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耍猴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話說楚天發出雀神刀,稍阻范大師,欲趁機抽身逃跑,不料赤鳄虎神速,身化赤光,即時趕上,須臾間,爪牙將至後背。

    危急之際,楚天頓覺一股奇特力量從體內生起,折轉身去,不知緣由,自信陡升,一掌向赤鳄虎轟去。

    按照以往情形,此舉可謂自找其死,然而,范大師臉上得色收斂,眉頭微微皺起,眼中浮現出一抹疑惑。

    這小子,有這麼快的速度?

    以雙方在速度上面的差距,區區數米距離,頃刻便至,等赤鳄虎命中時,楚天定然來不及轉身。可現在情況剛好反過來,楚天的動作,不知為何,迅捷到不可思議,一剎那,就轉過身去,而赤鳄虎根本沒前進多少。

    赤鳄虎的前爪,異常鋒銳,爪尖更凝聚了類似人類元罡的物質,借着風馳電擎般的來勢,這一下力道可想而知,即便楚天全盛時期,傾力凝聚陰陽陰,且將威力發揮到極致,也遠非其敵。

    陰陽印和玄碎訣再怎麼神奇,也只是初步習練,如何能跨階作戰,當然,就算練到極高深的境界,能否擋得住赤鳄虎也是未知數,更别說此時此刻。

    並且,楚天只是以掌相迎,簡單到不能再簡單。就憑這一下,擋得住三階妖獸的一擊。怎麼想都沒這種可能,然而,看范大師的表情,竟像是預測到某種不詳的征兆一般。

    說來話長,實際上,一瞬間,楚天右掌就和赤鳄虎的前爪正面相碰,一股奇異的能量,自掌心發出,雄渾無比,橫亘在赤鳄虎面前,仿佛一睹不可跨越的高牆,任由其張牙舞爪,也難以再存進絲毫。

    浩瀚力量爆發,赤鳄虎遠震開數百米遠,跌在地上,四肢掙扎,久久不能爬起。

    范大師大吃一驚,忙借着契約溝通戰寵,沒有及時得到回應。過了許久,赤鳄虎搖搖晃晃,勉強起來,冷漠無情的獸瞳,再望向楚天時,已經沒有之前的請示,而是流露出一種忌憚,甚至是懼怕。

    與楚天右手的接觸,雖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間,卻讓它察覺到了對方防御的穩固,並且一股奇特能量,仿佛凝成無數只無形的針,刺向自己大腦。

    即便三階妖獸軀體強橫,可腦部並無分别,脆弱依舊,那種絞痛,若沒有親身經歷,遠遠不能體會到嚴酷到何種程度。

    感受到了赤鳄虎的身體狀態,范大師霍然望向楚天,目光變得驚疑不定,一時之間,給震懾住了,不敢再行出手。

    這個蘊氣境小子,如何有這種匪夷所思的能力,就算是化罡境武者,竭盡所能,也絕對取不得剛才的戰果。

    理論上,化罡境和三階妖獸各有所長,實力在一個水平線,真厮殺起來,妖獸儀仗先天生就的強大軀體,還能取得不少優勢,等閒化罡境,三個組織在一起,才能獵殺三階妖獸,且不能保證一定成功。

    當然,聖武大陸,能者甚多,最不缺乏的,就是各類天才,如同雨後春筍,層出不窮。其中,不乏能力戰同階妖獸者,更有少數驕子,能將之輕松虐殺。

    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基于一個前提。那就是兩者必須處于同一層次。而眼下,這個小子,只有蘊氣初期修為,一掌迫退赤鳄虎,這是什麼情況?

    就算范大師自己,當初收服此獸,都廢了好大功夫,也經歷精密謀劃、邀請幫手、設置陷阱、簽契收服等流程才僥幸得手,獨自一人,絕對沒有多少勝算,相比楚天這下子,他真覺得這一把年紀,算是統統活到狗身上了。

    就在范大師面色不定、心無計議之時,楚天則是在進行一場不為人知的對話。

    “你終于出手了,老...老祖。”楚天猶豫了下,溝通了靈狐老祖。

    雖然此老未曾及時出手,惹他心中不快,但不管怎樣,現在救了自己一命。單憑自身實力,面對這種層次的妖獸,必死無疑,絕無半分的僥幸。

    老狐狸笑罵道:“不出手,看着你死啊?”

