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蔽日訣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div style="float:left;argin-bottom:5px;margin-left:20px;">

    “不錯,這是你的好運,也是挈泣的好運,更是……蕭茂的好運!”蕭華如今對因果之道很是熟稔,淡淡的說了幾句就是閉上眼睛,“為夫對這方向素來都是陌生,這身下的慘狀更是無法目睹,為夫還是修煉的好!”

    說着,蕭華自空間內,將九夏預支給自己的報酬拿了出來,九夏說得明白,一個是元神的壯大之法,異于修真三國的功法,另外一個是她所擅長的占卜之術。蕭華緊緊是略加猶豫,就是選了元神壯大之法!對于威壓的鑄煉,乃是他一直以來的心病,他迫切需要一門秘術將這缺憾彌補的。

    至于占卜之術,蕭華雖然好奇的緊,想知道這占卜之術跟自己的因果之手是否有些關聯,可他也是明白,這等秘術……絕對不是一時半刻能够參悟的,只能等得空間內的元神空閒下來,才能由他參悟。

    將神念浸入那玉佩之內,蕭華愣了,這玉佩的前面並不是尋常的文字,而是一些跟綠篆文類似的,這些文字居然占了玉佩的大部分,只有後面很少的一部分,才是他熟悉的文字。而且,從這綠篆文內看得出來,這內中的文字也是缺失的,並不完整,但是,蕭華看看最後的口訣,又是看看前面的文字,嘴角露出了笑意。

    因為,這玉佩中的文字他是認識的,正是當年他從燕雷嶺的嚴雪峰手裡贏來的那個玉玦中的文字相同,不過那個玉玦中記載的是不知名的神火訣,而這個則是殘缺的蔽日訣。

    “蔽日訣?呵呵,有意思!”蕭華心中笑了,“元神如燭,這秘法居然號稱要將微末之元神鑄煉到遮蔽陽日的地步,真是有些……誇口了!”

    隨即蕭華並沒有直接看最後的口訣,而是這就參看玉佩真正的記載,而隨着蕭華一點點的參悟,嘴角之處的笑意漸漸的消失了,被那驚愕所取代,甚至一種匪夷所思的感覺充斥了腦海。

    “這……這功法實在是神奇,居然能……能這般的……以如此不可想象的方式錘煉元神,什麼明劍真人的神念分裂之術,什麼李修柏的元神壯大之術,跟這蔽日訣比起來……都是小巫見大巫啊!不……不……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語,根本……就不是一個層面的東西啊!”

    “九夏啊九夏,你到底什麼人?你到底是從哪裡來的?這尋常的元神壯大之術就如此的珍稀,那……那占卜之術呢?”

    這蔽日訣愈發的珍稀,蕭華就愈發明白九夏的來歷非凡,而也更加知道,人家九夏絕非要從他身上得到什麼,九夏的所說……一概都是真實。

    隨即,蕭華又是潛心體悟,待得數日之後,法訣愈發的深奧,並不能輕易的參悟了,蕭華又是趁着間隙看看後面的口訣。後面的口訣算是簡單的,正是前面蔽日訣的一部分,不過,沒有說明法訣的名稱,甚至,這口訣之內還有許多旁人參悟的注解。

    蕭華仔細的看過,知道九夏並沒什麼隱瞞,口訣的解釋和翻譯跟蔽日訣很是吻合。只不過因為文字不同,蔽日訣中的極多細節在口訣之中都不能體現出來。當然,那些注解也能提供很多的體悟,算得上很珍貴了。

    體悟之余,蕭華又是 有些醒悟了:“唉,這麼珍貴的東西輕易的送給我!那麼九夏要我做的事情……豈不是比阻止魂修和劍修大戰艱巨的更多?”

    蕭華有些歎息了,手裡的玉佩登時無比的發燙。其實,對于能阻止魂修和劍修的大戰,他自己也是莫名其妙,到了此時……嗯,亦或者最後真的阻止了,他也沒出什麼氣力,不過就是從地上采掘了一下粟種,在空間內種植一下,再拿出罷了,就跟在自己空間內倒倒手差不多的。

    但是,以後九夏要做的,絕對不會如此的簡單了!

    “咦?怎麼這麼熱呢?”以蕭華的修為早就是寒暑不侵的,可此時在胡思亂想的時候,猛然覺得氣候有些異常。

    待得蕭華睜開眼睛,果然,青悉巫羽的左近,有種難言的熱浪撲面,雖然此時的太陽剛剛升起,那灼熱的陽光好似火一般的燃燒在半空之中。

    再看地上,先前一路上所見,雖然是干枯的,發黃的,但總是有些植被,甚至有些野物;而在此處,那淡淡的綠色早就不見,一種亮黃在平平的鋪在地上,而且這種亮黃好似鋪天蓋地般的一望無盡。

    “娘子,這……是你蔡家的祖祠之地麼?怎麼……這麼熱?”蕭華猶豫一下,低聲問道。

    “夫君~”紅霞仙子臉上帶着歉意,低聲說道,“方向是沒錯的!可是……這所有的標示,都是模糊了,即便是一些山脈,特别是河流全都不見,妾身還在仔細的尋找……”

    隨即,紅霞仙子也是有些不解道:“至于這熱麼,早在四五日之前就開始了,而且隨着魂獸的飛行,愈發的熱!這熱很是不正常!或許……這就是百萬蒙山干旱的緣由?”

