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刷新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紅月。



    黑夜。



    群星。



    雪地。



    路遠駕駛着純黑(色)的末日機甲,站在這片荒涼的雪地之上,看向前方,那裡有着一個黑黝黝尚且冒着奇特熱氣的洞口。



    在昨天討論的最後,他們最終達成的共識就是,先做再說。



    那麼現在,就是做的一部分。



    並且由路遠來進行(操cao)作。



    他深吸一口氣,輕聲道:“我開始了。”



    蘇眉和約翰史密斯在通訊網絡中低聲給他答復。



    路遠笑了笑,然後按動了面前的按鈕。



    他選擇了使用高爆彈頭的**,只看到**先是彈出機甲的發射筒,隨即點火,雪白(色)的蒸汽湍流在**的尾端噴射,並且馬上變成了耀眼的火苗,燃料燃燒所產生的推力,推動火箭躍升然後化作一條筆直的直線。



    這條直線從路遠這邊開始起筆,然後在遠處的洞穴口落下,只見**的火光中,無數碎石紛紛然後堵塞住了洞口。



    路遠常常舒了一口氣。



    “完成,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困難。”



    “接下來,我們只需要等待就够了。”



    ……



    ……



    事實上,當路遠在這個洞口整整等待了六個小時之後,這裡依舊什麼都沒有(發fa)生。



    紅月東升西落,星辰斗轉星移。



    這個世界沒有風,只有一如既往的黑暗包裹大地,以及寂寞的冰雪日復一日地覆蓋在這死寂的大陸。



    “什麼都沒有(發fa)生。”路遠開口說道。



    “嗯。”蘇眉在那邊點頭說道:“你先回來吧。”



    路遠點了點頭。



    他(操cao)縱着末日機甲轉身離開,一步又一步,不過在他即將離開的時候,他回頭,鬼使神差地又看了身後的洞穴一眼。



    他看到,那個剛剛被自己炸毁的洞穴,已經重新敞開在那裡,在視野的勁頭。



    之前那些被炸毁的碎石,全部無影無蹤。



    “等等。”路遠開口說道,然後啟動了背後的推進發射器,直接來到了洞口的近旁。



    在近距離觀察的情況下,路遠看到了之前自己用**炸毁的痕跡,所有的破壞痕跡都可以清晰可見,但是偏偏那些被炸毁的碎石紛紛不知所蹤。



    所以說,原本被封堵的洞口,此時已經再次敞開,這還是說與原先相比,更加的顯眼,因為積雪都被炸開。



    “報告一下情況。”路遠低頭按住耳朵,輕輕說道。



    “什麼情況?”蘇眉問道。



    “碎石。”路遠言簡意赅:“消失了。”



    ……



    ……



    地效飛行器中,三人再次聚首。



    “這不可能!”蘇眉開口說道:“這一點都不科學,你是說,在你回頭可能只有三分鐘的時間裡面,那些碎石消失地無影無蹤?”



    “這不就是刷新嗎?”路遠開口說道:“為了防止玩家覺察到這個世界的不真實,只有在你觀測不到的時候,才會(發fa)生刷新現象。”



    “以至于我扭過頭的三分鐘,沒有再繼續觀察洞口,洞口就出現了刷新碎石的情況。”



    他們兩個人討論的焦點,就在于這是不是一個真實的游戲。



    在此之前,這個世界實在是太過于真實,無論是流血效果,還是疼痛感官,乃至于說各種各樣的物理法則,人物的個(性xing)與思維,都讓路遠和蘇眉找不出一點破綻出來。



    但是現在,這樣的破綻幾乎就是在說明這就是一個游戲。



    路遠和蘇眉現在可能只是游戲中的兩個npc。



    這種黑客帝國的感覺,實在是太不好了。



    “這是用常理無法解釋的事情。”蘇眉說道。



    “但是如果用這是一個游戲來解釋,就能够解釋清楚。”路遠說道:“我們出于某種意外的情況,被困在游戲裡面了,或許,這個游戲就是明日未臨。”



    “先等一等。”約翰史密斯打斷了兩個人的話,“我有點沒太聽懂你們討論的問題。”



    出于某些原因和想法,路遠和蘇眉的這番交談並沒有避開約翰史密斯。



    因為如今約翰史密斯給他倆的感覺已經過于真實了,尤其是現在連路遠和蘇眉都深陷游戲當中,無法判斷這是真實還是虛幻。



    那麼,至少說路遠和蘇眉還是能够互相確定是在現實中存在和認識的人。



    但是約翰史密斯原本只是明日未臨中的角(色),現在卻被路遠他們改變了歷史,將他拯救了過來。



    “其實你沒有必要來聽懂。”路遠看向約翰史密斯:“不過如果你想要聽的話,我可以給你講一個故事。”



    “一個故事?”約翰史密斯有點奇怪。



    “對,一個有些長的故事。”路遠點點頭說道。



    “這個故事從我帶着路瑤在灣區核電站避難所出發開始,到距離我們最近的大海邊結束。”



    “精神恍惚的我,一瞬間感覺自己回到了四十年前。”



    “那個時候,太陽還沒有熄滅,人類依然頑(強qiang)旺盛地活在這個世界,距離太陽熄滅還有五年的時間。”



    路遠說到這裡,停了下來。



    看着約翰史密斯。



    約翰史密斯點了點頭:“繼續。”



    路遠聳了聳肩:“你相信我說的話?”



    “當排除一切不可能之後,那麼僅剩的答案即使再荒謬也可能是真實的。”



    約翰史密斯靜靜說道:“你說吧,我在聽。”



    路遠笑了笑,只能繼續說了下來。



    “我發現自己回到了自己四十年前的(身shen)體裡面,並且還帶着交通委這個便攜式光腦,當時我正在參加我們的高考,對,你沒聽錯,是高考。”



    “然後我就利用交通委考了一個很高的分數。”



    約翰史密斯微笑着聆聽。



    路遠看着他:“你確定要接着聽下去,這個聽起來有點滑稽的故事?”



    “我明明看起來只是一個吹牛大王?”



    約翰史密斯搖搖頭:“我感覺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故事。”



    “是的,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故事。”路遠說道:“我在自己已經徹底放棄希望的時候,發現自己回到了擁有無限可能的四十年前,並且自己還隨身攜帶着交通委,擁有未來四十年裡我們創造出來的所有科技與文化結晶。”



    “當時,我狂妄到認為自己可以改變世界,改變人類終將滅亡的結局。”



    “所以,我選擇做了一個游戲。”



    “游戲的名字,叫做明日未臨。”



    



    lw7..。手機版閱讀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