    楚天悶悶地道了聲謝,不再言語。有了剛才的争執,與此老相處起來,關系不如之前融洽,氣氛也變得有點尴尬。

    老狐狸倒是開了口:“你松開心神,由我主導,這樣比較容易一些。”

    楚天表示同意。

    他松開心神,任由老狐狸催動靈魂力量,注入自己全身,不再刻意壓制,稍稍外洩一絲氣息。

    那邊范大師感受到了,白眉皺得更深,他是知道楚天兼修精神力,可是,總覺得那個地方有些不對。

    一萬元丹近在眼前,仿佛觸手可摸,大師思來想去,終究沒經得起誘惑。

    “區區一個蘊氣小子,還是初期的,老夫大風大浪見了無數,難道還能陰溝裡翻了船,我就不信邪。”

    既已打定主意,范大師就驅除了心裡亂七八糟的念頭,以及漸漸擴大的怯弱。

    怯弱尚未來得及擴張,便被盡數驅散了,縱然如此,大師感知敏銳,依然察覺到一絲絲的苗頭。

    心中不禁惱火起來,他堂堂一位御獸大師,竟然會懼怕一個蘊氣初期的小子,憑什麼?

    一念至此,范大師主意更加堅決,今日他必斬此子,如若不能,這絲怯弱就會無限擴大,心中心魔,影響精神力再度精進。

    雖然打定主意出手,由于剛才的變故,心裡不免謹慎了些,神魂波動,手印變換,不數息,便已經變幻出好幾種手法,一道道秘技流暢使出,它們的名字逐個自心底劃過。

    “秘技,犀牛紋。”赤鳄虎紅色軀體上,浮現出土黃色的紋路,筆法精妙,轉瞬即逝,宛如幻覺,然而,紋路印下虎軀便多了許多蠻力,氣力比起先前增幅甚多。

    “蝮蛇瞳。”虎瞳之中,浮現出冷淡的綠意,勢力大增,比起最擅長此道的蛇類妖獸都毫不遜色。

    “玄芒術。”虎爪化作黑色,深邃深沉,鋒銳程度,卻提升到難以想象的層次。

    ...

    因秘技繁多,故不一一贅述。范大師浸淫御獸一道大半生,掌控的秘技,不知比那林青強上多少倍。

    如果說林青是剛學會走路的小孩,那大師便是健步如飛的青年,兩者之間,判若雲泥,沒有絲毫的可比性。

    這些秘技中的大多數,非但要神魂波動,更要以獨門手印相配合,才能施展成功,當然,這些對大師壓根不是難事。

    五花八門的御獸秘技,以眼花缭亂的速度流水班施出,連續十幾種施展出來,范大師停了手,口中微微氣喘,臉上浮現出一抹得意之色。

    這套動作,雖然繁復,可在他手裡,行雲流水一般,不同秘技連接的沒有絲毫瑕疵,即便那些挑剔的同階大師們看了,都挑不出一點毛病,示范之標准,唯有用教科書方可形容。

    御獸秘技,范大師耳濡目染,自成為御獸師以來,不知施展多少次,可回想起來,從未有出此次之右者,這等發揮,即便對他來說,也是極其超水平的發揮了。

    范大師瞥了楚天一眼,見楚天面色不改,臉色漠然,眼神淡定,沒有丁點的懼怕,表情神似觀看街頭賣藝的路人。

    大師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表情微微扭曲,良久,方拍拍胸脯,仰天歎息一聲,心中充滿不甘。

    這麼高超的手法,竟要對一個外行小子使出,真是對牛彈琴,焚琴煮鶴。

    一念至此,范大師便覺意興闌珊,一揮手,赤鳄虎嗷嗚一聲,壯起膽子,將身子一縱,風馳電擎,猛撲楚天。

    經過十幾種秘技增幅,赤鳄虎實力提升到極致,全面勝過黃鎮岳表現出的實力。沒繼續下去,並非因為范大師精神力枯竭,而是因為此虎已經達到極限,再多覆蓋一樣秘技,身體都會收到損害。

    見狀,楚天沒有驚慌,手掌微微抬起,操控其身體的靈狐老祖,則是精神一振。

    在旁觀看耍猴這麼久,總算是結束了,終于到達交戰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