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消磨與反消磨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qq 7 ,最快更新聖武稱尊最新章節!

    同日,也不知是洛神殿的情報線,還是無雙門的情報線起作用,總歸,林無雙又陪楚天邀請來煉藥榜上排名第七的天驕,那位天驕到來時已是夜晚。

    卻看在無雙面上,不辭勞苦地幫靜雪化解玄冥毒。

    不幸依然以失敗告終。

    翌日,也就是第六日,沒有收到任何聯絡。

    第七日,有幸聯系上靜雪寬慰楚天時口中排名第四的天驕,這位名為趙丹晨的天驕竟是位絕美的女子,柳眉星眸,微微笑起來時,宛如清晨的陽光一縷縷的照耀下來,說不出的婉約,有種令人如沐春風的治愈氣質。

    盡管只是身穿中規中矩的天藥谷女式煉藥長袍,卻(勾gou)勒出十分養眼的曲線。

    其姿(色)竟是和唐蓉蓉不相上下。

    趙丹晨雖有着如此容貌,但見到有傾國傾城(色),沉魚落雁貌的黑裙少(女nu)靜雪,呼吸都停滯了許久,美眸中浮現出一抹不可思議。

    她自負容貌,卻從未想過這世間竟能生養出美到這種程度的女子。

    若非親眼所見,她實在難以置信。

    但是這個時候,靜雪情況已比先前壞許多了,俏臉蒼白,皮膚異常的白皙晶瑩,宛如氣候稍稍一暖,就會轉瞬即逝被漸漸融化掉的無暇積雪似的。

    趙丹晨在驚歎其姿(色)之美之後,見狀善良的(性xing)子發作,望向靜雪的目光不由變得充滿憐惜。

    “妹妹,我一定會傾盡全力的。”趙丹晨拉着靜雪玉手,察覺到玉手冷的像冰一般,用輕柔卻堅決的語氣承諾般說道。

    靜雪嘴角上揚,(露)出白蓮花一般,讓趙丹晨一個女子看了都心動的恬靜笑容來。

    這麼光束般明媚的微笑的照耀之下,趙丹晨美眸中浮現出一抹不可思議,似是自動沉入一個美麗的漩渦,陷落,再陷落,正值她迷失方向之際,靜雪卻輕點螓首道:“謝謝你,姐姐。”

    趙丹晨清醒過來,暗道慚愧。

    想她在天藥谷內,不管父親,還是爺爺,以及祖輩在谷內都享有崇高的地位,以她背景,出眾的姿(色),和頂尖的煉藥天賦,在宗門內追求者趨之如骛,其中優秀者更如過江之鲫,不勝枚舉,她一概不放入眼內。

