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來自未來的求救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蘇眉當進入夢鄉的那一瞬間,她就感覺自己站在了一個黑暗的世界之中。

    



    只有一束光自天空墜落,然後將她籠罩在光中。



    這個世界沒有聲音,沒有世界,空空洞洞,然後,蘇眉似乎聽到了滴滴答答的雨聲。

    



    還有落雪的聲音,還有電流的沙沙聲。



    世界變得慢慢熱鬧起來,但是那些聲音都只是很輕微很輕微的噪音。

    



    然後蘇眉才聽到了一個聲音,柔弱又輕微的聲音。



    “幫幫我。”

    



    蘇眉向着聲音望去,看到那個黑發的小女孩,正站在一個高高的山上,白(色)的長裙無風搖曳,正低頭看着她。



    那個小女孩的面目有些模糊,但是蘇眉還是輕易地認出來,這個人就是路瑤。

    



    以及蘇眉也看清楚了,那座山並不是普通的雪山,冰山或者石頭山,而是一座巨大的金屬山。



    金屬山上流淌着許多不同的紋路,那些紋路在閃閃發着光。

    



    蘇眉醒了過來。



    感覺額頭上滿是汗珠。

    



    她在(床chuang)上坐了起來,(摸Mo)了(摸Mo)身邊,想要(摸Mo)到路遠但是(摸Mo)了個空才意識過來,此時的路遠還躺在那邊的(床chuang)上,因為總不能和病人(睡Shui)一張床吧。



    她起身,穿着拖鞋走了過去,走到床前的時候,路遠扭過頭來,也看着蘇眉。

    



    兩個人四目相對。



    “你也夢到了?”蘇眉開口問道。

    



    路遠,靜靜地點了點頭。



    兩個人那一瞬間相對無言。

    



    ……



    ……

    



    白(色)的發光的房間,空曠的客廳,虛幻的牆壁上懸掛着無數各式各樣的鐘擺。



    以及房間中央的兩張環形的月白(色)沙發。

    



    路遠和蘇眉就坐在沙發的這頭,路瑤坐在沙發的那頭。



    “我們又做了那個夢。”路遠說道:“並且越來越清晰。”

    



    “這次我看到了。”路瑤言簡意赅地說道。



    她沒有辦法看到路遠的夢,但是,卻可以看到蘇眉的夢。

    



    “我並不是什麼解夢的爱好者。”路遠說道:“相對于玄學,我更相信科學。”



    “但是,兩個人做這樣有指向(性xing)的夢,這不正常,我想知道關于科學的解釋。”

    



    “科學的,解釋嗎?”路瑤坐在對面的沙發上,表情是一絲不苟的笑容。



    就是這種冷漠疏遠的笑容,讓她和路遠所熟悉的那個女兒始終有着相當的隔閡,畢竟她沒有真正的(身shen)體,只是一段記憶跟着抵達而已。

    



    “是的。”路遠確認道。



    “但是我不想告訴你。”路瑤說道:“你該知道,這並不是什麼愉快的事情。”

    



    “不是愉快的事情?”蘇眉問道。



    路瑤點了點頭:“是的,不是愉快的事情。”

    



    這個來自未來的女孩熟練地賣着官司。



    等待兩個人的放棄,或者說追問。

    



    她沒有太多情緒上的波動,無論路遠和蘇眉做什麼樣的選擇,她都選擇接受,並且不會反問一個字。



    不過這次路瑤這麼說,也就意味着——這件事是能够和他們說的事情。

    



    而不是像之前那樣,提到關鍵問題,就是一口一個禁止事項。



    “這次不是禁止事項?”路遠問道。

    



    “如果你想讓它成為禁止事項的話,我很樂意讓它成為。”路瑤回答道。



    她的聲音平靜,其實很多時候,路瑤並沒有完全把自己看作是路遠的女兒,就像她自己說的那樣,她有那些記憶,但是看着它們就好像是在看别人的書,完全沒有感同身受的感覺。

    



    畢竟,路遠雖然也是一段記憶,但是這段記憶最終是落在了十八歲的路遠身上,他會哭會笑,會感動也會悲傷,更會因為高(強qiang)度工作而勞累。



    但是現在的路瑤,只是交通委的碎片承載着一段記憶罷了。

    



    路遠和蘇眉對方了一眼,兩個人都在對方眼中看到了堅持。



    所以路遠點了點頭:“好的,那麼,我想知道,這究竟是什麼事情。”

    



    路瑤笑了笑:“如果我說。”



    “這是未來的她,正在向過去的你求救,你相信嗎?”

    



    路瑤的聲音有點空靈。



    並且,她說的是未來的她,而不是未來的我。

    



    這之中的措辭差異也很令人在意,畢竟現在的路瑤是一個精致的人工智能,理論上不會出任何的差錯。



    “未來的她?”路遠反問道。

    



    “是的,未來的路瑤,未來的她。”路瑤說道。



    “為什麼不是未來的我?”路遠問道。

    



    “因為,我不是路瑤。”路瑤簡單說道:“我只是路瑤的一段記憶,沒有實體,不會對你們的感情做出進一步的回饋,因為這段記憶所以我親近你和蘇眉,但是,我並不是她。”



    “我只是一段記憶罷了。”

    



    路瑤說的很是繞口,但是路遠聽明白了:“你是說,在現在這個階段,路瑤她在未來還活着?以至于可以向過去發送求救的信號?她是如何發送的?我們為什麼會收到這樣的信號?”



    如今的事情,就有些科幻了。

    



    太科幻了。



    無法理解在未來的人能够向過去的人求救,其實如果說路瑤能够坐着時光機出現在路遠的面前,他還更能接受一點。

    



    不過那樣的話,就會出現可能路瑤過來比路遠年紀還大的情況。



    嗯,今年路遠十八歲,如果看到二十八歲的女兒——這未免,有點太(刺ci)激了。

    



    “如果是對于普通人來說是不可能的。”路瑤回答說道:“但是對于你來說,是可能的。”



    “因為你本身,就是從未來抵達現在的意識。”

    



    “你的存在,交通委的存在,就是個未來的路瑤一個定位的錨,讓她可以向着這個錨發送求救。”



    “等等。”蘇眉打斷了路瑤:“那為什麼是現在,才會收到這份求救?路遠明明已經回到這個時空接近一年了,如果之前能够發送,那麼早就發送了。”

    



    “關于這件事情。”路瑤輕輕(勾gou)起嘴唇,有了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大概是你們達到了某個臨界值。”



    “對于剛剛抵達這個時空的路遠來說,他其實並做不了什麼事情,即使真的未來的路瑤向他求助,也會無能為力,反而會憑空打斷自己原本的計劃。”

    



    “但是現在——你們抵達了這個臨界點,如果我沒有理解錯的話,這個臨界點應該是在明日未臨這個游戲中,外來者第一次進入機械先鋒基地,作為一個時間節點,它證明了你們的很多能力。”



    “好吧。”路遠姑且接受了這一切,看着路瑤:“那麼你說過吧。”

    



    “既然路瑤在未來向我求救,那麼,我應該做什麼,才能够對她有所幫助?”



    



    lw7..。手機版閱讀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