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誓師大會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荒龍國鏡海實驗室,地下,一月二十號,早上八點。

    幾乎所有工作人員都已經被集中在了鏡海實驗室內的報告大廳,由于鏡海實驗室是科技集中型的單位,所以說這裡的員工滿打滿算不過一千出頭,甚至還包括着一部分的安保人員,現在所有人都坐在報告大廳的椅子上,都不知道孫教授這次葫蘆裡面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畢竟現在幾乎所有的鏡海實驗室的內部人員都知道,最終的試車工作將會在二月一號進行,其實從一個月前,鏡海實驗室就開始了緊鑼密鼓的各種調試預測工作,由于之前留出來的緩沖冗余,以及利用了明(日ri)未臨的模擬系統的測試工作進展順利,所以說到現在為止,基本上一切都處于封裝待發的狀態。

    因為上一次功敗垂成的教訓,所以說這一次每個人心中都憋着一股氣,希望這次能够取得酣暢淋漓的成功。

    可是為什麼會在開始試車的十天前,孫教授突然進行這次沒有任何征兆的誓師大會,每個人心中都有着自己的謎團。

    而現在孫教授就站在報告大廳的中央,這個報告大廳設計能够容納兩千人,所以說對于這區區一千出頭的工作人員來說是綽綽有余,等于說幾乎同時有兩千雙眼睛同時看着中央演講台上的那個有些佝偻的老人(身shēn)影。

    “大家是不是很好奇,今天為什麼會把大家都叫在這裡?”孫教授在台上笑瞇瞇地問向所有人。

    這裡的人大多數都是他的學生,同事,沾親帶故的下屬,之所以說孫教授在學界,特别是在核物理界有着幾乎頂尖的學術地位和影響力,就是因為他幾十年如一(日ri)地耕耘在這片土地上,並且培養了相應的大批人才,並且帶動了整個行業與項目在荒龍國的發展。

    就好像其實孫教授實際上已經非常的繁忙,但是每個月他都會抽空回到基本上只是掛職的清江大學,然後開一場幾乎無限制的公開課,並且從來不講最前沿的技術,只從核物理深入淺出的基本講起,就是希望能够在自己有生之年,讓更多人心中扎下這顆種子,在未來的某個時刻生根發言。

    台下沒有人回答,因為孫教授的威望,也因為所有人知道孫教授接下來就會給予回答。

    “是的,因為核聚變裝置已經完成了最後的組裝和測試,在幾個月前,我們剛剛經歷了一場刻骨銘心的失敗,甚至有可能我再也不會出現在這裡,但是幾個月後的今天,我們再次向人類這個前所未有的科技高峰發起了嶄新的挑戰。”

    “如果成功的話,我們每一個人的名字都會記載在歷史上,當自己老去的時候,可以向孫子乃至于重孫吹噓,自己參與到了一場人類歷史上可能最重要的實驗中去。”

    “不過。”孫浩說到這裡話鋒突然一轉:“在迎接這個光榮的勝利之前,我想先請大家看點東西。”

    這樣說着,孫浩在台上舉起手來輕輕擊掌三聲,隨即每個人都看到自己的座位右邊升起來來一個小盒子。

    “先將盒子打開。”

    隨着孫浩的話語,每個人都下意識地打開了左邊的盒子,看到了一個造型精巧的藍(色)vr頭盔以及一副控制器。

    “這個是什麼啊?”

    隨即有人在下面開口問道。

    “這個嗎,要請另外一位朋友上來給我們解釋了。”孫浩笑着說道。

    “下面有請趙君離趙同學上台。”

    在孫浩有些蒼老的笑聲中,趙君離一(身shēn)純黑的西裝走上台來,在這種需要撐場面耍帥的環節,趙君離從來沒有失敗過,他大踏步上前,先向着孫浩深深鞠躬,然後看着整個會場的所有人:“其實我也很好奇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場合,不過孫教授說有必要,我就來了。”

    他的話語輕松诙諧,沒有一點總裁的架子,場下不由哄然大笑起來,孫浩不由拍了拍趙君離的肩膀:“這位趙同學是明(日ri)公司的總裁,在此之前,明(日ri)未臨這個游戲給了我們很大的幫助,相信這一點在座的每一位都應該知道吧。”

    “而最近,我通過一些渠道知道如今在游戲中有了一些很有趣的改變,我看過之後感覺很棒,也感覺不應該只有我一個人看到,我們大家每個人都應該看到。”

    “所以我拜托了這位趙同學,希望他給我們提供這樣一批游戲頭盔以及設備,並且開放了明(日ri)未臨世界許多多余的權限給我們,讓我們好好看看,我感覺很有意義。”

    “下面,請大家戴上頭盔,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知道這個游戲頭盔的(((操cao)cāo)cāo)作流程吧,畢竟我們平時也沒有少用,如果有不會的,請求助同事,下面給你們三分鐘的時間,來戴上頭盔進入游戲。”

    這樣說着的時候,孫浩自己也戴上了游戲頭盔,然後坐在了(身shēn)後的軟靠椅上——只因為這位老科學家的(身shēn)體真的不好。

    趙君離也在一旁戴上了頭盔,引導着所有人開始進入游戲。

    不過這一次,所有人進入的游戲是一個由路遠全新搭建的服務器,也就是說這個服務器裡面只會有鏡海實驗室着一千來號人。

    所以說沒有多人模式單人模式這樣的區别,你在進入之後,所看到的就是自己的(身shēn)體出現在一條列車上。

    目之所及,是一排排的座椅,可以看到自己的同事都坐在列車上系着安全帶,有些人下意識地就想解(身shēn)上的安全帶,但是手(摸Mo)到腰間,卻發現那裡空空如也——是的,這只是vr視覺而已,只是這個視覺太過于((逼bi)bi)真罷了。

    是的,能够容納一千人的列車正在起點站等待出發。

    “大家好,我是明(日ri)公司的總裁趙君離,接下來,就由我來擔任這次明(日ri)列車的車長與導播員,帶領大家來參觀游覽這座天南之城。”

    “它是在太陽熄滅之後的冰雪大地上建立起來的地上城市,由核聚變系統產(熱rè)供能,能够維持一千萬人在該城市中進行工作和生活。”

    “而明(日ri)列車則是圍繞全城的軌道交通系統,可以簡單將其理解為觀光游覽車,接下來我們將環城一周,我將為大家進行實時的解說和播報。”

    趙君離的聲音在每個人的耳邊響了起來。

    與此同時,列車也開始隆隆響起啟動的聲音,車(身shēn)開始緩緩向外移動。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