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劫機之殇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劫機?



    這當然是兩個非常恐怖的字眼。



    尤其是現在他們已經飛離了陸地,正在茫茫大海之上航行,從車窗往下,穿過那層雲翳,就能够看到腳下那片蔚藍的大海。



    一般來說如果飛機遇到劫機這種緊急情況,都會優先選擇就近的機場迫降,因為在飛機上無論你做什麼都會難以避免的束手束腳,況且飛機上又沒有配備什麼武器,一旦展開搏斗之類的,很有可能是拉着整整一架飛機的人陪葬。



    這樣想着,蘇眉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前方。



    頭等艙和飛機的駕駛室是相連着的,但是因為歷史上幾次比較惡劣的劫機事件之後,現在基本上駕駛艙已經在駕駛員那邊物理(性xing)封死,除非裡面願意,頭等艙方向是絕對無法打開的。



    這有效避免了飛行員被劫持的情況。



    可是就算這樣,後面的乘客以及空乘被劫持,也是非常危險的情況,可能說這位空乘小姐判斷事情還沒有那麼糟糕,所以說才沒有將全部事態妥善地告知?



    打算先嘗試自己處理?



    “具體呢?”蘇眉輕聲詢問,畢竟現在他們都飛在天上,是真的一條繩上的螞蚱,路遠再如何神通廣大,也不可能把墜落的飛機給救下來。



    至于路遠能够聽清方才那兩位空姐的耳語,蘇眉倒不是沒有太震驚,因為對于其他時候路遠所創造的那些不可思議的事情相比,聽力好一點簡直是最普通的事情了。



    畢竟,你就不允許路遠會讀唇語了?



    由于頭等艙還有其他的乘客,為了避免恐慌,路遠只能將頭湊近蘇眉的耳朵:“剛才他們說,經濟艙有一個乘客在空乘發放餐食的時候突然用一只鋼筆劫持了一個空姐,然後聲稱自己帶有爆炸物,要求飛機調轉航行,到他所指定的一個機場降落。”



    然後路遠輕聲說出了那個機場的名字和位置。



    “飛機會答應嗎?”蘇眉聽的有點目瞪口呆。



    帶了爆炸物?



    真當登機時候的安檢是吃(干gan)飯的?這裡可是荒龍國,基本上是世界最嚴格的的安檢了。



    “原則上不會,但是飛行條例中有相應規定,遇到劫機情況,盡量不要在機上反抗,盡量滿足劫機者的要求,安撫其情緒。”路遠回憶着交通委給他的相關信息:“畢竟飛機上搭載着幾百名乘客,一旦(發fa)生意外,就是能够震驚世界的飛行事故,(發fa)生事故的航空公司不僅股價會暴跌,連接下來幾個月甚至幾年的上座率也會有明顯的下降。”



    “相對來說,聽從劫機者的命令,或者說暫時敷衍,不會造成太過于嚴重的事態。”



    “因為無論你迫降到哪裡,只要是相對正規的機場,那麼就沒有人會把機組人員以及乘客怎麼樣。”



    畢竟現在是和平年代,你又找不到真正意義上的敵對國之類的地方。



    不過,路遠沒有說意外情況。



    因為有一次特别嚴重的劫機事故,因為機長按照飛行慣例答應了劫機者的請求,最終釀成了非常嚴重的後果,反而說有架飛機因為機組人員和乘客的反抗,雖然造成了飛機的墜毁,機上人員全部殉難的慘劇,但是但因此沒有像之前那樣被劫持的飛機那樣產生更加嚴重的後果。



    所以自從那個時候起,這個原本被視作慣例的飛行規則,如今又有些模糊不清。



    至于今天這一次,路遠相信應該不會有那麼嚴重。



    “那麼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身系在萬米高空之上,即使(強qiang)大如蘇眉,也有點心神不安。



    當然,在飛機上最危機的情況基本上是在頭頂上的氧氣面罩掉落下來之後,而現在,飛行狀態平穩,後面沒有傳來嘈雜的聲響,更沒有機組人員的廣播,所以說事態應該還是在可控制范圍之內。



    “我們現在在大洋之上,無論是向前還是向後,前後幾千公裡都找不到可以降落的機場。”路遠接着說道:“所以暫時無法迫降,要麼說盡量滿足劫機者的要求,要麼說就是盡量在飛機上制止劫機者。”



    “如果他身上真的有爆炸物怎麼辦?”蘇眉忍不住問道。



    “某個品牌的手機還是爆炸物呢,更何況還有那麼多型號的充電寶。”路遠悠悠望了蘇眉一眼:“理論上所有電子產品都有成為爆炸物的機會,但是這真的是在理論上。”



    “不過我想,我們可以去看一下。”



    “怎麼看呢?”蘇眉聽路遠這一番鎮定的安慰,雖然說(身shen)體還是在萬米高空之上,但是情緒終于已經穩定多了。



    畢竟兩個人可是面臨過天之巢的災難,也在荒無人煙的煤山共同面對過孤狼。



    換句話說,那就是革命友誼堅定深厚。



    “走過去看啊。”這樣說着,路遠解開了自己身上的安全帶。



    “不會有事嗎?”蘇眉還是有點擔心的。



    “當然不會有事啊,我們就說自己需要上廁所,你看,這麼多個小時的飛行,不能進盥洗室這成何體統?”路遠笑着說道,然後站了起來。



    由于之前(發fa)生的一切都比較輕聲細氣,所以對于大多數都在(睡Shui)覺的頭等艙乘客來說,並沒有人注意到之間(發fa)生的波瀾,也不會想到,自己可能會陷入一場明天就會登上各大報紙和網站的頭版頭條的驚人事件。



    如果說這架飛機真的在這個大洋上失事墜毁,那麼即使是以而今的科學技術,想要在茫茫大海中搜尋飛機的殘骸碎片都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是真正的大海撈針。



    “對了。”蘇眉最後還是聽話地解開了安全帶,此時頭等艙的空乘都已經往經濟艙那邊去穩定事態,所以也沒有什麼人管他們。



    但是蘇眉在已經下定決心之後,回頭看向路遠的時候依然有一些惴惴不安。



    “路遠,請你一定要告訴我,現在有沒有再(發fa)生一次太陽風暴?”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蘇眉現在真的有一種恐懼,那麼就是只要自己跑到比較高的地方,太陽風暴就會如約來臨,千方百計想把自己給整死。



    而顯而易見的就是,這一次自己到的地方,是前所未有的高。



    “絕對沒有。”路遠輕輕拉住蘇眉的手,笑着說道。



    是的,這次真的沒有,否則以後路遠真的再也不敢坐飛機了。



    



    手機版閱讀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