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處理二五仔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都市最強仙帝最新章節!    “董事長,寧波集團老總親自打電話來,想要與我們共同開蒼穹四期小區。他們願意先行出資墊付,我們只要掛着名字,到時候份額以二八分成。他們二,我們八……”

    “董事長,宏海燕京首富許老師,正在會客廳等您,從早晨6點就來,已經等了兩小時了……”

    “董事長,史易進史老今晚想要宴請您,陪同的還有*的賈家與薛家的兩位老爺子……”

    “董事長……”

    蔡經理此時已經徹底麻木了。

    寧波集團,那是燕京排名前十的大公司,老總正是燕京柳家家主。此時卻願意與蒼穹合作,而且他們墊資,才拿兩成分成,這是擺明了就是送錢給蒼穹啊!

    至于許老實,燕京首富,卻大清早跑來,眼巴巴等着秦紅霜接見。

    至于史易進史老,那更了不得,是退休的上一屆燕京首富,曾經執掌燕京商圈,現在門生故舊也遍布*。卻要正式宴請秦紅霜……

    “這到底生了什麼事?我一定瘋了!”

    蔡經理呆若木雞地坐在那,一言不發,宛如石雕般。

    “我知道了。”

    秦紅霜微微額,淡定從容,繼續開會。

    好不容易,等會議結束後,眾多高官們立刻起身,鞠躬行禮,恭送秦紅霜與秦書瑤離開。等兩位大小美女離去數分鐘後,他們才緩緩直起身來。

    “呼,董事長終于走了。”

    “老洪,你不知道,剛才董事長在,我心髒都快跳出來。”

    “董事長現在的威嚴越來越重,不過也好,咱們蒼穹有太子爺做靠山,這偌大的燕京,誰敢與我蒼穹為敵?”

    大家長舒一口氣,互相說着。

    只有蔡經理還滿心疑惑的問道:“諸位,到底出什麼事了,難道秦董真的是傳說燕京秦家的人?”

    “嘿嘿,秦董是不是王家人,我們不知道。但是她兒子,那可是驚天動地的大人物。老蔡啊,你昨晚沒去明月山的秦家山莊,錯過了一場好戲啊。”

    鄒董事搖頭道。

    啊?她兒子?”

    蔡經理目瞪口呆道:“就那個一副懶散纨绔樣子的小毛孩,能有什麼來頭?撐死了,讓他去賺錢,賺個幾千萬。如果沒有家族,估計混得還不如普通一本生好。”

    “呵呵。”

    鄒董事冷笑一聲。

    孫主管更是搖頭長歎道:“老蔡啊,你是有眼不識泰山。咱們那位太子爺,真人不露相,一露相震天動地啊,來來來,我給你說說昨晚的事……”

    當蔡經理聽完明月山上生的事情,整個人已傻掉了。

    “當世神話?一招秒元嬰?秦斯龍下跪?”

    他此時終于知道,大家為什麼對秦紅霜如此敬畏了。

    有這樣一位,以一當萬,動辄殺人滅族的絕世強者兒子。蒼穹簡直比泰山還要穩固,什麼靠山能過一位當世神話?

    至于秦家……蔡經理只覺得自己仿佛被冰封住一樣,因為他正是秦家派來蒼穹集團臥底,試圖讓秦紅霜欺負的那個二五仔!

    “如今秦老被逼得向葉塵下跪,他為了請求原諒一定會供出我來,不行,得快點走,立刻離開蒼穹集團……不,離開燕京!”

    然而就在他這念頭剛剛升起的時候,一個威嚴深重的年人就從電梯走了出來。看到他的剎那,蔡經理就忍不住雙腿一軟,跪倒在地上。

    正因為他是秦家派來的臥底,蔡更清楚這位與秦家鬧翻,卻仍舊在燕京呼風喚雨的龍騰首長,秦霜!

    秦霜看到蔡經理跪在地上,甚至都不用再詢問,就直接走過來沉聲道:“蔡盛行,你涉嫌侵害國家利益,現在被捕了,宣判三年有期徒刑並且沒收全部財產!”

    “我……”

    蔡盛行開了兩次口,卻終于頹然癱軟在地上,嘴唇蠕動了幾下,卻沒有能說出話來,只是他的神情,似乎並不完全是絕望。

    秦霜察言觀色,冷笑道:“别想了,如果你覺得你放在*那邊的錢,能保存的下來,那就大錯特錯了。”

    “你一共有三個*,每一個*房子的别墅,都有一個保險箱,裡面存放着一千到三千萬不等,很可惜,這些錢全部都是你從蒼穹集團貪污而來,因此全部返還給蒼穹集團。”

    這一回,蔡盛行徹底癱倒在地上,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就在蒼穹大廈,上演一幕幕光怪陸離之時。

    葉塵已經帶着青川小百合,離開了蕭府。蕭義絕率領徒弟、兒子、管家,一直把葉塵送到山腳,最後在葉塵上車後,還恭敬的一躬身:

    “恭送賢弟。”

    “恭送師叔、二老爺、叔叔……”其他眾也都齊齊跪地。

    一直到葉塵離去許久後,蕭義絕才緩緩直起身來。

    而苗忠仁從地上爬起來,彈了彈灰塵,不解道:

    “師父,他再是當世神話,咱們也用不着這般恭敬般?您也堂堂玄仙,百歲長者,更是*脊梁,卻跟他一個毛頭小子稱兄道弟,太離譜了。”

    “是啊,老爺,他拜您還差不多。”

    蕭福也略帶不滿道。

    “混賬!葉賢弟神威無邊,谪仙降世,其實你們這些小輩能揣測輕辱的?所有人回去,統統罰跪宗祠一天,不許吃飯。”

    蕭義絕聞言,臉色一變,呵斥道。

    其他蒼龍六劍和蕭福等人,嘴唇蠕動一下,終究不敢違背蕭義絕的命令,只能不情不願的應了聲:

    “是。”

    蕭義絕見他們眼底滿是不甘與疑惑。

    于是皺了皺眉頭,屏退了手下,只留下蒼龍七劍與蕭福,帶着他們一路走到半山涼亭處,才背着手道:

    “你們以為,我讓你們罰跪,是錯的?”

    “不敢。”

    苗忠仁等人嘴上這麼答着,但眼底明明寫着,就是錯的。

    “哼。”

    蕭義絕冷哼一聲,雙掌一揮,一顆熠熠生輝的金丹,便出現在眼前,光彩奪目,讓他們不敢直視。

    “金丹?師父您凝聚金丹了?”

    其他蒼龍六劍齊齊露出狂喜之色,跪拜道:“恭喜恩師賀喜恩師,您凝成金丹,我們*再不必怕什麼七大玄門!”

    然而就在此時,蕭遙卻道:“不是父親自己凝結的,而是葉仙師,不,二叔替他老人家凝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