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四十八章 南無觀世音菩薩佛果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咔……”侏儒又是發出一聲怪異的叫聲,周身的光華疾閃,一道比之蕭華淨水瓶上水流更大的水龍隨着侏儒的雙手撲出,朝着淨水瓶沖擊而來!

    “奶奶的,老子不會弄巧成拙吧?”蕭華哪裡不知道自己易容之舉怕是被這侏儒看出了端倪,以為自己要跟他較量神通,這才收了方天畫戟,要用廖江之水漲破自己的淨水瓶,跟自己比個高低?

    只是,蕭華先前用淨水瓶收過先天真水,可沒有收過如此之多的江水啊?那時候手先天真水也不過是輕松的如同舉手之勞,這決堤般的江水已經到了蕭華支撐的極限,再加上侏儒的江水,蕭華哪裡能够支撐?

    可若是蕭華不接受侏儒的挑戰,這江水瀉下,估計比之先前的江水更加厲害吧?看看……跪倒一片的長生鎮鄉民,還有淡淡的信仰之力,蕭華歎息一聲:“阿彌陀佛,若有幽冥,貧僧先行;若有極樂,貧僧末後;不救萬民,貧僧虛度;今有劫難,貧僧一身擔當!貧僧不入苦海,誰入苦海?”

    蕭華的話音剛落,巨大的水流磅礴沖下,砸在蕭華的佛識之上,那佛識本是無形,可如今操控淨水瓶,正是跟佛光一體,萬鈞江水沖擊之下,蕭華的佛識受創甚重!“噗”一口精血吐出,正是落在淨水瓶上,蕭華肉身顫抖,周身佛光同時搖曳,好似一豆昏暗的燈火在狂風中隨時要熄滅一般……

    “阿彌陀佛,我佛慈悲……”性塵、性空、性敏和性凡見狀大驚。急忙催動念力,將四個缽盂擲出,分别落在蕭華肉身的四周,口宣佛號間,那微弱的佛光沖入蕭華體內……

    “我佛慈悲,救苦救難的佛宗……”眼見危急再現,長生鎮已經拜倒的十數萬人都是大急,口宣佛號,以頭搶地。

    “罷了……”蕭華眼看自己佛陀捨利的佛光有些暗淡,送出的念力已經微弱。不覺歎息一聲。心中有了決斷,“蕭某為何如此之倒霉?道宗的修為還不曾恢復,如今只有佛陀捨利四品乃是完好,剛剛不過顯露了一下佛宗的修為。這淨水瓶就控制不住。今日只好捨棄這佛陀捨利。用這捨利換取業力看能不能支撐淨水瓶……”

    既然有了決斷,蕭華的佛陀捨利就從玲珑塔內走出,待得捨利剛剛沖出泥丸宮。突然間,天地一聲清亮的大響,一陣陣的梵音生出,一朵朵的天花灑落,一個個貌美的天女在虛空中飛舞!

    “南無觀世音菩薩。 南無佛。南無法。南無僧。

    與佛有因。與佛有緣。佛法相因。常樂我靜。

    朝念觀世音。暮念觀世音。念念從心起。念佛不離心。

    天羅神。地羅神。人離難。難離身。

    一切災殃化為塵。南無摩诃般若波羅密……”

    一字一句若同潺潺細流的聲音隨着梵音落入所有人的耳中!

    “南無觀世音菩薩……”所有人都是福至心通,跟着着梵音吟唱起來,一縷縷念力化作游絲沖入蕭華的佛陀捨利,那本已經准備消融的佛陀捨利逐漸生出佛光!

    “唧唧……”遠處,那侏儒眼見如此之狀,臉上顯出了猶豫,看着好似海納百川的淨水瓶,雖然此物的佛光還在顫抖,但那淨水瓶之下,蕭華結印的雙手已經穩住,淡淡的佛光好似亘古般的閃爍,蕭華那慈悲的雙眸雖然沒有看向他,可他的目光掃過,竟似被那雙眸看個洞穿!

    “吼……”侏儒猶豫的瞬間,一陣怪異的好似來自莫名的惡吼之聲從梵音之內生出,剛剛還說赤手赤腳的天女猛然間化作萬千惡魔,這麼惡魔莫不是奇形怪狀,莫不是窮凶極惡,莫不是長着血盆大口朝着蕭華撲去……

    “菩……菩薩佛果!!!”旁邊拜倒的性塵幾乎以不可思議的聲音大叫着,又好似唯恐旁人聽不到的,“師祖要證菩薩佛果???”

    “證果??”蕭華一聽,不覺大奇了,他倒是在佛宗遺址中聽過寒竹說起過證果,當然也在跟魔人一戰中聽過此話,可他從來沒想過,自己不過剛剛修煉到四尺金身就能證果!特别的,他對證果根本不懂!這證果需要注意什麼?證果有什麼好處,他一概都是不知。

    可惜,蕭華如今乃是“佛宗前輩”,這等事情自然不能開口詢問,最為關緊的,他竭力支撐淨水瓶,收取沖入長生鎮的江水,根本沒有余力查問什麼。只能一味的堅持,堅持,再堅持!

