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被逼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div style="float:left;argin-bottom:5px;margin-left:20px;">

    “他們自然有他們自己的渠道了,為何用我御雷宗的?”乾狄恆毫不退讓,回答道。

    “鶴平師伯,極樂宗可以從百萬蒙山將傳訊符送過來麼?”朱成鶴轉頭問鶴平真人。

    鶴平真人微微搖頭:“我極樂宗沒御雷宗那般看得長遠,並沒有這等布局!”

    “嗯,既然極樂宗沒有,那麼……李宗寶師侄的傳訊符應該也要隨御雷宗的弟子送來吧?”朱成鶴點頭道,“即便李宗寶師侄不想再寫傳訊符,蕭華這傳訊符內是不是也應該有李宗寶師侄的留言?甚至也應該有提到李宗寶師侄吧?可為什麼……這傳訊符內,李宗寶、蕭茂和蔡紅霞,一個字都沒提呢?”

    “我哪裡知道!”乾狄恆不悅道,“這傳訊符也不是我寫的!”

    “嗯,那乾師侄,朱某再問你!”朱成鶴也不逼迫,又是問道,“你覺得李宗寶、蕭茂、蔡紅霞和蕭華這四人築基中後期的弟子,能輕松的闖過劍修封鎖的劍冢麼?能安然通過洹國諸多劍士的圍堵麼?能躲過魂修跟劍修的大戰麼?能輕輕松松將魂修跟劍修大戰的情形……還有根源打探的清楚麼?其它不說,你覺得蕭華等人能懂得百萬蒙山那不曾開化的語言麼?”

    “這些……”乾狄恆有些支吾道,“這些我哪裡會知道?左右蕭華他們已經沖過了劍冢,已經穿過了洹國,已經到了百萬蒙山……”

    “哎喲,乾師侄,你怎麼能不知道呢?貴派的弟子能將傳訊符從洹國一路送過劍冢,在通過劍冢送到翠桦嶺,你怎麼能不知道蕭華如何過去的呢?”

    “是啊,蕭華等人去的時候,小……我還不曾來呢,怎麼知道他們如何隨我御雷宗弟子通過劍冢的?”乾狄恆說的有些強詞奪理了。

    “呵呵,乾師侄,這傳訊符若是貴派無名師叔發來的,倒真是有些價值!”朱成鶴微微搖頭,語重心長的說道,“可它偏偏是一個築基中期弟子發來的,這傳訊符可就沒任何的價值了!若真要給它按個價值,那……就是對劍修有利,是劍修的瞞天過海之計,是他們的誘敵之計!”

    其實,不用朱成鶴說出最後一句的,尋雲子等人心裡已經有了判斷,先不說蕭華這等築基中後期的弟子,不太可能穿過劍冢,不太可能探知這連元嬰修士都無法探知的秘密,就是這傳訊符如何從百萬蒙山送回來,都是乾狄恆無法解釋的,都是眾人不能相信的啊!

    “怎麼可能?”乾狄恆反駁道,“若是劍修的詭計,怎麼可能有你所說這麼多的破綻?他們隨意……”

    “什麼破綻?”朱成鶴笑瞇瞇道,“朱某可從來沒說有破綻啊?朱某只是說這若是有價值,就是劍修的詭計罷了!哦?或者說,乾師侄也覺得……這傳訊符乃是劍修的陷阱麼?”

    乾狄恆雖然囂張,也是機智,可對上朱成鶴這等人,還是語結,張張嘴,卻是沒有什麼反駁之力。

    “當然,若是乾師侄能回答剛才朱某的幾個問題,朱某也寧願相信這傳訊符乃是真正的蕭華傳來的!”

    “這本來就蕭華的傳訊符!”狂天真人冷笑道。

    “其實……”朱成鶴略加沉吟,又是沉着說道,“晚輩知道諸位師叔和師伯對于此事依舊是有些將信將疑的!而且也對蕭華這個傳訊符很是重視!這樣吧,晚輩也不藏着掖着了,跟諸位前輩透個底兒!即便這傳訊符是真的,這訊息也沒有的任何作用,所有的一切……早在晚輩幾人商議的時候……已經考慮在內!”

    “也就是說,晚輩還真希望這消息是真的,劍修的目標是巡天城,而不是别處!”

    “哎喲?話都被你說了!這巡天城剛才老夫說是劍修的目標,你說絕對不會;而今有蕭華的傳訊符來了,你又說這都在你的算計之內?”狂天真人十分誇張的叫道。

    “是這樣的,狂天師叔!”朱成鶴淡淡的說道,“早在晚輩等人從巡天城撤出的時候,晚輩等人已經去城主府見過雪域師叔了,將事情跟他分說的清楚,若是劍修但凡有進攻巡天城之舉,他就會立刻使用傳送陣,派金丹後期的弟子出來傳訊,他老人家只消堅持片刻,我道宗的弟子就會回援!”

    “片刻?”狂天真人冷笑,“你片刻間回得到巡天城麼?”

    “呵呵,狂天師叔,這個……就在距離巡天城不過千裡之遙,有幾個師叔……”朱成鶴說到此處,微微 一笑,不再說了。

    “善!~”旁邊的尋雲子聽了,臉上現出了喜色,幾乎是要站起來的,撫掌道,“原來如此,怪不得有幾個道友一直不見蹤跡,原來是在這裡啊!!!”