    她雖然(性xing)格善良,氣度平和,卻有着與這份(性xing)格絕不匹配的高傲眼光。

    當然,出身天藥谷最頂層的,作為中流砥柱的三大古老家族之一的趙家,而且也處于她本身令同輩天驕汗顏的完美修煉天賦,她倒也具備擁有這般高傲眼光的資格。

    放眼整個東聖域年輕一代,能被她欣賞的年輕男子也只有林無雙等寥寥幾人。

    當然,(強qiang)如林無雙也只是讓她稍稍有些欣賞,而絕非男女之情。

    但此次近距離接觸靜雪,她卻沒有絲毫抵抗的淪落了。

    天藥谷年輕一代第一美女,名列煉藥榜第四的趙丹晨的第一次淪落,竟然淪落到同(性xing)的手裡。

    這讓趙丹晨都感到不可思議。

    但對這種感覺她卻沒有絲毫的抵觸,而是順其自然。

    既然她對靜雪有異樣的好感,就更不能令其死去了。

    她催動磅礴而細腻的精神感知,對靜雪(身shen)體,要穴裡的玄冥毒進行查探後,柳眉深皺了好長一段時間。

    顯然,靜雪的情況非常難對付。

    其寒毒倒也罷了,但靜雪的(身shen)體虛弱到一定的程度,治療時也等于是束縛了手腳,其難度可想而知。

    “丹晨姐姐,我還有救嗎?”靜雪眨巴了下美眸,似是忐忑地問道。

    同樣問出楚天心裡所想,他連豎起耳朵在旁邊聽着。

    “一定有救的。”趙丹晨心裡歎了口氣,卻信誓旦旦地說道。

    她像是發誓給自己聽。

    而後,她便去煉藥了。

    跟隨她而來的,實力比先前那隨同沈輝而來的趙春還要(強qiang)大許多倍的女門客跟隨她而去,作她的護法。

    楚天知道煉藥師不喜歡打擾後,盡管心裡在意,也只是遠遠張望着。

    見彼處空氣變得熾熱,升騰的奇火竟能透過鼎爐的遮掩,倒映到半空,使天上雲彩浮現出宛如傍晚雲霞般的紅彤彤的絢爛(色)彩來。

    直到空氣溫度堅定,鼎爐打開,異樣的藥香出現了一瞬,就像被什麼東西封鎖了。

    很快,趙丹晨玉手拿着一個造型精致的玉瓶回歸,女門客不拘言笑地在其身後亦步亦趨地跟隨。

    “妹妹,這枚靈浴丹是我剛煉好的,你且吞服下去。”趙丹晨來到靜雪面前,將盛放丹藥的玉瓶遞給她,旋即溫聲道。

    靜雪輕輕點頭,回到竹席盤坐,取出玉瓶中丹藥,倒在掌心觀看。

    這枚名為靈浴丹的丹藥形似一顆珍珠,但太過晶瑩剔透了些,也太過無暇了些。

    丹藥剛取出來放到她玉手手心,奇特的藥香凝聚成一圈圈的波紋在空氣裡蔓延開來。

    丹紋遠比沈輝煉制的小淨魂丹密集,甚至要密集數倍。

    見狀楚天心裡一喜,對趙丹晨的手段多了許多信服。

    靜雪中玄冥毒這件事,幾乎打亂了他在此間所有的生活步驟,自唐蓉蓉將救治手段確定到天藥谷頭上後,楚天沒心做自己的任何事。

    他白日奔波于尋找天藥谷更厲害天才的下落,夜晚有閒暇時間,也沒有和往常一樣淬煉精神力亦或吸納七曜星力,有事沒事就查閱關于天藥谷的事,並從蓉蓉那裡弄來一些煉藥常識進行惡補。

    當然不是為了成為一位煉藥師,就算他擁有(強qiang)悍的精神力,但成為煉藥師,也不只是擁有(強qiang)悍精神修為就這麼簡單的,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

    因此,一般正常的煉藥師都不具備戰斗能力,需要專注于煉藥,把戰斗的事交給門客來做。

    至于年輕一代煉藥榜,戰力榜雙榜第一,天藥谷俊傑毋庸置疑的第一,招牌人物熊塵,即便天藥谷自家弟子都沒將其當做正常人類看待,漫說其他人,因此不必將這種罕見的特殊情況列入討論范圍。

    總之,盡管楚天不打算成為煉藥師,卻因這段時間對煉藥知識的惡補,對于一些常識也並非一無所知。

    起碼他知道丹紋出現的越密集,就代表品質越好。

    這靈浴丹盡管也是七品丹藥,但根據丹紋來看,品質可是要比沈輝出手煉制的小淨魂丹要好太多了。

    趙丹晨的微笑有種令人信服的力量,不管是靜雪,楚天,還是其他人都沒有問這靈浴丹究竟有何功用,靜雪已將其服用下去。

    而趙丹晨則盤坐在靜雪對面,催動精神感知將她嬌小纖細的嬌軀籠罩而下,並催動精神力將已是化解開來的藥力有針對(性xing)地向三處玄冥毒根深蒂固盤踞的要穴引導。

    楚天也催動精神感知,在他感應之下,靈浴丹的丹藥像是水滴石穿的水一般,又像是一波(bo)**m溫和的,讓人沐浴在內的春日陽光似的,沐浴之下,就連盤踞在要穴裡的寒毒也被一點點地消磨。

    寒毒迅速從潛伏形態化作猙獰巨獸形態,而後形體又一點點縮小。

    她以極度溫和的耐心導引靈浴丹的藥力一點點滲透,消磨着寒毒巨獸的軀體。

    但寒毒巨獸也呈現出和楚天催動不滅天星體時類似的狀態,被消耗一點,就恢復一點,表現出十足的韌(性xing)。

    趙丹晨比較細心,查探時已是察覺到靜雪的(身shen)體有多脆弱,因此就引導藥力慢慢滲透,而非一般的(強qiang)攻猛打。

    而玄冥毒韌(性xing)前文已有叙述,也是韌(性xing)十足。

    因此雙方誰也不讓步退縮,一場拉鋸戰展開。

    這般拉鋸,就好像實力幾乎相當的雙方進行拔河一般,不過一般的拔河不過幾分鐘就能決定結果,而這般拉鋸都要進行幾個小時之久。

    趙丹晨來時只是午後,進行了兩個時辰,傍晚來臨時,這場拉鋸戰還沒結束。

    而丹晨俏美的臉頰上,已有許多細密的汗珠往下掉,嬌軀顫抖起來。

    顫抖越來越嚴重,終于到達自身的極限。

    她忍不住將藥力的引導出現了一絲絲微不足道的瑕疵。

    但這一絲瑕疵卻似引發了蝴蝶效應,仿佛魔長道消,身軀本在殘破狀態的玄冥毒凶獸一聲咆哮,殘破的(身shen)體不數息便修補完整。

    而後氣焰陡漲,硬生生將經過兩個多時辰消磨,幾乎消耗殆盡的靈浴丹藥力,以及引導它的虛弱許多的趙丹晨的精神力統統排擠出去。

    直到遭遇了唐蓉蓉設下的封印後,挑釁般的沖撞了一下封印,將其沖撞得微微搖晃,旋即軀體一震,縮水般縮小,重新潛伏到要穴深處。

    趙丹晨俏臉蒼白,嬌軀如受重擊,精神力在腦海中反噬,帶來針扎般的疼痛,檀口一張,噴出一口血來。

    這傷勢倒是沒有什麼,她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這玄冥毒的可怖。

    此毒竟似有着某種人(性xing)化的(性xing)格,以及人類的模仿能力和報復心理一般。

    原本她打算以靈浴丹的藥力消磨掉玄冥毒。

    卻不料反被玄冥毒消磨掉靈浴丹的藥力。

    某種程度上,這可以算作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