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章 血晖島誇巧兒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這下好了,剛才還不能完全確定的女修更加認定蕭華的袖裡乾坤了!

    既然知道了蕭華的修為,還見到蕭華的袖裡乾坤,那女修神情大定,先前的驚慌已經無影無蹤,將手一拍,一件東西拿了出來!沖着蕭華一笑,手掐辟水訣身形沖入嶈阖海內!

    “啊?”蕭華見到女修手上的東西,身形一晃,拆點兒從半空栽落的,但見那女修手中不是别的,正是一個魔槍尖!!!

    “***!這不是小爺的拿手絕活兒嘛,怎麼被這女修偷師了!!”蕭華穩住身形,臉上現出啼笑皆非的神情,神念掃過,注視女修的所為!

    只見女修潛入水中,艮蛰在水下只有前方如同菱形的頭部有些觸角,其後的橢圓形身上並沒什麼觸角,反而因為揮動觸角,整個身軀一鼓一縮的動彈!隨着動彈,一圈圈的波紋蕩漾開來,似乎也有強大的法力!

    女修飛入海中,將手一揚,十數個水球術打出,擊在艮蛰的身軀下部,顯然,這水球對于艮蛰來說不啻于搔癢,艮蛰幾乎都動都微動,身形只是鼓動,拿着觸角打向薛雪!

    薛雪眼見墨霧被蕭華清掃,心裡不覺微怒,她想試試自己築基之後的實力,拿着剛剛上手,還沒怎麼動用法器就被這莫名其妙的艮蛰黑了一道,若非蕭華在旁邊,自己怕是要中毒的!

    在旁人面前也就罷了,可這是在自己情郎眼前啊!

    薛雪的臉實在是掛不住的!

    于是,薛雪將手一怕,毫不猶豫的拿出雷鞭!

    法力催動之下,那雷鞭閃爍着絲絲電光,隨着薛雪的揮動,那雷鞭就是抽到艮蛰的身上!

    艮蛰乃是接近築基中期的實力,自然早就覺察,十數個觸角接連的揮動,墨球飛出,更是有幾個觸角突然伸長,朝着雷鞭就是纏繞過來!

    “刺拉拉”一陣的聲響,雷鞭擊打在墨球之上,那剛剛生出的墨霧立刻就被電光所擊潰!而此時,那數個觸角也是纏住雷鞭,並且順着雷鞭就是蔓延上來,想要將雷鞭自薛雪的手中奪走!

    可是,一道道的雷電自雷鞭之上生出,生生打在艮蛰的觸角之上!那觸角吃痛,再不敢動彈,反而立刻縮了回來!

    觸角剛剛縮回,“啪”的一聲脆響,雷鞭打在艮蛰露在海水之上的背脊之處!

    一個稍大的電弧生出,沒入背脊!

    只見艮蛰背脊之上一陣淡藍色的光華閃爍,隨即就是湮滅!

    “吼”一聲沉悶的吼叫之聲,那艮蛰疼得大叫,整個菱形的頭部自海水之下探出,那整個頭部的前面都是粗大的觸角,將一個如同口一樣的深洞遮住。這深洞如今正是將觸角張開,一股數尺大小的水球沖着薛雪就是打來!

    “孽障!”薛雪一聲輕斥,手中的雷鞭再次揮動,只不過這次乃是微微旋轉的畫圈,一道雷網自雷鞭之上生出,撒向水球!

    “噗”的聲響,水球被雷網兜住,直直的向前沖了數尺這次在極多細細雷電之下逐漸的縮小,最後趨于消失!

    “啪”直到此時,艮蛰的頭部這才再次砸在海水之中,而隨即,幾股水劍又是自水中生出,朝着薛雪疾刺過來!

    “吼”也僅僅就是在水劍變成冰刺的瞬間,那艮蛰又是吼叫起來,這才似乎更加疼痛!!

    蕭華在旁邊看得清楚,那女修躲入水下,此時正是用魔槍尖刺破艮蛰的防御光華,深深的刺入艮蛰的體內!那艮蛰的軀體特别的柔滑,可是魔槍尖似乎就是它的克星,雖然刺了極深才堪堪刺破,但淡藍色的液體湧出,正是說明艮蛰受傷!

    “轟隆隆”那艮蛰似乎又是怒了,一股神念沖出海面,一股凌冽的水性天地靈氣也是從艮蛰的周身噴薄出來,瞬間就將蕭華等人的周遭都是籠罩起來,十數丈之內,那冰冷刺骨的寒意生出,“咔嚓咔嚓”的聲響以艮蛰為中心朝四面發撒……

    隨即,那艮蛰居然極為靈巧的轉過身來,跟它極大的軀身很是不一樣,那觸角蜂擁的伸出,朝着女修就是伸出去!

    女修自然也連忙追着飛動,可看起來在水中她遠遠沒有艮蛰靈活!而且,海水之內,那寒意也是生出,女修身上光華閃爍,似乎在勉力的抵擋!

