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玲珑血玉蘭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龍塵一愣,這參加瑤池盛會,竟然除了報名之外,還需要經過考核過關?

    但是看到其他弟子,都是一臉淡然的模樣,好像早就知道這瑤池盛會的規則一般。

    “每一次的瑤池盛會,規則都是不同的,這是為了防止有人作弊,提前公布內容。

    這一次考核的標准也並不困難,在場的繁花遍地,每人可以采集一朵你認識的花。

    只要能說出花的名字、來歷,就算過關,不過提醒大家,一朵花,只有一次機會,也就是說,同一種花朵,只能保一個人過關,第二個人拿同一朵鮮花過來,算做無效。”那天木神宮弟子開口道。

    當聽到那天木神宮弟子的話,幾乎所有人臉色都變了,在場的強者有幾十萬之眾,就算這裡的花朵有幾十萬種,可是又有誰能都認識?

    “胡鬧,這分明就是胡鬧,我們修行者,以武力見高低,怎麼用辨識花草來論英雄?如果是那樣的話,習武還有什麼用,大家不如都去讀書算了。”一個滿臉胡子的大漢第一個站出來怒吼道。

    很顯然那是一個粗人,估計什麼花也不認識,故而大吼大叫,隨着他的大叫,也有不少人跟着附和:

    “說得沒錯,這不公平,辨識花草,這太可笑了,你怎麼不讓我們去穿針引線,燒火做飯呢?”

    在場的強者,都忙于修煉,誰有工夫去侍弄花草?這根本就是故意難為人。

    “瑤池盛會,並不是一場比武大會,更不是靠武力争雄的戰場。

    歷屆瑤池盛會開啟,考核關卡無不叛道離經、稀奇古怪,被為難的,又不止你們這一批。

    所以抱怨是沒有任何意義的,有那個時間,還不如去尋找自己認識的花朵,我宣布考核——開始。”那弟子沒有理會眾人的抱怨和嘲諷,直接宣布開始。

    “呼啦”

    隨着那弟子的話音落下,頓時有無數強者飛奔而出,直奔草原飛奔而去,有的甚至飛奔懸崖之上,找尋自己熟知的花朵。

    “我找到了,這雨林草,常年生在陰暗處,只有下雨之時,才會從泥土中鑽出,陽光出現,它就會縮回地下。”一個女子第一個飛奔而來,將一根小草交給那弟子。

    “沒錯,恭喜你過關。”天木神宮弟子點點頭,微笑着表示恭喜。

    “你不是說花才算麼?怎麼草也可以?”一個強者怒道。

    那天木神宮的弟子,不緊不慢地道:“這雨林草也開花,只不過現在還沒有到它開花的季節而已。”

    龍塵有些無法理解,這麼盛大的瑤池盛會,感覺過關就像兒戲一樣,完全沒明白,天木神宮到底是什麼意思。

    看着一群天驕們,如同羊群一般散開,四處尋找花草,這感覺太古怪了。

    “小雲,我去幫你找一株别人都不認識的花吧。”龍塵拉着小雲向遠處走去。

    “人家才不需要,我跟夢琪姐姐算一個人的,嘻嘻。”小雲嘻嘻笑道。

    龍塵這才恍然大悟,小雲是夢琪的寵物,可以被收入靈魂空間,兩個人確實算一個人。

    “夢琪她們在干什麼呢,怎麼到現在還沒看到她們?”龍塵問道。

    “夢琪姐姐和楚瑤姐姐,還有婉兒姐姐就在裡面等着我們呢,一會兒我們就能見面啦。

    夢琪姐姐說,天木神宮的主人,有三個名額可以直接過第一關,不需要考核的。

    本來我邀請如煙姐姐一起來找你的,她卻說她煩你,不想看到你,所以就沒來。”小雲心直口快地道。

    龍塵直翻白眼,這個柳如煙可是真記仇啊,到現在還記恨着當初被捉之辱呢。

    龍塵向周圍看了看,很快他就看到了一朵長在懸崖邊上的小花。

    龍塵小心翼翼地將它連根莖上的泥巴一起挖了下來,花朵連莖帶花,只有拳頭大小。

    生着七片葉子,瑩潤欲滴,上面生着一朵小花,花開九瓣,殷紅如血,上面掛着的露珠,也是血紅色的,看起來充滿了淒美的味道。

    “想不到竟然會看到這種花。”龍塵捧着這朵小花,不禁有些驚異,仔細打量了一下花葉,確認確實是它。

    身為煉丹師,對于花草的辨識,沒有人比他們更加精通這個了,所以這種考核,對别人來說或許難如登天,但是對龍塵來說,最簡單不過。

    龍塵也不着急,看着那些人一窩蜂地湧向前方,有些幸運兒,一下子就通過了。

    但是有些人就倒霉了,他們認識的花草,别人也認識,而且人家比他們速度快,他們只能重新去找新的花朵。

    也有一些人,懷着瞎蒙的態度,結果一個個碰壁而歸,天木神宮的弟子都是木修者,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一個時辰過去了,只有數千弟子通過,當然這難不倒帝心、沈璧君、王山等天驕,就算他們不認識,也會有人獻殷勤,為他們尋找花草,所以他們都過去了。

