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武神現世!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面對天級裝甲都絲毫無懼,這雲龍君的膽氣也太大了吧?”

    “不愧是少年宗師啊,果然年輕氣盛,腰桿子直得很啊!”

    “說實話,這一戰我本來看好華南宗師王玄凱,對雲龍君挺無感的,可現在……雲龍君不僅用實力震撼了我,就連這份膽色,也出乎我的意料,就憑這份膽色,我佩服他!”

    “能够擁有天級裝甲的人,不僅實力逆天,並且身份來歷都驚人得很吶,雲龍君的膽氣固然可嘉,但無視天級裝甲,是不是太魯莽了?人生在世,該妥協時還得妥協啊,不然如何收場?”

    “震撼,內心震撼,剛才雲龍君與王玄凱生死大戰時,我內心都沒有現在這麼震撼,面對天級裝甲的威脅,竟然還能如此從容不迫,視若無睹,當真是膽大包天!”..

    ……

    衡山四周,各個觀戰區域,驚議聲一片。

    華南宗師王玄凱的死,本該是最令人震撼感慨的事,可現在……眾人驚議的熱點卻不是王玄凱之死,而是雲龍君面前天級裝甲面不改色的膽氣。

    衡山各峰,眾天罡宗師對于王玄凱之死則要關注得多,同為天罡宗師,王玄凱的死難免令其他宗師心生感慨。

    尤其是祝融峰上的趙天虎、蓋天臨兩位宗師,王玄凱的死令兩人心中暴怒,看着天空的牧雲風目光狠厲,一片殺機。

    尤其是趙天虎,他和王玄凱交情甚好,有親戚關系,眼中殺意更甚,寒聲道:“我要屠了這小畜生全家!”

    蓋天臨道:“趙師兄切勿莽撞,武道修行者的争斗,禍其家人是大忌,要為王師弟報仇,我們對付雲龍君就好,雲龍君當着蘇師兄的面殺死王師弟,現在……蘇師兄肯定饒不了他,應該輪不到你我出手了。”

    趙天虎眼中凶光一閃,沒有說話。

    天柱峰。

    秦少皇、李仁峰、傅朝生三位宗師都因牧雲風不顧蘇廷方的威脅殺死王玄凱而心生震撼。

    傅朝生比較了解牧雲風的性格,倒還習慣,秦少皇和李仁峰都對牧雲風的膽色大為驚異。

    同時,三人也都替牧雲風有些擔憂,以蘇廷方的實力,又有天級裝甲在身,並且有中海蘇家這個大後盾,蘇廷方憤怒起來,絕不會善罷甘休。

    牧雲風的實力再強,也不至于能够抗衡天級裝甲,就連對牧雲風有迷之信心的傅朝生,都有些變色。

    蘇廷方自身就是在華夏宗師榜上排名第二的存在,實力比起太西宗師秦少皇還要更高一名,可見實力更勝。

    現在,蘇廷方還有天級裝甲在手,秦少皇都抗衡不了,更别說李仁峰和傅朝生,三人沒有阻攔蘇廷方的實力。

    蘇廷方若要動手,三人無法阻止。

    天空中,牧雲風對于蘇廷方憤怒的咆哮視若無睹,神色冷靜而淡然,道:“生死決戰,王玄凱敗了,命中該絕,本君怎不敢殺?閣下如此憤怒,莫非只許王玄凱殺本君,不許本君殺王玄凱不成?”

    牧雲風的話語中,透露着寒意。

    對于天級裝甲中的人,牧雲風自然能够猜測出身份,但不管是何來歷,插手他與王玄凱的生死決戰,都是他的生死之敵!

    中海蘇家,亦不例外!

    只許王玄凱殺他,卻不許他殺王玄凱,這已經是間接要牧雲風的性命,牧雲風自然語氣一冷,蘊含殺意。

    牧雲風的話令蘇廷方更是憤怒無比,喝道:“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你知道你在跟什麼樣的存在說話嗎?”

    牧雲風淡淡的看着前方的天級裝甲,淡淡的道:“喽蟻,是你不知道你在跟什麼樣的存在說話!”

    牧雲風的語氣淡然,普通觀眾相隔太遠,沒有聽見,但衡山各峰上的天罡宗師們,可都是聽清楚了,一個個暗暗乍舌。

    天級裝甲中,可是中海蘇家的宗師蘇廷方啊,中海蘇家,那是何等的龐然大物?這可是人仙家庭,是足以令宗師俯首低頭的超級勢力!

    牧雲風竟然將蘇廷方的話原封不動的還給了蘇廷方不說,還加上了‘喽蟻’二字,眾天罡宗師心中都抽了,感覺天被捅了個窟窿。

    天柱峰上,太西宗師秦少皇是第一次見到牧雲風,聽了牧雲風的話也不禁眼皮一跳,一口氣沒呼吸順暢,頓時咳嗽了幾聲。

    秦少皇驚憾的道:“咳……咳……這位牧先生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這膽色……可真是令我自愧不如!難道他不知道天級裝甲中的人是蘇廷方嗎?應該猜得出來啊!”

