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一章 顏卿的賭約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qq 7 ,最快更新聖武稱尊最新章節!

    且把時間提高紅楓谷關閉之前。

    榮耀決斗場之前的空地。

    也是學員們進入紅楓谷之前的聚集之地。

    再度有着一些人聚集。

    像封天長老和夜神老師這樣,對楚天表現有硬性期待的情況畢竟是極少數。

    其他人大都是進入修行的學員們同社的伙伴,以及相交默契的好友。

    除此之外,便是明星學員的戀慕者,以及腦殘粉了。

    進入之日,送行的比較少。

    返還之日,迎接的反而多一些。

    這是自然的。

    從紅楓谷返還時,仙器會給予每個進入的學員星級評價。

    如果有學員有意外的表現,可以第一時間得知。

    如果倍受關注的明星學長、學姐們有所精進,也可以第一時間得知。

    屆時就可以向不知情的人好好吹噓一番。

    吹噓的前提,也是最關鍵的一點,就是提前介入,第一時間了解情況,掌握一個情報差,在别人不知道的時候吹噓。

    否則,若吹噓的時候,别人都已經知道了,那就起不到應有的效果,還把場面弄給挺尬尴。

    霍門也有幾個成員到此。

    穆雷、雲昭、小西和顏卿等人。

    他們展開一場議論。

    “你說,門主他們的表現會如何呢?”雲昭見紅楓谷關閉之時將至,忍不住打開話題。

    “這有什麼好議論的,大家都是虛丹境,只能在外圍修煉,當然是無星評價,難道你小子還指望他們失敗啊。”顏卿卿答道。

    “那可未必吧,霍哥和靜靜,可都是地階資質呢。”小西仍抱有一線期待。

    “紅楓谷的情況,我略有了解,要加快修行,需要承受不同區域的靈瀑,和星級劃分類似,分為外圍區、一星區…和五星區。在那個區修煉,直接關系仙器評定。”

    顏卿顯然對紅楓谷有了解,先搖頭,後侃侃而談道:“能承受那個區的靈瀑,具體在那個區修煉,起關鍵因素的,乃是其修為,並非其資質,很遺憾,這個和資質如何沒有任何關系。“

    他畢竟是老生,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消息掌握得倒是精確無誤。

    穆雷等人聞言,神色都是垮了下來。

    “我感覺,楚天一定不會甘心無星評價。”石擎突然插話道:“以我對他的了解,那家伙根本就不是正常人,想想吧,一轉凝丹在普通榜登頂,這是正常人能做出來的嗎?”

    “你這個感覺,是沒有道理的。我承認他實力強大,也創造了無數奇跡,但修為只有一轉凝丹,內丹太稚嫩了,承受靈瀑就是要看丹田和內丹是否足够穩固,我承認他實力強,不過差了點火候。”顏卿冷靜地評價道。

    “反正,我就是覺得他不簡單。”石擎依舊頑固的道,此番話頗有點蠻不講理的意思了。

    有句話是,最了解你的,往往是你的敵人。

    因為敵人時刻都會站在你的角度上考慮問題。

    而且敵人經歷過一些事,會對你的一些特點了解的比其他人透徹得多。

    石擎和楚天,算是曾經的敵人,當然,只是間接為敵。

    兩人並未交過手。

    石擎本來想派遣點狗腿子收拾楚天,卻被楚天一一克服,待想親自出手時,一來和寶山和尚經歷大戰,消耗嚴重,二來楚天正面擊敗實力不遜色于他的谷天羽,將他徹底震駭住,是故不顧凌霄雲的指令,投鼠忌器,不敢再針對楚天。

    當時,只是震驚于楚天的逆天實力,因為楚天檢查出來資質不好,還嘲笑了一番。

    進入學院後,他還曾設想依靠自己的天賦,過不了多久,就能很輕易的將只有黃階資質的楚天遠遠抛在身後。

    可他做夢也沒想到。

    事實剛好相反。

    楚天將他遠遠抛在身後。

    特别是加入霍門後,距楚天近一些,更加深刻地了解其恐怖。

    自楚天初次沖榜,沖到五百多名時,他就已經很驚訝了。

    突破凝丹境後,虛擬空間中滅掉欺負霍門的北玄幫全團,並以壓倒性的優勢擊敗名列第一百零一名的烏薩斯,將其名次取而代之,他的驚訝已經化為震驚了。

    當在百強排位賽上脫穎而出,一連擊敗任立等高手,甚至與名列第一的小糖拼個兩敗俱傷,這份震驚已經化作無比的震驚。

    用如何誇張的詞語,來形容他那時的心情,都顯得蒼白無力。

    至此,他徹底的心服口服,甚至楚天的恐怖之處,在他心底種下深深的烙印,以至于此時雖然毫無道理,但他本能的就覺得顏卿說的不對,覺得楚天依然會再度創造奇跡。

    這就好比,當你親眼見證一個人創造一兩次奇跡,這沒有什麼。

    但你親眼見證他創造九十九次奇跡的全部經歷,那第一百次結果如何,還用懷疑嗎?