    “若是傳送陣也被劍修搗毁呢?”狂天真人看來有股不罷休的意思了,非要追問到底。

    朱成鶴顯然早就想過,笑道:“巡天城的傳送陣分為兩種,一種乃是固定位置的,一種乃是不固定的,劍修若是圍城,必是要距離極近,而那種不固定位置的傳送陣雖然傳送的人少,可距離卻長,更是劍修所不能發覺的隱蔽……”

    “狂天啊狂天,看看……朱師侄他們已經考慮的周全了,即便是這傳訊符乃是真的,劍修也不足為懼,巡天城的消息傳出,我道宗幾個元嬰修士進入巡天城,協助雪域真人!亦或者他們直接跟雪域真人裡外夾攻,我等再緊跟着將他們圍住,這大戰……不就解決了?”尋雲子笑道。

    “對呀,狂天師弟!”靜慮真人也是附和道,“即便是劍修將巡天城攻陷了吧!我道宗十數個元嬰齊聚巡天城外,豈不會將他們都是包圍?那就不成了甕中捉鱉麼?”

    “哈哈哈,極是的,極是的!”碧空子朗笑着說道。

    狂天真人臉色讪讪,論起行兵布陣,他卻是比不過朱成鶴等人的,不過他依舊不忘記道:“不管怎麼着……這是我御雷宗弟子,哦,還有極樂宗弟子、浔雁教和浣花派弟子送來的傳訊,他們的功勞,我等必不能抹殺!”

    “那是~”朱成鶴點頭,沖尋雲子拱手道,“尋雲師伯,蕭華等人的功勞極大,這一筆已經要記在功勞簿上的。而且,這傳訊符也讓晚輩有些警覺了,若真是如蕭華所言,魂修和劍修正在拼殺,這洹國的劍士哪裡來的這麼大胃口?他們洹國是不是有什麼極大的變故?還請師伯派出得力的弟子,前往洹國,甚至前往百萬蒙山前去看看……”

    聽到要給蕭華等人記功,尋雲子有些不耐,等得聽到還要派弟子前往洹國和百萬蒙山,尋雲子就更是皺眉的,說道:“如今劍冢大開,我等道宗弟子極難通過的,尋常的弟子過去……只能是送死。而且橫穿洹國,那就更難了!即便我等探知了魂修跟劍修正在開戰,那……現在不已經知道了?”

    “可……晚輩還是想知道其中的緣由,這對于此戰很重要的!”朱成鶴笑着說道,“若是洹國真有什麼極大的變故,我修真三國不用太過逼迫,他們劍修自己都會不戰而退的!”

    “好吧!”尋雲子點頭,“就依賢侄所言!”

    說到了此處,朱成鶴又是眉頭一挑的,看向狂天真人道:“狂天師叔!說到戰功,晚輩有個事情想問問你!”

    “說!”狂天真人大大咧咧的回答。

    “嗯”朱成鶴笑吟吟道,“想必狂天師叔,哦,還有覓悠師伯,對這玉簡乃是貴派蕭華傳來的沒有任何異議吧?”

    “這是自然的!”狂天真人毫不猶豫的點頭道。

    “那好!既然是貴派弟子傳來的消息,那麼這個消息怎麼說也得讓他有些價值的!”朱成鶴笑道,“當日我等討論的時候就覺得,嗯,剛才狂天師伯似乎已經提到了,若是在城外埋伏幾個師叔怕是有些不够穩妥的!晚輩其實有心在城內在悄悄的埋伏下幾位元嬰師長!可是一直都找不到合適的師長,如今既然是貴派蕭華傳來訊息,貴派對此事完全的相信,那麼……晚輩能否請御雷宗弟子前往巡天城,跟巡天城弟子一同抵御劍修的圍攻呢?”

    狂天真人一聽,臉色大變,不覺看向覓悠真人。

    “哦,覓悠師伯,這可是一件大功勞啊!”朱成鶴笑道,“若劍修真要攻擊巡天城,那巡天城就是個誘餌,將劍修吸引過去,諸位師長在那裡頂住了劍修的進攻,跟回援的師長裡應外合將劍修擊敗于巡天城之下!這……可是千古的佳話啊!”

    “可劍修若真是攻擊巡天城,那他們必然有十足的把握啊!我等幾個元嬰修士……”狂天真人冷冷道。

    “狂天師叔,您老若是不去,雪域前輩不久更加孤單麼?既然前輩覺得劍修要進攻巡天城,那就更應該在巡天城內跟劍修一拼高下啊!”朱成鶴笑道,“當然,若是師叔覺得這訊息不是蕭華傳來的,乃是劍修的詭計,去了巡天城也是白去,那這話就當晚輩從來沒說過吧!”

    朱成鶴這話着實的誅心啊,一下子就將狂天真人推入到了兩難之中。RS

    <b>書迷樓最快更新,請<a href="http:///?nd=999" onclick="window.external.AddFavorite('http:///?nd=999','書迷樓');return false;" title="書迷樓" rel="sidebar">收藏書迷樓()</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