,最快更新殺仙傳最新章節!

    冰雪峰上,蘇铮負手而立,神念展開,已經遍布整個觀星宗。

    從那些散修上山,到正義門隨後殺出,這一切他都看在眼裡。

    只是他並沒有選擇立刻出手,而是在旁邊靜靜的看着。

    他不想讓人知道自己歸來了,也不想因為自己的出現,就輕易打破觀星宗每個人自己應該有的機遇。

    這對觀星宗來說,雖然是場災難,可是災難往往都是磨砺人的,更容易讓人成長。

    如果蘇铮以往每次遭遇危險,都有人出手幫助的話,那他也不可能成長的這麼快。

    所以……有時候危險不代表就是不好,只要過了這道坎,就總會有收獲的。

    只是觀星宗現在的境況是真的不妙。

    孟不同帶領着門下弟子,正在奮力抵抗着正義門和散修們的聯手圍攻,無論是人數還是修為,都被全面壓制着。

    孟不同帶着弟子節節後退,最後眼看身後已經再無退路,孟不同只能喝退手下的弟子,道:“大家都退下,躲到符紋陣後面去!”

    聽到他這聲吩咐,觀星宗的弟子急忙後撤,躲在了孟不同的身後。

    而孟不同此時臉上神色一變,那張胖胖永遠都憊懶的臉上,居然難得的出現了一絲嚴肅。

    只見孟不同在弟子們退下之後,雙手大張,手中一瞬間亮起了一片璀璨的金光,十幾條拇指粗細的符文線快速的融入到了地面當中。

    嗡……

    原本平平無奇的中心廣場,在接觸到這些金色的符文線之後,瞬間嗡的一聲震動了起來,緊跟着地面上越來越多的符文線亮起,最後在廣場中心,竟然交織出了一個巨大的符紋陣來!

    “這裡居然還有護山符紋陣?!”

    原本已經勢在必得的九紋龍,看到符紋陣亮起的那一刻,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

    他目光重新盯着孟不同,眼底閃過一絲陰冷,“我還倒真的忘了你這個胖子,沒想到你居然還是個符紋師,也對……當初的五鼎大師可是你師父,但是你以為你這樣就能擋得住我們嗎?!”

    符紋陣出現之後,形成了兩個護罩。

    一個將九紋龍和那些散修他們都籠罩了起來,像是一個囚籠一般,將其困住。

    而另一個則是宛如一面屏障,將孟不同和觀星宗的弟子都護了起來。

    孟不同此時獨自撐着符紋陣,面色嚴肅,難得的有了一絲宗主的威嚴,道:“我的符紋術雖然不及我師父和蘇铮那家伙,但是你們要想破我的符紋陣,也沒那麼容易!”

    “是嗎?!”

    九紋龍不信。

    于是他踏前一步,來到了符紋陣前,目光盯着對面的孟不同嘴角不屑一勾,然後就眼神驟變,渾身殺氣爆發,一拳凝聚了他雲海六境八成的力量,猝然就轟在了符紋陣上。

    轟隆……

    只聽一聲轟響,符紋陣一震,大地都跟着顫抖了一下,孟不同也為之臉色一白,腳下情不自禁的後退了一步。

    好似那一拳不是砸在了符紋陣上,而是砸在了他的身上一般。

    看到這一幕,觀星宗的弟子們跟着心肝一顫。

    不過,好在符紋陣還算堅挺,震顫了良久之後,最終又慢慢的穩定了下來,這讓眾弟子終于舒了一口氣。

    孟不同暗中也微微喘息,神色放松了一下,“還好,我的符紋陣也不是那麼差!”

    可是,沒等他剛喘息兩口,九紋龍卻氣息一下子變的更加冷冽,再次出手了。

    剛才的那一拳只是他的試探,再發現自己一拳能撼動符紋陣之後,九紋龍就冷冷一笑,跟着大腳猛的往地上一跺,轟的一聲,他的周身立刻湧出了一股狂暴的能量,就好像是爆發的火山,所有的力量都匯聚在了他的身體周圍。

    然後這股力量被他壓縮,最後全部都凝聚在了他的右手之上。

    “霸龍拳!”

    九紋龍一聲大喝,最後一拳十成力悍然出手,一拳砸出,宛如砸出了一座大山,轟隆一聲撞在了符紋陣之上。

    砰……

    又是一怔震響,符紋陣當場咔嚓一聲,出現了一條裂痕,就宛如冰面上突然出現的裂縫一般,那條裂痕出現之後,就咔咔的不斷開始向周圍蔓延開來。

    噗……

    孟不同當

    場也遭到波及,身子一震,當場噴出了一口鮮血來,然後癱倒在了地上。

    “宗主,你沒事吧!”

    “宗主,你受傷了……”

    “宗主……”

    觀星宗的弟子見孟不同倒下,一群人頓時驚慌失措的圍了上來。

    “怎……怎麼可能……”

    孟不同吐了一口血之後,在眾弟子的攙扶下又站了起來。

    當他看到九紋龍又一拳轟在符紋陣上,符紋陣如碎掉的玻璃一樣炸開的時候,整個人都懵了。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符紋陣居然如此輕而易舉的就被人給破開了。

    隨後他回想起了當初五鼎大師的教誨,符紋陣並不是絕對的,只要敵人的力量够強,就足以摧毁一切。

    這就是所謂的一力降十會!

    所以,要想符紋陣堅固,還得自己本身實力够強才行。

    可是孟不同從來都不是一個勤奮修煉的人,他的自身修行都是隨其自然,符紋術更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再加上天賦也並不是十分出眾,所以到現在他的符紋術也才是符文大師而已。

    而九紋龍,那卻是一個雲海六境的強者,修為比他強出太多了,所以才可以用蠻力就破掉他的符紋陣。

    符紋陣破開,九紋龍和一群手下再無約束,一群人氣勢洶洶的就湧了上來。

    觀星宗的弟子們和孟不同一下子有些慌,雖然他們面前還有一道符紋陣,可是在九紋龍那雙鐵拳之下,怎麼看都沒有一點安全感。

    而九紋龍也絲毫沒有將眼前最後這道符紋陣放在眼裡,他盯着裡面的孟不同和一眾觀星宗弟子,就像是一只狼看待一群被圈起來的羊一樣,輕蔑道:“我剛才跟你說過,你的這些破爛符紋陣根本擋不住我,現在我就讓你再看看,你的符紋陣是多麼的不堪一擊!”

    說着,九紋龍再次出手,又是十成力悍然砸向了孟不同他們面前的最後一道護盾。

    就在這時候,遠處的虛空之中,忽然一道金光飛來,眨眼沒入了符紋陣之中。

    下一刻,九紋龍的拳頭就轟了上來。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