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識破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見到凌雲武聽從自己的建議,于琬極是高興,戀戀不捨的跟凌雲武分别,一片湛藍的飛劍自腳下生出,飛向遠方!

    “以後再不要提什麼恐怖鳳凰的事情!”等得于琬飛得遠了,凌雲武才冷冷的瞪了那亮劍弟子一眼,說道,“幸虧這是你師叔,若是旁人,刨根問底兒的,你如何回答?你是不是想讓上千的劍士承受化劍前輩的怒火?”

    “是,弟子知錯!”那亮劍弟子立刻明白其的關鍵,急忙躬身答道。

    “不過,你所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凌雲武瞇着眼睛,看向巡天城的方向,“雖然這種可能性極小,可若是真是如此……那這御雷宗的弟子,可就真有意思了!”

    “走~”凌雲武略加思索,將手一擺,帶着諸多弟子就是越過那泉瑾山的山脈,朝着巡天城的方向就是飛去!

    然而,他們剛剛飛過數裡,迎面就是十數個禽修,箭也似的飛來,每個禽修的背上還是拖着一個小小的矮人!

    凌雲武見狀,不敢怠慢,停在半空之,拱手道:“凌風劍門凌雲武見過飛羽劍友!”

    十數個禽修停在半空,當前一人拍動翅膀,銳利的目光掃過凌雲武冷冷道:“凌風劍門?你等的進攻區域……似乎不在此處吧?”

    “呵呵,好教飛羽劍友知曉,凌某是失落了一件東西,要在左近尋找!”

    “什麼東西!”

    “此物……不好讓劍友知曉的!”凌雲武笑道,“齊老前輩等人應該知曉!”

    “嗯”那禽修微微點頭,“在下绗山派英焯,正是要尋此處的修士,不知可否幫上凌劍友?”

    “哦?此處可有隱匿的道宗修士?”凌雲武奇道,“凌某在此尋了數日,並沒有絲毫的線索啊!”

    “嗯,老夫先前也從此地飛過的,並不知道有什麼道宗的修士!”英焯點頭道,“可是前些日子。距離此處不遠,我飛羽同門和巨人們一連碰上數十個道宗的築基修士,就在他們要將這些修士誅殺的時候,巨人又來了十數個修士,其一個瘦高的築基修士一舉誅殺我飛羽同門三名,還將巨人們都是嚇走!”

    “啊~~將巨人嚇走?”凌雲武奇道,“這築基修士很厲害?”

    “凌道友不知曉的。那修士手持一根長棍,生生將一個巨人的狼牙棒打成彎曲。將巨人打入地下!那氣力大的嚇人,巨人們膽戰心驚,再不敢戀戰的!”英焯臉上也是顯出了一絲的怪異神情。

    “絲!”凌雲武倒吸一口涼氣,突然有事醒悟,急道,“瘦高的修士???可是……御雷宗弟子?”

    “這個……老夫尚且不知!”英焯微微搖頭,隨即轉頭問道,“你等知道麼?”

    最靠邊兒的禽修正是先前被蕭華逐走的,也是搖頭。說道:“屬下,無法辨認是否是御雷宗弟子!”

    凌雲武想了一下,將劍簡拿出,又是將影像放了出來!

    “就是……就是他!!!”雖然那禽修見不到蕭華的相貌,可是蕭華如同鬼魅的飛行度,還有瘦高的身形,御雷宗的道袍一下子就將禽修嚇住。翅膀不停的哆嗦,他背上的矮人幾乎要從半空之落下!

    “蠢才!”英焯怒罵一聲,又是看向凌雲武,問道,“凌劍友也是在找此人!”

    “不錯!”凌雲武咬咬牙,“正是此獠!看來。凌某此次並沒有找錯!”

    “好,既然如此!”英焯點頭道,“那老夫也助你一臂之力!”

    “飛羽劍友知道此人在哪裡?”凌雲武不敢相信。

    “嘿嘿!”英焯一震翅膀笑道,“老夫雖然不知,可老夫背上的小友知道!”

    “雲翳洞的劍友知曉?”凌雲武大是奇怪,看向英焯背上的矮人。

    “不錯,老夫就是知道!”那矮人驕傲的揚了脖子將他發現的事情說了。又是補充道,“老夫等人發現此處有道宗修士的痕跡,想必他們離此不遠!”

    “好!”凌雲武激動的要撫掌,“凌某多謝雲翳洞劍友了!”