    那幾乎是用屁股想,都想得出來。

    石擎此時正是基于這樣的心態,才反駁表面上有理有據、無從辯駁的顏卿的。

    我沒有依據。

    但我就是願意相信沖突,就是覺得你說得不對。

    這便是石擎的真實心態。

    看來,他中楚天的毒太深了。

    放眼天上地下,天南海北,他已無藥可救。

    哀哉石郎,痛哉石郎。

    石擎反駁的沒有道理,他自己也知道,大理石雕刻般的臉龐不由一紅,旋即鬼使神差一般,突然抓住了顏卿的一個漏洞,面露狂喜道:“你剛才說,此次評定,和內丹是否穩固相關。”

    “對啊。”顏卿瞥了他一眼,很疑惑他為何明知故問。

    “可你們忘了麼,楚天凝聚出的,可是至尊神丹啊。”石擎洋洋得意的道。

    給人的感覺,就好像凝聚九品神丹的並非楚天,而是他石擎似的。

    “這個…”顏卿一時啞口無言。

    穆雷等人都是眼前一亮,小西也玉手交叉握于酥胸之前,清純的水眸裡浮現出一抹希冀。

    顏卿沉吟片刻,但還是搖頭,但神色卻有些猶疑,不確定地道:“我倒是忽略了這一點,不過,他的修為太淺了,就算是九品神丹,沒有真正成熟起來,是不可能抵御一星以上的靈瀑的。”

    “何況,距我的了解,學員內的天驕們,也不乏內丹品級優異之人,可在紅楓谷修行時,也沒表現出太明顯的優勢,起碼要以一轉凝丹修為,承受一星靈瀑,還是太過天方夜譚。我勸你們别報太大希望,有的時候,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石擎這會子倔勁上來,反正他就是不服,反問道:“我來問你,你所知的人中,有凝聚出九品神丹的嗎?”

    顏卿搖了搖頭。

    靈武學院是天才如雲,但凝聚出神丹實在太難,漫說九品神丹,就連凝聚出七品神丹的,都是少之又少,放眼整個學院,數萬從大陸各處雲集過來的天才,有神丹層次內丹的,絕對超不過五指之數。

    九品神丹,顏卿根本就沒見過,最多,也不過是有所聽聞。

    當然,他聽得也並非是東聖域的傳言,而是中聖域個别頂尖勢力中的天才有這般成就。

    想要在東聖域找凝聚至尊神丹的天才,恐怕得追溯到八九千年前,這片區域元氣尚且極度充盈的時代了。

    “那不就得了。以我所見,楚天凝聚的是至尊神丹,在福地內修為也有突破的可能。因此我預測,他應該能獲得一星評價。”石擎見顏卿無力反駁,似乎贏得一場勝利,洋洋得意道。

    “我且不與你辯,還有幾分鐘,他就該出來了,咱們親眼驗證便是。要不要打個賭,我的意思是,楚天獲得的評價是無星,而你是一星對嗎?”

    “恩。”

    “輸了的,要請贏家吃一年飯,地方贏家定,而且,一年之內,見到贏家必須低眉順眼,不可反駁絲毫,還得畢恭畢敬稱呼大哥。”顏卿修眉一揚,顯露出些許凌厲來,提出賭約。

    “這個?”聞言,石擎臉色一變,感到一陣陣心虛。

    他有點不敢接。

    他慫了。

    這顏卿未免也太狠了。

    請吃一年飯,地方隨便挑倒也罷了,但後面揪太過分了,若是輸了,他堂堂郡守之子,靈武院榜單高手見了對方,竟然還要低眉順眼,還得叫一年大哥,這就無法忍受了。

    想想都丢臉。

    順便說一句,這兩月以來,石擎修為精進,成為繼雲昭之後沖入普通榜的人之一。

    至于排名,當然是居于末尾。

    但這可是靈武院的榜單,含金量極高,值得引以為傲,難道不是麼?

    “知道你就這副德性。”顏卿滿臉都是彼時,旋即提高音量吼道:“敢接不敢接說句話?”

    那麼,顏卿咄咄逼人,石擎究竟有無擔當和膽量接下這個賭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