    蕭華神念放出,看了許久,說道:“百裡之遙都是如此,並無人煙,說不得還真是這種天象異變造成的!可若是如此,那粟粒……也不知道能不能有效!”

    “夫君的粟粒大概多長時間能結果?”紅霞仙子顯然不懂農事,居然以為跟粟是跟靈木結果一樣。

    “據那巫老所說,百萬蒙山的粟應該是三個月抽穗,五個月成熟!”蕭華很是熟稔的說道。

    “那……不得到五個月之後才能知曉?”紅霞仙子有些吃驚。

    “倒不必那麼久的!”蕭華笑道,“只要那粟粒能抽穗,就能看出粟粒的飽滿和稠密,也就能知道成熟時候的收獲!”

    “妾身明白了!”紅霞仙子自然一點就明白的。

    “而且,為夫撿到的靈種,似乎跟尋常的不同,在濛國的時候,為夫就發現,它們的生長極快,或許這粟種也會不尋常吧!”

    “善!”紅霞仙子笑道,“這樣一來,蕭茂的子民就會少餓死不少的!”

    “雖然魂修和百萬蒙山的土人……算是跟我道宗的修士敵對,可都是人命……”蕭華歎息,“希望以後蕭茂真的能成了頭領,成了什麼巫老,能改善這種局面吧!”

    “哎喲,那裡……就是那裡!”紅霞仙子跟蕭華說話之間,猛然間就從青悉巫羽的背上躍起,將手一指側面的遠處笑道,“就是那只手,玉簡上稱作仙人指路!”

    “哦?”蕭華打眼看去,果然,就在自己的右側,肉眼所見的邊緣之處,一個山峰顯露出來,那山峰很是怪異,猛地一看真是如同一個攥着的拳頭,那拇指和食指伸出的。

    “我等這就轉向!”蕭華也是興奮了,來百萬蒙山不久是要找蔡家的祖祠麼?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終于要到了終點。

    “嘿嘿,夫君~”紅霞仙子笑着傳音道,“先莫轉向,往前飛上百十裡再說吧!”

    “哦,為夫明白!”蕭華恍然道。

    隨即,又是飛了近二百余裡的,頭前正是一個不甚高的山峰,蕭華傳音蕭茂,讓青悉巫羽落在山峰之上,隨即讓挈泣跟青悉巫羽在山峰之上待着,四人單獨飛往仙人指路。

    眼見着蕭茂將自己丢下,挈泣臉上很是悲傷,似乎失去了蕭茂的信任。

    蕭茂看着這個忠心耿耿的子民,心裡很不是滋味,越發覺得自己應該為他們做些什麼,甚至在飛往仙人指路的時候,還在路上低聲問了蕭華許久。

    對于蕭茂的焦慮,蕭華也是爱莫能助,自己空間內一直都在種植和收割粟粒,可這些都是要用來做種子的,不能隨意的拿給土人做口糧。

    不過多時,眾人就是落在了仙人指路的山峰之上。

    紅霞仙子再次拿出玉玦,仔細的查看許久,這才肯定的點頭,將手一指道:“師兄,且看那裡,這干涸的所在,有些印跡,應該是先前流淌的河流。那裡……應該是十數排巨大的山石,好似一個堡壘一般的!可惜,如今已經被挖空,想必是有人來過的!”

    “呵呵,師姊!”蕭茂笑道,“這世間滄海桑田的事情太過了,即便是這仙人指路的山峰,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消失了。你蔡家的祖祠若是拿此作為標示,以後還真是不靠譜了!”

    “唉~!”紅霞仙子苦笑道,“清揚蔡家或許有别的辦法吧!可妾身拿到的方法……只有這些了!還好,師父早年有心,得到了開啟祖祠的秘法,否則妾身即便是尋到此處,也是無法的!”

    “嗯,這裡是百萬蒙山!道宗修士的法陣不能隨意的顯露,尋常所見的方法也不能使用,反倒是最簡單的、最平常的方法有效!”李宗寶看看四周淡淡的說道。

    “小妹和蕭華在前面頭前道路,師兄和蕭茂隨後吧!”紅霞仙子臉上掩飾不住的迫切,隨意的說了兩句,催動飛行術,朝着一個方向就是飛起,那方向當然不是仙人指路山峰那個食指所指的方向。RS

    <b>書迷樓最快更新,請<a href="http:///?nd=999" onclick="window.external.AddFavorite('http:///?nd=999','書迷樓');return false;" title="書迷樓" rel="sidebar">收藏書迷樓()</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