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約戰神丹門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都市最強仙帝最新章節!    第610章 約戰神丹門

    郝思更轉過頭去,根本不再關注,在他眼裡,葉塵已經是死人,至少在煉丹之道上,再無一絲前程。

    何九恆更眼睛瞇着,全是幸災樂禍的笑意。他對葉塵當面拒絕一事,始終耿耿于懷,這次借神丹門之手,直接鏟掉葉塵,讓何九恆無比得意。

    只有白小萱眉頭微皺。

    在場所有人當,沒有人比她更了解葉塵的實力,這家伙當年橫擊玄仙,此時又丹道無雙,並且一次次超出自己的想象,他到底還有多少底牌,白小萱實在無法知曉。

    但在諸多神丹門長老的逼迫下,白小萱也想不出,葉塵有什麼反抗手段。

    就在怒焰長老,踏入葉塵十丈內時,葉塵卻忽地笑出聲來。

    他抬頭直視王海鵬,平靜道:“王盟主,我此來,其實就是向你辭行,准備脫離神丹門的。”

    王海鵬面色冷峻,郝長老更冷笑:“現在想服軟,留在神丹門已經晚了,忘記你剛才的狂妄言語了?”

    “服軟?”

    葉塵微微搖頭失笑道:“你會錯意了,神丹門在我眼,只是螞蟻一般。若非我不想搶取,早就踏平神丹門,將你們全部打服了。”

    緊接着,葉塵不管長老們臉上的怒容,和眾多弟子的怒喝,繼續道:

    “我走之前,本來是想和王盟主做筆交易,給神丹門一場造化。但現在,我改主意了。不想就這樣輕易放過你們神丹門。”

    “你想做什麼?”王海鵬面沉如水。

    “我和你們神丹門,比斗丹術!”

    “勝者生,敗者死!”

    葉塵一字一句說出。如驚雷落地,震撼全場。

    一時間,整個大殿都一片死寂,所有人都面現駭色。

    “斗丹?”

    大殿內先是一靜,然後迅速有人驚呼出來。

    斗丹就像斗法一樣,是煉丹界,各大丹宗,諸多丹師之間,互相解決恩怨,了解仇恨的最簡單直白的方式。修仙者,以力量強者為尊。煉丹師,同樣以丹道為雄。

    誰丹術高明,誰就是勝利者,沒有其他解釋。

    但眾人驚疑的是,葉塵挑戰的,不是某個人,而是整個神丹門。這代表,包括郝思,各大長老,盟主,甚至傳說那位丹王,都有資格出手。而且這是生死賭約,一旦神丹門獲勝。葉塵的生死,就掌握在神丹門手。

    “你瘋了?”

    呂輕舞差點脫口而出。她望着葉塵的目光,如看着失心瘋的病人。

    郝長老更是搖頭嗤笑:“葉丹師,我小瞧你膽量了。數千年以來,你是第一個,敢以個人身份,向我神丹門挑戰的人,就憑這份氣度,我也要敬你一分。”

    “不知死活!”

    辰焰宗師,直接怒斥,伸出手掌,黑白雙色丹火在其掌上纏繞,就要一掌將這個狂妄之徒擒拿下。其他年輕一輩,都紛紛搖頭,以為葉塵方寸大失,已經在胡言亂語。

    “唉,給你們活命的機會你們不要,那就死吧。”

    葉塵微微搖頭,似乎是准備出手。

    不過這時,唐斷浪忽然開口:“膽量不錯,好久沒遇見如此膽色過人的修士,王盟主,我看你不妨答應他。正好借此機會,展現一下神丹門的實力。我唐家可做見證人。”

    唐斷浪此言一出,怒焰長老頓時手僵在半空。王海鵬也眉頭微皺。

    若其他人說此話,王海鵬根本理都不理,包括何九恆、白小萱等人,都不在王海鵬眼。但唐斷浪不同。御龍唐家,那是真正的一流世家,有不止一位真君坐鎮。

    除非丹王真成了仙丹師,否則神丹門在唐家面前,根本不堪一擊。唐斷浪作為唐家年輕一代最傑出子弟之一,未來極有可能繼承唐家家主之位,這樣的重量級人物所言,不能不斟酌。

    正在王海鵬遲疑時,何九恆也開口:“不錯,王盟主。正好讓這碧海丹師,和郝丹師比斗一場。若郝丹師真表現出極高水准,白仙子的委托也可以放心交給郝丹師。”

    白小萱同樣微微點頭,在她看來,在這裡動手的話,吃虧的搞不好是自己這群人。

    “盟主,答應吧,我神丹門豈會害怕一個區區華夏小子?”郝長老叫道。

    “我願出戰。”郝思更踏前一步,傲然抬頭。

    有了這些人的支持,王海鵬總算下定決心。他輕摸扶手,目光如劍:“葉丹師,既然你提出斗丹之約,我神丹門不便拒絕,就由郝丹師,代替神丹門進行這一場賭斗……”

    “我話還沒說完。”葉塵忽地插嘴打斷:

    “我可以給你們神丹門五次機會,賭斗的考題,都由你們來出,只要你們能贏一局,就算我輸。而且哪怕我勝了之後,也不需要你們生死,只要你們答應一件事就行。”

    “好好好!”

    就算是王海鵬,堂堂神丹門盟主,頂級煉丹宗師,匹敵巅峰金丹高手。聽了葉塵的話,也差點沒氣的拍案而起。其他丹師,更是眼都噴出火來。

    這話說出口,就代表葉塵根本就沒看得起他們啊!

    “既然葉丹師要求,我神丹門自然接受,第一局斗丹,就在三天之後吧!”

    說完,王海鵬一拂衣袖,怒然而去。

    而葉塵,在滿堂修士的注視下,同樣優哉游哉的,向着門外行去。只留下一個背影,給眾多神丹門長老、弟子。

    ……

    神丹門即將與出自華夏的碧海丹師,進行斗丹。

    這個消息,瞬間傳遍整個神丹門,然後向四周擴散。不過半日,整個神丹市都全部知道了,一時間,群情嘩然。

    “這個碧海丹師是誰?完全沒聽說過啊?”

    “據說是華夏的一位新晉宗師,號稱丹道無雙。曾經連敗過神丹門真傳宗師,但是真是假,誰都不知道。”

    “空穴來風,未必無奇。不過他哪怕再強,又怎是小丹王郝思對手。聽說郝思,最近已經晉級宗師了。”

    近日來,整個神丹市,大街小巷,數萬人,都在談論這場斗丹。

    葉塵的老底,很快就被掀了出來。他化名碧海丹師,一路行走各大宗門的地盤,與諸多丹道宗師、大師賭斗。雖然青蘿市和神丹市偏遠,但依舊有不少人曾聽聞過。

    頓時,大家對這場斗丹的期待感,直線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