    不過看着性塵羨慕至極的目光,蕭華也知道自己碰到了好事!既然是好事,那還要多問什麼呢?

    可惜,就在此時,“铿……”一聲劍鳴,遠處的莫間離催動劍光,手裡捧着一個小小的女娃飛將過來,口中還是叫着:“公主在此,公主在此!”

    “嗖……”根本不等莫間離飛近的,那侏儒將手一揮,一道水藍色的長臂從他身下生出,化做匹練落在莫間離的手上,一下子就將女娃攝去!那動作之快根本讓莫間離沒辦法做出任何的反應。

    待得那女娃落在侏儒手中,侏儒張嘴,沖着半空大吼一聲,真是聲震九霄!然後,又是將手一揮,萬千的光絲從他周身飛出,落在廖江之上,“刷……”好似江潮回落般的,沖擊蕭華淨水瓶的江水立刻落入廖江!詭異的是,這江水剛剛撤走,那撲向蕭華的惡魔立刻變臉,又是化作天女之狀,但是這天女和天花也不過僅僅持續了數息,然後漸漸的消失,那梵音和念經之聲同時不見。

    “可惜……”性塵忍不住呻吟了,極其惋惜的叫了出來,“師祖就差天魔考驗就能證果了!”

    然後,轉過頭來,看向莫間離,那目光幾乎要將莫間離刺成千瘡百孔。

    “阿彌陀佛,善哉~”蕭華心裡同樣惋惜,不過沒太放在心上,低語一聲,依舊催動淨水瓶,不敢怠慢的收入江水。那侏儒帶着女童,身形緩緩的落入江中,分布沖入長生鎮的那隊蝦兵蟹將搖旗飛回,同樣,百十巨型海獸所化的彪形大漢也慢慢的化作水族,那廖江之水也慢慢的回落!

    “師祖……”眼看大事一了,性塵依舊跪倒在地上,抬頭看向蕭華,低聲道,“弟子敢問師祖名諱,不知是……”

    就在性塵說出此話的時候,旁邊的莫間離好似見了鬼一樣,急道:“海……海神大人???”

    “啊?江潮觀的海神大人??”蓦然間,性塵也是大驚了,他雖然沒有去過江潮觀,可今日凌晨發覺蕭華佛識的時候,他也是用佛識探察過江潮觀的,那海神大人的金身他自然也是見到,不過匆匆一面,倒也記得不甚清楚。如今莫間離一叫,性塵立刻就是想起!至于莫間離,自然是因為李莫名自持飛行速度比不上莫間離,將蕭華的話告知而來莫間離,那莫間離御劍前往江潮觀的時候,自大殿之上見到的金身了。

    “哈哈哈……阿彌陀佛!”蕭華眼看廖江之水急速的回落,雙手合一,笑道,“苦海無邊回頭是岸,一念作舟普渡慈航!”

    然後,將手一指淨水瓶,那佛器落入手中,身形緩緩的飛動,朝着遠處去了……

    “師……師祖……”性塵張口要喊的,可是又見蕭華雙手結印,一個個“臨”字,從他佛印中生出,沖向四方,立刻又是神情大震,“九……九字真言??我佛慈悲!九字真言降臨藏仙大陸,觀世音菩薩,普渡慈航!!!弟子恭送菩薩……”

    “南無觀世音菩薩……”性塵的聲音是如此之大,又是使用獅子吼的,極多的長生鎮鄉民都是聽到,無不口誦菩薩佛號。

    旁邊的莫間離眉頭微皺,可看看蕭華愈發遠的身形,也是微微低頭,不敢說些什麼!他自然知道蕭華並沒有證得菩薩佛果,性塵如此之說不過是另有居心罷了。

    待得蕭華的身形終于遠了,終于消失不見,性塵也不敢用佛識探看,莫間離等人更是不敢使用神識之術。而莫間離看看四周,奇道:“性塵仙友,蕭前輩呢?”

    “唉,蕭前輩不敵那水族,在菩薩來臨之前已經被擊落廖江!”性塵淡淡的說道,“這麼久都沒有出現,怕是凶多吉少了!”

    “前輩……”莫間離一聽大急了,清目之術施展出來,朝着廖江看去,同時也是大聲傳音,招呼李莫名等人過來一同找尋。

    性塵的臉上帶着一絲傲色,看看遠處還是慌亂和祈禱依舊的長生鎮鄉民,又是低頭看看剛才被江水淹成水澤的所在,將手一揮道:“性空,你等三人,一人回小金寺,將此間情況告知明悅,讓他派出弟子安撫長生鎮鄉民!兩人在左近巡查,看看還有沒有躲避的水族,甚至趁亂生事的匪類!慈航師祖將水族擊潰,我佛宗恩澤長生鎮,莫讓這恩澤化作流水!貧僧陪着長生書院仙友找尋道家的蕭前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