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驚濤駭浪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看着那遮天蔽日的江水,孔婉玲忍不住放聲大哭道“葉塵,我雖然過去招惹過你幾次,也不用下這麼狠的手吧……哇!我不想死啊!”

    白小萱也是面如土色,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整個人都癱軟在地上,死死地咬着嘴唇,腦海中一片空白。

    其他武者,也都各自奔走哭嚎,滿臉絕望,都以為葉塵狂性大發,要將他們一網打盡

    “葉武聖饒命,葉武聖饒命,小人再也不敢對您不敬了!”

    “我們陸家在港島有千萬家財,願意全部獻上,求武聖饒我一命!”

    “葉塵,你敢殺我,龍家一定不會放過你!”

    “……”

    一片慌亂當中,只有趙雅兒滿臉輕松,還笑着安慰姐姐和父親道“放心裡,葉仙師是不會傷害我們的。”

    趙仁清驚慌道“雖然他內心可能不是故意要傷人,但也有可能是真力消耗過多,無法控制這海量江水,才只能任憑它從高空砸下啊!”

    周圍武者們聽了,也都覺得有道理,畢竟如此龐大的江水,能够操縱到如此,已經相當不容易,葉武聖力竭的可能性極大。

    胡華浩聽了這話,眼中有寒芒一閃,他畢竟也是聖域,還是有自信在這恐怖的江水中保住性命的。若是在葉塵最為虛弱的時候,突然暴起偷襲,也不是沒有殺掉他的可能性!

    而此時,就在那些武者們驚駭的目光中,整條滄瀾江的水,已經狠狠地當空壓下!

    “轟——!”

    巨大的重量,甚至令大地都震顫了起來,但那些武者閉眼抱頭半晌,卻是沒感覺到任何痛處。

    “什麼——!”

    趙仁清張開雙眼一看,忍不住大驚之色,原來那江水雖然落回到河道當中,卻並沒有吞沒這些武者,而是在每人身側一米的位置,就停止不前,再不存進。

    遠遠看去,就仿佛水中多了數百個氣泡一樣,而他們這群人則被保護在氣泡當中,安然無恙。

    “哇,好神奇呀,葉仙師果然最厲害了。”

    趙雅兒歡呼雀躍,所有人中,也就只有她從頭到尾,未曾害怕過。

    而其他武者,心中卻已經翻起了滔天巨浪如此精妙細致的控水能力,甚至比生生抬起整條江水還要可怕!這個葉塵,到底是人還是神仙

    胡華浩剛剛心中的那點小算盤,此時已經徹底湮滅無蹤,心中暗暗下定決心道“回去之後,一定要嚴格約束家族眾人,再不可踏入華東區半步,更不能招惹這個叫葉塵的恐怖存在!”

    直到所有人都浮出水面後,葉塵才緩緩地落在水面上,這一刻,眾人盡皆俯首低頭,向這位無上強者表達敬意。

    葉塵落在水面上,卻是並沒有理會他們,只是淡淡開口道“狂狼。”

    之前

    縱橫華夏,張狂無比的狂狼,此時卻是一個激靈,再也不敢狂了,走到葉塵面前,乖巧的仿佛小學生一樣,先鞠了一躬,才應聲道“葉仙師。”

    葉塵也沒有為難他,淡淡道“念在仇凌雲也算是一代宗師,允許你帶他的屍體回去安葬。”

    他這樣說着,手指輕抬,一道水花便將仇凌雲的屍體帶了上來。這位曾經叱咤風雲的武聖,如今雙目緊閉,嘴角帶着若有若無的笑意,看上去甚是安詳。

    見到恩師此等模樣,狂狼眼中露出一絲欣慰,換換鞠躬道“多謝葉仙師。”

    葉塵饒有興趣地看着狂狼,淡淡道“我殺了你的師父,你難道不想復仇嗎”

    狂狼一個哆嗦,再次鞠了一躬道“您武道通神,我想要為恩師復仇,無異于以卵擊石,能够得到您的允許,可以帶着他的遺體回到雪山安葬,已經是感激萬分。”

    見到對方這樣說,葉塵也失去了繼續出手的欲望,淡淡地揮了揮手道“去吧。”

    狂狼再次躬身施禮,抱起仇凌雲的身體,灰溜溜地踏水離去。這師徒二人來時氣勢洶洶,威震天下,走時卻是一個喪命,一個低頭,好不狼狽。

    望着狂狼的背影,葉塵心中也生出些許感慨來……

    仇凌雲很強,是他重生以來,遇到的最強敵手。若非修成了海皇琉璃體,恐怕要底牌盡出,才能將其戰勝。

    但他道體一成後,仇凌雲就完全不是對手了,最後那一手掀起整個滄瀾江的江水,看似聲勢浩大,如同禁咒一般,實際上就只是海皇琉璃體附帶的神通而已。

    驚濤駭浪,此等神通由鎮海仙宮宮主親自施展,甚至將一個星球化作一片汪洋,今日葉塵施展的,只不過是這神通的最基礎版本罷了。

    等到自己修出元神,甚至凝練金丹之時,甚至可以控制整個七海,到時候所謂的滅世之力,也不過就是一個抬手的事情。

    看着狂狼離去的背影,眾人目光淒然,心中生出時代更替的悲涼之意。連這位雙掌倚天的傳奇武聖,不是葉塵的對手,那今日之後,華夏武道界還有誰能够與之抗衡

    大家的腦海中,不由自主地閃過兩個字

    劍神。

    當年的仇凌雲雖然強橫,但卻是被蕭義絕空手擊敗,那令人威風喪膽的昊天劍,根本就未曾出鞘。

    但蕭義絕在後來,與島國劍豪伊籐武藏打得兩敗俱傷後,已經閉關數十年未曾現身,誰知道他此時能有幾分力氣搞不好傷重死掉了都不一定!

    葉塵收起目光,一身令人驚艷的俊美容顏,慢慢變回到之前普通的樣子,但此時,再也

    沒有人敢小看這個看似平凡無奇的青年。

    他無視任何人,只是對着趙雅兒微微眨了眨眼,就

    騰空而起,消失在缥缈的霧氣當中。

    “葉仙師好帥!”

    趙雅兒此時高興的跳起來,滿臉都是尊敬崇拜之色,而其他的武者,也都用羨艷地看着趙家父女三人。

    單單憑借他們認識葉仙師這層關系,整個華東區甚至華夏,就沒有人敢再招惹他們。

    韓青山和王铎師徒,躲得遠遠的,心中長出一口氣幸好自己沒有落井下石,為難八卦武館,否則此時葉仙師清算起來,哪裡還有命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