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 不屑解釋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都市最強仙帝最新章節!    第609章 不屑解釋

    “簡直是胡鬧,在場任何一位長老、高層,甚至年輕一輩俊傑,誰不比這位葉丹師更強?王公子恐怕不知道,葉丹師連煉個上品靈丹都勉強。”

    郝長老也開口冷哼。

    郝長老在長老院地位極高,排名第二,更是郝思的族祖。他與怒焰長老先後話,瞬間就堵死了何九恆的提議。

    而小丹王郝思,除了一開始臉色難堪後,就迅恢復過來,繼續淡定從容。

    他對自己無比自信,哪怕敗,也不是輸給葉塵這種貨色。

    幾位重量級長老都開口言,門主王海鵬也臉色不渝,認為何九恆太過胡鬧了。連唐斷浪聽聞後,都望向何九恆,責怪他怎選出一個煉丹大師來。

    但何九恆卻絲毫不怒,反而玩味看着葉塵:

    “王門主,諸位長老,看來各位,還不清楚這位葉丹師的身份啊。”

    “此言何意?”

    門主等人一愣。

    呂輕舞、祝成和等人,也都詫異,莫非葉塵還有什麼其他身份?只有葉塵依舊淡定以對,絲毫不驚,從容與何九恆對視。

    “這位葉丹師,可不是一般的煉丹大師。他有另外一個名號……叫碧海丹師!”

    何九恆輕輕說着,眼閃過快意之色。而白小萱雖然神情不變,心頭卻也暗喜。

    她不知道在場的眾人能不能制住葉塵,但至少惡心他一下也是好的。

    “喜歡扮豬吃老虎是吧,今天就當眾把你揭穿掉!”

    何九恆的話一開口,大部分人都面帶疑惑,不解這個名字何意。

    “碧海丹師是誰?”

    “沒聽說過啊,不過既然何二公子都這麼說了,應該很厲害吧。”

    但有些消息靈通的人,卻臉色一變,似想到了什麼,尤其是祝成和,他本就是雲游丹師,最為清楚。猛地抬頭,目光驚疑不定的望來。

    “碧海丹師,丹道無雙,術法無敵。號稱華夏丹道第一的大宗師。這樣的人物,煉一個區區的上品靈丹,應該輕而易舉吧。”

    何九恆面帶微笑,但看着葉塵的眸光,卻無比陰冷。

    “華夏丹道第一!”

    這六個字一出,幾乎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這句話,顯然是沒把神丹門放在眼,便是丹王本人,恐怕都未必有這麼大的口氣。

    “好一個華夏丹道第一,好一個無雙大宗師。”

    怒焰長老冷笑,眼竟燃起黑白二色火焰。

    “沒想到我神丹門,竟然出了這樣絕世大宗師,我等是應該高興呢?還是歡呼雀躍呢?”

    郝長老也在陰陽怪氣。

    這時,哪怕再愚蠢的人,也聽出。

    何九恆根本不是幫葉塵,而是把他架在火上烤。這就像一個平平無奇的人,突然宣稱自己是天下第一般,自然會成為眾矢之的。第一的名頭有多重?豈是凡人可以承擔?

    “葉丹師,對二公子所言,你有何話說?”

    王海鵬高坐殿上,面色平淡,無喜無悲道。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匯聚在葉塵身上,等待他的回答。此時,葉塵若是聰明人。無論是不是碧海丹師,也得立刻反駁,決不能承認身份,更不能承認丹道第一的虛名。

    “不錯,如果沒别人,那我就是是你們說的碧海丹師,盡管我不太喜歡這個名號,太俗氣了。”

    葉塵聳了聳肩,很隨便道:“至于什麼華夏丹道第一嘛……也沒說錯,若以丹術來算,整個地球上,應該是我煉丹更強了。”

    其實按照以葉塵之敏銳,怎麼會察覺不到何九恆在誣陷?他從來都沒有過華夏丹道第一的虛名,也根部不需要承受此虛名帶來的壓力。

    但他卻根本就不屑反駁,堂堂仙帝如何行事,還用得着向這群蝼蟻解釋?

    而且葉塵也只是實話實說而已,但他卻不知道,自己所言,是何等石破天驚。

    “哼!”

    怒焰宗師直接怒哼出來。

    郝長老更是拂袖訓斥:“豎子狂妄!”

    至于其他長老,或臉色不悅,或失望搖頭,或面現怒容。許多神丹門年輕一輩,都紛紛怒喝,直言葉塵不知天高地厚。

    這種名號,若傳出去,足以讓整個神丹門都萬劫不復。不少對葉塵很有好感的年輕一輩,如張瀚等,也心下失望。

    郝思更搖頭,眼露輕蔑。他從頭到尾,都沒把葉塵當做自己的對手。

    “太不智了。”

    呂輕舞也秀眉輕皺。

    原先,呂輕舞還以為,葉塵是連晉九品,所以一時被沖昏頭腦。現在看來,何止沖昏啊,簡直失了理智。這種話豈能隨便亂說?

    “王門主,你們神丹門弟子,看來很有個性啊。”

    唐斷浪輕笑出聲,他一雙星眸注視葉塵,如芒如劍,但葉塵含笑以對,毫不在意。

    “此事,是王某管教不嚴,讓貴客見笑了。”王門主臉色也有些難看,他轉頭盯着葉塵,面色不渝道:

    “葉丹師,或碧海丹師。我不管你什麼來頭,又抱着何種心思。我神丹門收弟子,歷來要求對盟內忠誠。像你這種,心懷鬼胎,狂妄自大、居心叵測者,恕我神丹門沒法接受。”

    說着,王海鵬輕喝:

    “執法長老何在?將此子逐出神丹門,廢辍一切品級,收回所傳丹術。並傳告天下各大丹道宗派、世家、盟會。願諸多同道,永不錄用。”

    王海鵬身為門主,字字如鐵,金口律令。

    執掌刑律的怒焰宗師,更踏步而出,轟然應命。

    王海鵬每說出一個詞,周圍人臉色就白一分,到最後,許多年輕一輩弟子,都靜若寒蟬。用無比同情、憐惜的目光,望向葉塵。

    逐出神丹門,收回丹術,廢辍品級,再加上傳道各宗。這用地球話翻譯過來,就是業內徹底封殺。以後葉塵連做煉丹師的資格都沒有,沒有一個雇主,敢雇傭葉塵,否則就是和整個煉丹界無數丹師為敵。

    “太慘了。”

    有人搖頭。

    “活該,誰叫他狂妄無知,敢在門主和貴客面前放話。華夏第一,這是一個煉丹大師能說的出口的?若各大宗門的同道相信了,恐怕第二天就聯手殺上我神丹市,要分個高低了。”

    另一人冷笑。

    同情葉塵的,只是少部分人。大部分人,則幸災樂禍。葉塵連晉九品,風頭出盡,早就受人嫉妒,此時自然有很多人落井下石。

    連呂輕舞,都心輕歎,知道門主令下,無可挽回。

    “葉丹師,請吧。”

    怒焰長老上前,面色如鐵,身上帶着層層威壓,如怒焰閃耀。這位青蘿市控火第一的宗師,不僅丹道驚人,更是一位金丹後期的高手,實力強悍。

    “完了。”

    張瀚搖頭。

    怒焰長老親自出手,已經無法挽回。

    郝思更轉過頭去,根本不再關注,在他眼裡,葉塵已經是死人,至少在煉丹之道上,再無一絲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