    傅朝生早就見識過了牧雲風在西南宗師張松岳面前的表現,那時牧雲風才是淬體境的武徒而已,但照樣不將張松岳放在眼裡,語氣之間,視宗師如刍狗。

    現在,牧雲風是真氣境先天,還是少年宗師,傅朝生已經分不清楚,總之修為比淬體境時高出不知多少。

    以牧雲風的氣魄,恐怕還真是沒將中海蘇家放在眼裡。

    傅朝生道:“以牧先生之能,哪會猜不出裝甲中的人是蘇廷方,世間知牧先生之名者甚少,所以才覺得牧先生此言極其狂妄。

    但牧先生乃當世高人,若他真的高到連中海蘇家都高不可攀的地步,那麼……他這話豈不是再正常不過,或許……真正無知狂妄的人,應該是蘇廷方吧!”

    見傅朝生把牧雲風說得那麼高高在上,秦少皇和李仁峰訝異的對視一眼,眼中都有震撼之色,同時也在思考傅朝生話語中的可能性。

    李仁峰有些驚訝的道:“華夏有資格在中海蘇家面前說出這種話的,只有師尊一人而已吧,我知道牧先生乃當世高人,難道比師父還高嗎?”

    武神雲帆,在李仁峰眼中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牧雲風給他的震撼雖大,但只是在醫術方面,藐視中海蘇家,可不是靠醫術就行的,得靠實力!

    李仁峰有些不敢置信,牧雲風的高過他師尊武神雲帆。

    秦少皇同樣不太相信。

    傅朝生最近與武神雲帆聯絡較多,對牧雲風的了解,比秦少皇、李仁峰要深得多,道:

    “現在應該是不如師父那麼強大,將來……未必啊!師父親口說的,將來不如牧先生!”

    秦少皇、李仁峰神色震撼,連他們的師父武神雲帆,都對牧雲風如此推崇嗎?

    此時,天空中傳來了蘇廷方爆發出的恐怖氣息,以及他憤怒的咆哮:“小畜生,你找死!”

    中海蘇家,威震華夏,武神不出,誰與争鋒!

    在華夏大地,中海蘇家傲立于世,哪怕是華夏中樞,都得對中海蘇家禮敬三分。

    蘇廷方雖然在天級裝甲中,但他不認為牧雲風不知道他的身份,擁有天級裝甲,並且為王玄凱出頭,不是中海蘇家的人還能有誰?

    所以,牧雲風剛才的話,那一句‘喽蟻’明顯是對中海蘇家說的,這令蘇廷方無比暴怒,殺心暴起。

    話音一落,蘇廷方便操控天級裝甲,向牧雲風沖去,哪怕眾目睽睽之下,他也要將牧雲風當場格殺。

    轟——

    一拳破開千重浪!

    天級裝甲在巅峰宗師的操控下,何等可怕,瞬間便能爆發出超過三倍的音速,虛空在這一拳下如同紙糊的一般脆弱,被轟出一大片黑色的真空裂縫。

    無論是地面的普通觀眾,還是衡山之上的天罡宗師,全部都神色一震,在天級裝甲爆發的一拳面前,哪怕是天罡宗師也心生忌憚。

    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中,天級裝甲突然間變得緩慢,然後迅速停在了距離牧雲風約百米外的天空中。

    所有人都神色一訝:怎麼回事?天級裝甲怎麼突然間停了?

    眾人的注意力都被天級裝甲所吸引,都沒有注意到,牧雲風身旁突然間多了一人。

    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子,穿着樸素,有着一種返璞歸真的氣息。

    是武神雲帆!

    武神雲帆一現身,方圓千米之內的虛空似乎都凝固起來,有着一股無形的氣場,封鎖了天空,令天級裝甲無法動彈。

    天級裝甲中,蘇廷方臉上頓時湧出了驚恐之色,他萬萬沒料到,武神雲帆竟然會現身,並且站在牧雲風身旁。

    “生死決戰,外人不許插手,這是武道修行界的規矩,誰敢破壞規矩,先問過我雲帆!”

    武神雲帆看着天級裝甲,緩緩說道,然後一揮手。

    一股澎湃的氣勁向前方沖去,百米之外,天級裝甲瞬間如受重擊,一眨眼便向後方飛出了千米之外,翻了無數個跟頭。

    衡山天柱峰,秦少皇、李仁峰、傅朝生三人,神色同時驚喜,脫口而出:“師父?”

    其余各峰,眾天罡宗師,也無不色變,武神雲帆啊,消聲匿跡多少年了,今日……竟然竟然因為雲龍君現身了?

    祝融峰上,趙天虎、蓋天臨看着武神雲帆一揮手,天級裝甲便在天空中翻着跟頭爆退上千米,神色同時化為驚駭、震懼!

    那可是武神雲帆啊,早在一甲子前就已經成為超凡境人仙,連他們的師父蘇鶴年,都一生忌憚的蓋世人物。

    雲帆被人尊稱為華夏武神,曾經帶領華夏站在地球聯邦巅峰的存在,整個華夏,武神為尊。

    雖然蘇鶴年、武麒麟後來也先後突破超凡人仙之境,但無人能够振動武神雲帆在華夏的地位。

    尤其……是在武道修行者心中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