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九轉熊蛇丹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都市最強仙帝最新章節!    而葉塵在石塔頂的一番話,同樣傳出。

    “好大的口氣,年紀輕輕,就敢號稱華夏丹道第一。便是丹王出關,也不敢如此狂妄。”

    “確實,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罷了。”

    “自取滅亡。”

    “……”

    得知那番話後,原先對葉塵還有些好感的人,瞬間就形象大敗。越有實力的人,越應該謙虛才對。如此狂妄,實在不像一位絕世大宗師。

    于是,在諸多神丹市的人看來,葉塵幾乎必敗,注定淪為笑柄。

    許多大大小小的盤口,更是開出驚天比例。壓葉塵贏一局的,一比一千。一塊靈石,可以翻一千倍。而壓五局全勝的,則一比十萬倍,可惜依舊無人壓。

    這三日。

    葉塵就端坐在鑒藥院的那個小屋,哪也不去。神丹門的人,也不怕他逃跑,畢竟整個石塔,布下了天君的法陣。除非葉塵是天君,否則絕不可能能逃脫。

    當天晚上,玲玲就紅腫眼睛上門。

    “塵哥哥,你真的答應和小丹王賭斗了?”

    “當然。”

    葉塵笑着應答:“怎麼,玲玲,誰惹你不高興了?是不是你那些同伴?”

    “嗯。”

    小女孩玲玲低着頭,捏着衣角,淚眼旺旺:“她們都說塵哥哥一定敗,絕不是小丹王對手。還說塵哥哥要死了,神丹門不會放過塵哥哥……”

    “你放心吧,就等着看塵哥哥怎麼吊打那什麼小丹王。”

    葉塵輕笑着着小丫頭的頭發安慰。

    小女孩最終點了點小腦袋,小手抹去淚水,說要在三天後,去給葉塵加油。可惜,第二天,匆匆趕來的灰袍老人,就將玲玲,強行從葉塵身邊帶走。

    對此,葉塵也不介意。

    畢竟此時,無人看好他,都認為葉塵必輸。身為玲玲的爺爺,灰袍老人怎敢把玲玲繼續放在他身邊,和他這個神丹門公敵為伴呢?

    玲玲走之前,哭成淚人,拼命掙扎。最後還是葉塵答應,獲勝後一定去找她,才讓玲玲稍稍平靜下來。

    “小兄弟,你好自為之。”

    灰袍老者走之前,深深望了葉塵一眼,長歎一聲。

    之後的一天,再無人登門。原先不時來招攬葉塵的各大丹道世家、商會,更是影子都沒有看見。

    葉塵只收到一份傳書,不知何人。上面記錄了郝思所精通的各種丹術,以及所有詳細情報。在葉塵看一眼之後,就自動銷毁了。

    望着上面娟秀清麗的字跡,葉塵腦海,忽的冒出了呂輕舞的身影,但只是一閃即逝。

    三日轉瞬即過,賭斗第一局,終于要開始了!

    那一日,神丹市萬人空巷。

    無數人端坐在茶館、酒樓、道館。一道道天幕拉開,現出賭斗會場的景象。這次斗丹,由神丹門七位長老聯手,于萬丈高空,開辟出一個巨大的雲台,方圓十裡,並且布下諸多法陣,防止雷劫和外來干擾。

    同樣的,神丹門選出了十位評委,其五位來自神丹門,包括森羅丹師、怒焰長老等人。另外五位,則邀請各種世家大族的傑出後輩。

    “雷狼何家二少爺何九恆。”

    “青蘿呂家大小姐呂輕沐。”

    “移花宮高徒白小萱仙子。”

    “……”

    每一個,都是邊界這幾省年輕一輩,最頂尖人物。尤其是唐斷浪登場,更是讓無數人肅然震怖。越是大宗派豪門,越不敢小視唐家的存在。作為一流名門世家,唐家的影響力,遠遠超出青蘿市,在整個上古宗門,都舉足輕重。

    “聽說,當日丹元殿內,就是斷浪公子,一力贊同,才有了這次賭斗。”

    “呵呵,小丹王必勝。那可是我們神丹市百年以來最頂尖天才,更被丹王收入門下。豈是區區什麼碧海丹師可比?”

    “未必,那碧海丹師搏得偌大威名,連敗宗師,可見丹術不可小觑。”

    眾人議論紛紛,不過還是支持郝思的人占據絕大多數。

    而灰袍老人也,帶着玲玲,兩人到了賽場。

    “爺爺,你說葉塵哥哥能贏嗎?”

    玲玲小手緊張的,攥成小拳頭。

    “難難難……”

    灰袍老人,連吐出三個難字,最後深深搖頭。每說一個字,就讓玲玲小臉坍塌一分,到最後,給予垂淚。

    而張瀚,祝成和等神丹門弟子,也都坐在場內,靜靜等待這場賭斗開始。

    “當日考核時,沒看出,這位葉丹師,有如此魄力雄心啊。”張瀚笑道。

    “什麼魄力,失了智罷了。”

    呂輕舞冷哼,咬牙切齒,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味,心卻在擔憂對方,到底有沒有把自己送去的資料仔細看過。

    很快,斗丹者入場,比斗要正是開始了。

    郝思凌空飛入雲台上時,引起無數修士的歡呼聲。尤其是眾多女修,看着俊美冷傲,盛氣凌人的郝思,簡直一雙美眸都要飛出來。

    天生貴胄、煉藥世家、天賦驚人、拜師丹王……郝思幾乎是靈氣復蘇以來,整個神丹市,風頭最勁的人物。相比之下,葉塵雖然同樣相貌不錯,但卻幾乎無人喝彩。

    “塵哥哥加油。”

    只有玲玲大聲叫着。

    葉塵揮了揮手,轉過頭來。就見到,郝思與他並肩而立,望都未看葉塵一眼。作為主持者的森羅丹師,手持玉冊,宣布比斗方式:

    “此次賭斗,為本次斗丹第一局。要求煉制下品寶丹九轉熊蛇丹一枚。限時一日,不限制任何丹爐、丹術、輔藥等物。”

    “勝者生,敗者死!”

    當森羅丹師此言一出,整個神丹市都為之一靜。許多丹師,都倒吸出一口涼氣來。不少煉丹大師,都臉色難看。

    “竟然是九轉熊蛇丹?這題難度太高了吧。”

    “估計是小丹王強烈要求的,若不是這種奇丹,怎能體現的出小丹王的實力?”

    “那碧海丹師葉北玄,要糟了!”

    許多丹師,本來對葉塵就不看好,此時,更是徹底絕望。

    祝成和等人也盡皆搖頭。呂輕舞更是秀眉緊皺,幾如鐵索。

    “爺爺,九轉熊蛇丹是什麼?”玲玲疑惑。

    “這是一枚奇丹。”灰袍老人臉色難堪到極點,緩緩開口道:

    “所謂奇丹,就是非常罕見、偏門、難練的丹藥。不僅藥材難尋、煉丹的條件很苛刻、丹方同樣晦澀難練。雖是上品,但若論煉制難度,不比仙丹差多少。一般,只有頂級煉丹宗師,才有把握,煉成九轉熊蛇丹。這種丹藥,效力也驚人,據說足以活死人肉白骨,哪怕是重傷修士,也可以迅速恢復傷勢,無比珍貴。”

    “據說這丹藥的丹方郝家就有所收藏,小丹王提出如此比斗,顯然是下了必殺之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