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傳訊白送了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狂天真人想了一下,正要回答,覓悠真人搖頭道:“貧道覺得不妥當……”

    “這麼說……覓悠道友也是得這傳訊符乃是假的了?”尋雲子笑吟吟道。

    覓悠真人臉上微變了,可此時,狂天真人卻是傳音了幾句,覓悠真人略加猶豫一下,勉強說道,“這傳訊符自然是真的!這樣吧,我御雷宗願意前往巡天城支援雪域真人,不過,還需兩個門派跟我御雷宗一起!”

    朱成鶴毫不猶豫的拒絕道:“師伯,兩個門派不成,頂多晚輩跟旁人商量一下,再派一個門派!因為我等覺得那巡天城不可能成為目標,自然不可能投入太多的力量!”

    “好……好吧!”覓悠真人微咬嘴唇,躊躇的點頭。

    尋雲子不解朱成鶴的所想,不過既然將御雷宗弟子送入巡天城了,那麼御雷宗弟子在第二階段之內就不可能再有什麼戰功,他心裡也是有些高興。

    “對了,成鶴,本宗一直沒問過你的!”碧空子相通了此處,有些傲然的瞟了一眼狂天真人,對朱成鶴說道,“諸位師叔和師伯聽你說了半日,都是有些迷糊了,你說說,劍修真正的目標又是何處呢?上次道劍大戰的幾個老對頭,比如明劍宗的程明華、虛天劍派的沖太虛等人,都不見蹤跡啊?”

    朱成鶴胸有成竹的點頭道:“其實,劍修真正的目標在哪裡,晚輩等人也不知道。不過,據我等的推測,若是此處大戰劍修的目標不是靈石礦脈,那就應該是漣國的啟蒙嶺、珣虞山和祁宏河流域中的一個吧!!”

    “啟蒙嶺、珣虞山和祁宏河???”不光是尋雲子,就是碧空子也是大楞了,眾人沉靜片刻,試探的問道,“這……這三處可都在漣國的東北部,劍修在開戰之後,從來都沒攻打過的!而且。從洹國到這幾處……都是有着天險。即便是化劍都不好通過,他們……占據那裡作甚?”

    鶴平真人則眉頭微皺,有些吃驚道:“老夫記得……朱師侄所說的所在,似乎氣候極其寒冷。而且。靈石礦脈也有一些的。不過,那些靈石礦脈都是極小的,溪國的門派都看不上眼。只有一些小型的修真家族在哪裡!”

    朱成鶴又是說道:“其實,晚輩等人還是傾向劍修的目標在靈石礦脈方面,這浮萍山不過是被劍修占據了幾日,整個浮萍山自上到下,從裡到外,干淨的跟狗舔了一般!所有的靈石、丹藥和靈草等等一絲都不剩!可見劍修對這些東西是多麼的渴慕!不過,若真是退而求其次的話,晚輩所說的三個地方,氣候、靈石和疆域方面跟洹國較為相近,劍修要占據的話,也必是這其中之一了!”

    “還有一條,也就是諸位師叔和師伯說過的,劍修最善于聲東擊西了,他們在漣國和溪國來回的虛張聲勢就是要我等將注意力放在這裡,而將苦寒的所在忽略!這樣他們才有趁虛而入的機會啊!”

    “那怎麼辦……”碧空子有些焦慮,“我等……”

    “呵呵,掌門莫急!”朱成鶴笑道,“我等在攻擊浮萍山,可早就有弟子前往這三處的左近巡查,而且也有金丹後期的師兄坐鎮……”

    朱成鶴正說間,一個築基期的弟子急匆匆的從大殿之外走了進來,手裡高舉一個傳訊符道:“禀尋雲師祖,有南冥宗緊急傳訊……”

    “拿上來!”尋雲子將手一抓,那傳訊符飛入他的手中。

    待得尋雲子神念探入看過,眼中顯出一絲的驚愕,幾乎是不可思議的看看朱成鶴,說道:“朱師侄,你等……還真是神了!這是南冥宗傳來的訊息,他們得到巡值弟子的傳訊,在珣虞山發現大批劍士的蹤跡!碧空道友所說的幾個化劍老鬼怕是就在那裡的!”

    “好~”朱成鶴擊掌道,“既然發現了他們的蹤跡,那就好辦了!此事我等早有商議,只消按照先前的安排行事即可……”

    隨即,朱成鶴就是開始調兵遣將。

    旁邊的狂天真人看看乾狄恆,低聲傳音問道:“你這傳訊符是怎麼來的?”

    “唉,老祖宗,跟這朱老鶴猜得差不多!就是從外面飛來的!”乾狄恆自然不會瞞着狂天真人,傳音道,“可這傳訊符絕對是蕭華的!”