    過去之後,他們並沒有離開,而是站在長廊之內,靜靜地看着周圍的風景,當然,或許也有可能是想欣賞别人着急上火的模樣。

    “他\/媽\/的,這是哪個傻|逼出的考題,腦子特麼有病吧,讓我們一群修行者辨識花草,他怎麼不去吃屎?”一個連續失敗數次的弟子,眼見越來越多的花草被辨識出來,不禁怒吼。

    因為一開始最為簡單,如今數千弟子過去了,說明有數千種花草不可以再用了,剩下的花草越來越冷門,他們都是一介武夫,能認識兩棵樹就不錯了,這分明就是難為人。

    “噗”

    那人剛剛罵完,大地之上出現了一根木刺,將那人洞穿,狂暴的力量,將那人一瞬間滅殺,嚇了眾人一跳。

    只見一個天木神宮的弟子冷喝道:“敢侮辱宮主大人,分明就是找死。

    我天木神宮身為瑤池盛會的守護者,每一次盛會的考核標准,都是按照歷法推算,得出的結果,由宮主大人親自發布命令。

    作為一名修士,就應該知道,天道循環,氣運流轉,有些東西,注定不是你的,你抱怨也無意義,出口傷人,只是愚蠢和下賤的表現。

    想參加瑤池大會,就老老實實參加,不想參加就請離開,但是誰敢亵渎我天木神宮,就别怪我天木神宮辣手無情。”

    很顯然,這個命令是天木神宮宮主大人下的,那個人竟然當着弟子的面,侮辱一派掌門,確實是找死。

    雖然之前,有人抱怨,但是並沒有如此激烈的言辭,這已經是辱罵了,所以這個倒霉蛋兒就稀裡糊塗的把命給丢了。

    隨着那位強者被擊殺,眾人心頭一凜,這裡是天木神宮的地盤,就需要遵守天木神宮的規則,除非是不想參加瑤池盛會了。

    那位強者被擊殺後,也給眾人敲響了警鐘,抱怨歸抱怨,但是要有尺度。

    當人們不再擁擠的時候,實際上這次考驗也接近了尾聲,因為能被認出來的,基本都上被人用了,那些冷門的花草,是很難有人能辨識了。

    龍塵這才帶着小雲緩步向前方走去,讓龍塵意想不到的是,丹仙子也手中捧着一朵鮮花,緩步走來,剛好與龍塵一起。

    “你先來吧。”龍塵故意向邊上讓了一下,讓丹仙子先來。

    “謝謝”

    丹仙子道了一聲謝,這才將手中的花遞了過去:“這花為琉璃牡丹,屬于九階珍藥,花朵蘊含寒冰之氣,乃是煉制冰凌丹的主藥物。

    但是這琉璃牡丹的花、葉、根、莖,顏色都不相同,對應春夏秋冬而變色,四季為一輪回,也被稱為四極琉璃牡丹。”

    “丹仙子不愧是出身丹谷的煉丹天才,如此冷門的珍藥,都能如數家珍,令人佩服。”負責驗收登記的天木神宮女弟子,一臉敬佩地道,趕忙雙手遞給丹仙子一枚通關銘牌。

    那些通關過的弟子們,見丹仙子說得如此詳細,心中都佩服不已,贊美之詞毫不吝啬地表達了出來。

    丹仙子接過通關銘牌,但是並沒有直接進去,而是讓在一旁,看着龍塵手中的花朵道:

    “龍三……現在應該叫龍塵才對。”

    丹仙子一開口,發現稱呼不對,不禁有些傷感。

    “沒關系,你如果習慣,還是叫我龍三好了,這個名字代表着一種特殊的回憶,不管是龍塵也好,龍三也罷,兩個人的心,都是一樣的。”龍塵微微一笑道。

    “謝謝,那我還是叫你龍三吧,這樣我比較習慣,我很好奇你手中的花,我的記憶中,沒有它的存在。”丹仙子指着龍塵手中那小小的花朵道。

    眾人不禁吃了一驚,連丹仙子都分辨不了的花朵,龍塵竟然認識?

    “這個花朵確實有點冷門,它的名字叫做,玲珑血玉蘭,乃是傳說中的存在。”龍塵將花小心翼翼地遞給丹仙子。

    丹仙子趕忙伸出玉手接過,就連那天木神宮的弟子,都在仔細端詳那朵小小的玲珑血玉蘭。

    “哼,别人不認識的花,你隨便杜撰一個名字,别人也不知道,真是够狡猾的。”有人不屑地嘀咕道。

    丹仙子看了那人一眼,搖搖頭道:“你們不了解他,他是從來不屑于撒謊的,而且憑龍塵的煉丹之術,更不需要如此大費周章去糊弄人,有時候,學會尊重人,比隨意去嘲諷人,更加能表現出一個人的修養。”

    那人被丹仙子訓斥,頓時面紅耳赤不吭聲了,他可不敢頂撞丹仙子,否則他有可能被丹仙子的擁護者活活打死。

    龍塵不禁感慨,龍三是當初的龍三,丹仙子又何嘗不是當初的丹仙子?只是造化弄人啊。

    “我給你們講一個關于玲珑血玉蘭的故事吧。”龍塵歎了口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