    “得~果然是接近築基中期的實力,小爺得出手了!”蕭華見到一層層的冰霜生出,逐次的迫向薛雪,那冰霜之內的靈力強勁,遠不是薛雪這個築基初期的修士可以比擬!而且,薛雪雷鞭揮動之際,也僅能將旁邊的冰霜擊破,那冰霜蔓延的趨勢卻是力有未逮,于是,將手一揮,三昧真火點燃,如同火球一般從四面八方湧上艮蛰沖出的靈力!

    薛雪見狀大喜,不再顧及那強勁的冰霜,雷鞭再次揮動,又是襲向艮蛰的背脊!

    薛雪哪裡會讓艮蛰轉過身?

    “啪啪”幾聲響,雷鞭數次擊中艮蛰,艮蛰固然是防御厲害,雷電不能將它擊傷,可雷電之力總能透入它的體內,讓它苦不堪言!

    而且,在蕭華三昧真火此時已經將艮蛰的冰霜完全融解!艮蛰的靈力在蕭華眼中還真不值一提的。

    “吼吼!”其後,艮蛰斗了幾次,薛雪的雷鞭正是它的克星,而艮蛰極其厲害的墨霧又數次被蕭華用袖裡乾坤驅散,水下的女修同樣幾次刺中艮蛰。

    那艮蛰吼叫幾次,突然就是沒入嶈阖海內,身軀急速的下潛,眨眼間就是不見了蹤影,而艮蛰下潛引起的漩渦,同樣也差點兒將女修帶入水下!

    “道友助我!”女修臉上帶着焦急,似乎還想下潛一般,高聲對薛雪喊道。

    薛雪有心助她,可心裡也是明白,自己和這女修怕不是艮蛰的敵手,到了海底之後更是不如,哪裡會跟她下去?

    只好,笑道:“道友何必執着?艮蛰已經逃竄,道友不正是得了性命?”

    是啊,剛才女修見面的時候就是說要將艮蛰趕走即可的,如今艮蛰逃了,她又要作甚?

    “妾身需要艮蛰一根觸角,僅僅一根!!!”女修神念追着艮蛰,目光卻是看向蕭華!自然,這個念頭乃是她見到蕭華實力強勁之後才生出的!

    “妾身得了觸角,一定有厚報~”女修急忙哀求道。

    蕭華心裡一動,將手一拍,一道烏光飛入嶈阖海內!

    “道友這是……”女修當然自己不可能獨身將艮蛰的觸角取得,也知道薛雪無此能力,只能靠着薛雪,可見到蕭華居然不動,只將一根小不起眼兒的法器送出,哪裡不擔心!

    “道友有什麼可以重謝貧道的?”蕭華笑瞇瞇的看着這女修,說道。

    “道友這麼有信心?”女修聽了反而一愣,說道,“那可是接近築基中期實力的艮蛰啊,在嶈阖海內,它可是堪比築基中……哎喲……”

    那女修還不等將話說完,眼睛一亮,神念之中就是覺察到什麼,臉上驚喜的一片!

    果然,片刻之間,那道烏光自嶈阖海中閃現,正是蕭華的玄鐵針,而玄鐵針之上,又是帶着一條依舊扭動的艮蛰觸角!

    女修很是眼饞的看着玄鐵針落在蕭華的手中,咽了一口唾沫,躬身道:“晚輩血晖島誇巧兒見過前輩!不知道前輩是哪個島的?晚輩看着着實的陌生!”

    “嘿嘿,貧道乃是溪國御雷宗蕭華!”蕭華將玄鐵針收了,手中拿着艮蛰寒冷如冰的觸手,笑道,“此乃吾之雙修伴侶薛雪!”

    “溪國?御雷宗??”誇巧兒大楞的,可隨即又是有絲明悟,再次施禮道,“妾身見過蕭前輩,見過薛道友!”

    “呵呵,不必如此多禮!”薛雪上前,笑着說道,“妾身跟夫君來嶈阖海游歷,已經在此處呆過一段時間,也沒見到怎麼厲害的海獸,誇道友這又是怎麼回事兒?竟然將築基中期的海獸引了這麼遠?”

    “慚愧!”誇巧兒目光掃了蕭華手中虛抓的艮蛰觸手,臉上泛起一絲的羞愧,低聲道,“說起來妾身有些不自量力的!我血晖島每十年都有一次弟子之間的競技!這也是其中競技的一個環節,妾身想要取得優勝,就冒險領取了斬殺艮蛰觸手的任務!可薛道友也看了,這艮蛰端是厲害,妾身費盡千辛萬苦尋到它,想出其不意將它的觸手斬掉一根即可!那是偷雞不着蝕把米,艮蛰算是跟妾身耗上了,一直追了有十日之遠,還是不放過妾身,若是妾身碰不到薛道友和蕭前輩,這次怕是把命都要搭上!”

    “原來如此!”蕭華點頭,“依蕭某所見,剛才誇道友拿出來的怕是魔器吧?這魔器正是艮蛰的克星?”

    誇巧兒也不隱瞞,將手一拍,一個比蕭華的槍尖小了一點兒的魔槍尖拿了出來,遞將過去,賠笑道:“不錯,這魔槍尖不懼法力,神念不能驅動,正是刺破海獸的絕佳。妾身早年得了這麼一件魔器,一直得心應手,是故才有了斬取艮蛰觸手的心思!”

    ♂♂

    < >,閱讀是一種享受,建議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