    “唉,蕭華……危矣!!!”狂天真人歎息一聲,“老夫本是想來戰場,護他一二的,可老夫還不曾見到他……”

    乾狄恆臉上也是黯然,他自到了巡天城就一直在找蕭華,哪知道蕭華比他想象的還要神秘,御雷宗內幾乎就沒有人見過他的!他簡直比神秘的恐怖鳳凰和元嬰無名都是要神秘的!

    可惜蕭華的修為實在是太過淺薄,而乾狄恆也沒見過蕭華有鳳凰法身,否則他一定會將恐怖鳳凰和元嬰無名按在蕭華的身上!

    以前呢,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因為乾狄恆覺得蕭華還活在這世上!可如今,有了消息,就是噩耗了!幾乎大殿之內的人都已經認定了,蕭華必然是已經落在了劍修的手中,否則他的傳訊符不可能發回來的!

    反倒是李宗寶、蕭茂和紅霞仙子三人,因為沒有消息,大家反倒是覺得他們是安全的。

    這樣的弄巧成拙,蕭華可想不到的,至于九夏,她倒是想到了,但是蕭華並沒有叮囑太多,她只消將傳訊符送到了即可!道宗修士死多少……九夏會在乎麼?

    “既然這傳訊符是假的……”乾狄恆眼珠微轉,看看朱成鶴等人的神情,對狂天真人說道,“這巡天城我等怎麼能去呢?那不是落入了劍修的陷阱?”

    “嘿嘿~干嘛不去?”狂天真人笑道,“劍修的詭計被我等識破,他們自然不會注意巡天城的,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我御雷宗弟子待在那裡,豈不是安全……”

    “嘿嘿……”乾狄恆也是笑了,不過,那嘴角之處更是有些别的意味。

    已經被乾狄恆默哀的蕭華,此時正好端端的陪着紅霞仙子,坐在那青悉巫羽的背上,神念放出,看着漫山遍野的枯黃,心裡若有所思的。

    這青悉巫羽背上頗是寬敞,而且很是穩當,以修士慣用的姿勢盤膝坐在,端是舒服,不過,即便是陪在蕭華旁邊的紅霞仙子,臉上也是帶着一絲的憂色。

    是啊,如今的百萬蒙山實在是處于水深火熱的,先前蕭華等人並不覺得,只覺得在闳睇寨的所見已經觸目驚心了,可坐在青悉巫羽的背上,飛了這十數日來,經過不少荒蕪的所在,經過不少貧瘠的荒原,見過了荒涼的夜風中,餓斃的土人,遍野的白骨,甚至還有人食人的情形!這才明白,闳睇寨跟這些地方比,着實的是小巫見大巫了,也難怪巫老頗是驕傲的說,闳睇寨在他的未雨綢缪之下已經比旁處好了很多。

    蕭華的空間之內,所有的傀儡都在種植着粟種,一批批的粟種源源不斷的生出,可蕭華不敢輕易的將這些粟種撒出!

    一方面,這些粟種是蕭茂以後掌控百萬蒙山,得到土人認可的關鍵,蕭華不能隨意將這種粟種放出,斷了蕭茂的前程。

    另一方面,蕭華並不能肯定這些粟種隨意的撒在山野之中,就能生根發芽,就能成長生粟,與其這般輕易的浪費,不讓交給闳睇寨,讓他們真正的種出粟來。

    “蕭郎,這百萬蒙山……着實的可憐啊!”紅霞仙子忍不住歎息,那悲天憫人的口氣倒是跟薛雪很是相似。

    “唉,這也是無法的!”蕭華看了一下魂獸之下,正是幾個餓斃的瘦小屍骸,還不成是孩子還是成人,歎息道,“你還沒見過濛國等處的災荒,跟這裡也是差不多的!百萬蒙山的土人……看起來雖然可憐,但……畢竟是跟我等不同,而修真三國的世俗之人跟我等一樣的,你若是見到了,更加心傷!”

    “蕭真人……是怎麼回事兒?”紅霞仙子猶豫了十數日,終于問了起來。

    “還不是那些世俗之人啊!”蕭華苦笑道,“為夫給了他們一些撿來的良種,他們就以為為夫是神仙,直接就是叫蕭真人。為夫解釋也是不成,干脆就不解釋了!可想不到……蕭茂這厮,放在這樣的大功德不要,非要將為夫也拉扯進來才成!”

    “人家蕭茂那是不想讓百萬蒙山的子民忘記你的恩典!”紅霞仙子抿嘴道,“他以後應該能成一方統領,這些子民的恩典也是少不了的,分你一些也算不得什麼啊!再說這些粟種本就是你撿來的嘛……”

    紅霞仙子的胳膊肘當然要拐向蕭華的。

    “不說那麼多了!”蕭華擺擺手,問道,“此地距離你蔡家的祖祠還有多遠?”

    “若是方向不錯,應該還有十日即可的!”紅霞仙子說道,“畢竟如今的百萬蒙山大變,玉玦之內的記載都是失效,若非有挈泣這個土人帶路,由他下去詢問……我等怕是不易尋到此地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