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人間殘渣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路遠真心沒有意識到會在這裡遇到蘇眉。

    因為他甚至不知道蘇眉具體的高考地點,也沒有想到蘇眉竟然也是在洛城高考的。

    否則的話,蘇眉也不會在此時出現在了這裡。

    以及那位沈老師貌似叫沈心的樣子畢竟蘇眉叫她心姐,只是不知道是表姐還只是朋友關系,不過看起來更像是表姐的樣子。

    雖然說路遠真的很想和蘇眉就在此地相認,但是確實,眼下他倆還是陌生人,貿然的熱情只會讓蘇眉感到困擾,雖然說蘇眉做游戲up主是一把好手,但是平日裡的性格還是比較偏害羞的那個類型,否則的話也不會極力掩飾自己的信息,將線上和線下的自己完全隔開。

    如果自己負責任的話,就要在現在壓制住對蘇眉的思念,全身心先將精力投放在《明日未臨》這個游戲上,或者說,用這個游戲作為給蘇眉的第一份禮物。

    如果路遠沒有猜錯的話,這個游戲應該是蘇眉所喜歡的那個類型。

    正在這樣想着的時候,前方的侍者已經看着路遠開口道:“請問這位先生您是預約,還是一個人”

    路遠報過趙君離的名字之後,很快就被引到了趙君離所包的卡座那裡,這裡幾乎是天之巢最大的卡座位置了,足足有十個座位之多,趙君離正在主座上坐着,看到路遠過來,馬上走上前迎接。

    趙君離還是記憶中的那個樣子,幾乎上天給了他最好的饋贈,但是他也一一將這些饋贈收入懷中,沒有暴殄天物。

    當然,趙君離幾乎什麼都好,就是在對待感情上有點花心,前面說過,因為他自小成績好,長得也好看,更踢得一腳好足球,能在綠茵場上沖鋒陷陣,腰包裡又多金,幾乎是學生時代最好的校園男神代表。

    趙君離其實對待感情還算專一,唯一不好的就是喜新厭舊。

    據他所說好像是初中時代的時候被初戀給狠狠擺了一道,總之後來他就對感情一直不太上心,喜歡了就追,追到一段時間感覺陷入懈怠期之後就冷藏一段時間,等着女方給他提分手,如果女方捨不得的話,他就開始物色下一個對象,順便告訴妹子自己已經有了新歡,所以在感情上是遠近聞名的渣男。

    如果說他真有什麼不渣的地方,那大概就是從來不在徹底分手前劈腿。

    他只是在——確定下一個目標但沒有實質交往之前,去提前和人家妹子分手的。

    雖然說腳踩兩只船算不上,但是更換女友的頻率與效率和瘋狂劈腿也基本可以混為一談。

    不過這樣做之後,反而有女生為了證明自己的魅力,對他更加趨之如骛,這一方面是趙君離的外形條件一直算是頂尖的那一種,另外一種,就是女生對自己的蜜汁自信。

    誰能保證我就不是這位趙君離的真命天女呢更何況趙君離好看又多金,除了喜歡分手之外沒有什麼特别的槽點,至少說和這位談戀爱自己不吃虧。

    不過趙君離的這個嗜好,總讓陸遠想起一千零一夜裡那個被自己王後綠了之後瘋狂殺妹證道的國王桑,只是不知道趙君離接下來能不能遇到自己那個喜歡給他講故事的妹子,不過估計懸。

    畢竟國王桑可是砍了快一千個妹子才迎來真爱。

    而趙君離就算進展神速,但是談戀爱的周期至少也有三個月,就算他馬不停蹄節假日不休息,到現在滿打滿算他的前女友也剛好到一打之數。

    畢竟趙君離還是講究情投意合,不喜歡也砸不動太多的錢。

    這麼算的話,趙君離以三個月的速度完成談踹一條龍作業,一年四個,他需要談二百五十年才能够完成千女斬成就。

    而據路遠所知,至少說在日熄之時,趙君離還沒有超過三個月的女朋友。

    “謝冰呢”路遠看了看座上,都是熟悉的同學,不由好奇問道。

    謝冰是趙君離目前的女朋友。

    將滿三月。

    “分了。”趙君離輕描淡寫,絲毫看不出失戀的意味。

    “够渣。”路遠苦笑着,拍了拍這位兄弟的肩。

    ……

    ……

    隨着時間的推移,夜幕逐漸降臨。

    路遠端着自助餐的盤子行走在各式各樣的食物之間,這裡是洛城最頂級的自助餐廳,當然也有最頂級的食物。

    除卻那些價格昂貴導致需要單獨計費的酒水,在這裡你可以自由選取一切自己想要的美食,路遠穿過那些來自浣鼠國足够三尺三的巨大龍蝦群,看着洛城的夜景,整座城市都在他的腳下,只是少年卻有點沉默。

    在這裡遇到蘇眉當然是計劃之外的事情,如果不是接下來趙君離的打岔,路遠或許還會再郁郁寡歡一段時間。

    有時候提前遇到不想遇到的人,或許還稱不上幸運吧。

    這樣想過之後,路遠也沒有再去拿多余的食材,只是盛了一份剛烤好的浣鼠國的菲力牛排,拿了份刀叉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來這裡吃牛排可吃不回本哦。”趙君離看着路遠盤中的食物說道。

    路遠用叉子按住牛排一角,餐刀就好像劃開黃油一樣劃開柔軟的牛排,看着油脂從牛肉的縫隙微微滲出,然後他叉起一塊放進口中,咽下之後才看向趙君離:“本來吃自助餐就不是為了吃回本才吃的。”

    “說的也是。”趙君離點了點頭,吃掉了面前的一小塊精烤鹿肉,然後環視四周:“我叫的人基本都到了,三年同學一場,當然,這裡有些人和我不止三年的交情。”

    這樣說着,趙君離看了一眼仍在專心對付牛排的路遠,繼續說道:“眼下我們幾個月後就要分道揚镳,所以我才想考完試開開心心地聚一下。”

    趙君離不要說在路遠他們班,就算是全校也是屬于風雲人物的那個級别,所以這次能被趙君離打電話邀請都與有榮焉,聞言紛紛說了幾句場面話,差不多就是同學一場,苟富貴勿相忘的意思。

    趙君離也是會抓時機的主,眼下高考結束,所有人擔了幾年的擔子一朝放下,如果等成績下來再開這場聚會,那肯定是幾家歡喜幾家愁。

    “同學一場,最後見面肯定要吃的開心,玩得開心,不過我想,在分别之前,所有人應該都有一些話藏在心裡來不及,或者沒機會說對吧。”

    “這樣的話,我給大家一個機會。”

    這樣說着,趙君離從他的書包裡拿出來了一個花紋精美的紅木筒,看起來介于筆筒和簽筒之間,推放在桌子上,他笑着說道:“我們玩個游戲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