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8章 想要打擊他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現在她能感覺到他微涼的手指時不時碰觸到她敏銳之處,這讓她很難堪,只能閉着眼睛就當自己是他的病人,克制着不讓自己有任何反應。

    他的手掌直接按在她的傷口處,手指半覆住她少半個山峰,他手掌明明冰涼,卻發出了陣陣暖流直湧入她的傷口中,那劇痛的傷口像是得到了撫慰,不再痙攣,慢慢放松慢慢消失……

    其實顧惜玖很有些懷疑,這個人既然蒙住了眼睛,那怎麼認她的傷口認得這麼准?一絲一毫的偏差也沒有。

    他的手指也只在她傷口移動,壓根不碰她其他部位。

    是不是他眼上的黑巾壓根不管用?就是為了讓她放寬心的?

    顧惜玖現在嚴重懷疑這種可能性,但又不能問出來。

    問出來他就算回答是又怎麼樣?她難道還能不讓他給自己治療了?

    算了!就當去醫院做一次全面檢查吧,就當眼前這個人是婦科男大夫……

    他的手掌終于移開,她能感覺到他將一種微涼的傷藥塗抹在她的傷口上,那傷口雖然還是疼,但已經在可忍受的范圍內。

    他和她挨的極近,她能感覺到他在上方的每一個動作,他的指腹微涼而又柔軟,塗抹的時候輕如羽毛,讓人心髒似乎也跟着柔軟起來。

    一滴液體似乎從上方滴落,落在她柔白的肌膚上。

    她略略一愣,正要有所動作,他忽然將她抱起來,她尚來不及發出低呼,他就將她翻了過來,讓她俯臥在他的腿上為她處理後背的傷口……

    顧惜玖因為剛才一直疼着,冷汗出了一身又一身,此刻整個人像是被水泡過的。

    她趴在他腿上的時候隱隱覺得他身上的袍子也是濕的,但又不十分確定,畢竟她連手也是**的……

    屋內很靜,靜的只有彼此的呼吸聲。

    顧惜玖極力放空思維,讓自己什麼也不要去想。

    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地過去。

    在這期間兩個人都沒有說話,也或者沒必要說話。

    最後的最後,她被放回床榻之上,她輕吐出一口氣,能感覺到自己前後兩個傷口都已經得到妥善包扎。

    “多謝。”她還是說出了這兩個字。

    她這傷或許一大半是拜他所賜,但畢竟是他救了她,她能感覺自己體內的靈力並沒有消失多少。

    明明剛才感覺流失挺快的,難道是因為劍在身上的幻覺?

    “不必客氣。”他頓了三秒回答,聲音也冷淡:“這是本座和龍司夜的約定,和你無關。”

    真好笑,明明是牽連她終身的大事,在這兩個人眼裡卻把她完全摒棄在外了,顧惜玖微抿了小嘴。

    他的聲音再次響起:“好了,你要臥床靜養兩天,兩天後再下床活動,十天內不許運轉靈力,盡量少劇烈活動,不許吃辛辣之物,宜清淡……”

    他說了一些注意事項,顧惜玖沉默片刻,忽然慢慢開口:“我有沒有告訴過你,我和龍司夜來自同一個時代……”

    帝拂衣頓了一頓:“那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