    “哈哈,不客氣,不客氣!”那矮人很是歡笑,臉上的五官都是擠到一起,仿佛能得到幻劍修士的認同是一件極其了不得的事情。

    “老夫等人只是前哨!”英焯冷然一笑,道,“若是老夫預料不錯,這裡當是道宗修士的一處隱秘的所在,應該就是我等在尋找的靈石礦脈!老夫身後有數千的劍修待發,只要我等確認了,他們立刻就來!到時候,不僅凌道友的東西能尋到,就是大筆的靈石也可以瓜分!”

    “好!正合吾意!”凌雲武朗笑道,“那我等還猶豫什麼?快走吧!”

    “好!爽快!!”英焯將翅膀一震,眼閃過一絲的笑意,身形再次飛起,馱着那矮人就是飛向泉瑾山的山脈!

    此時的泉瑾山已經又有些落雪,巴掌大小的雪片自雲層之落下,而且那厚厚的積雲層層疊在泉瑾山的半空之,直若同那瀑布從天際傾落,甚至壯觀。

    “嘎!”英焯鳴叫數聲,十多個禽修沖上高聳的泉瑾山山脈,筆直的上升,逐漸的接近積雲,“嗚~~”一陣激烈的風嘯之聲自英焯身上發出,隨即十數個禽修居然撞入雲層之內,一下子就將整個陰雲沖開了十數個碩大的口子!陰雲灑在他們的身上,將他們的翎毛一支支的吹得豎起!而他們背上的矮人早就唬得心驚膽戰,一個個僅僅抱住禽修的背部,將頭深深的縮在自己的胸前,連看都不敢看!看他們的情形,跟禽修的意氣飛揚着實的雲泥之别。

    凌雲武自然不會隨着禽修沖入雲層,他有些不明白這些禽修的所為。正在他微皺眉頭之間。

    “嘎~”的十數聲響,十數個禽修再次從雲層之內飛出,分别俯沖着飛向泉瑾山的四周!

    “這些禽修到底要干嘛?”一個弟子見到凌雲武皺眉,也是附和的說道,“誰不知道他們飛得高麼?”

    “怕是要看看泉瑾山的大小!分派勘察的位置吧!”凌雲武淡淡的說道,“走,我等看看英焯的所在!”

    英焯帶着背上的矮人飛落在凌雲武數百丈之外的半空,還是保持那種極的俯沖,“啊~~”他背上的矮人實在是忍受不住這種刺激了,大喊着叫而來出來!

    “砰”的一聲大響,英焯的雙翅猛然的張開,整個身形立刻如同一片落葉般的平穩,緩緩的飄向泉瑾山的東北角處。

    待得距離泉瑾山的叢林不過是數丈,那矮人將手一松,身子從英焯的背上躍下,明顯的,那矮人的雙腿都是有些哆嗦!

    等得矮人落在叢林之內,聽得“噼裡啪啦”的一陣亂響,凌雲武眼的矮人突然就是消失了不見!

    “哎喲~這矮人懂得五行遁術!”凌雲武突然明白英焯等禽修為何帶矮人過來,剛才矮人只說自己發現蕭華等人的蹤跡,並沒有說自己是用土衍之術躲過蕭華的神念,是故讓凌雲武一個驚愕。

    飛到英焯身前,凌雲武拱手道:“英焯劍友,這矮人……居然懂得五行遁術?卻是凌某孤陋寡聞了!”

    “哼,不過就是整日在地底下縮着不敢見人的東西!”此時的英焯已經恢復了人形,正是一個身材消瘦,皮膚焦黃的劍士!兩只眼睛細長,不時有傲然自眼閃過,“若非要請他們幫助找尋修士的蹤跡,老夫如何能讓他們坐在老夫的背上???”

    “哦!”凌雲武恍然,終于明白剛才禽修為何沖上了高空。

    “凌某自小倒也知道劍域的一些事情,如今都修煉到了幻劍,可對這神秘的矮人,嗯,還有巨人還是不甚了解!不知飛羽劍友可否賜教?”凌雲武拱拱手,很是謙遜的問道。

    “莫問我,老夫也不知曉!”英焯擺擺手,一拂不屑一顧,“不過就是土裡搗洞的東西,知道他們作甚?”

    隨即看看凌雲武,一整神情道:“不是老夫不說,老夫着實的不知!若非齊老前輩將他們喚了出來,是知道我劍域還有這等異人!”

    “哦~”凌雲武頗是有些失望,看着地面道,“矮人的五行遁術倒是跟道宗的法術星相似的!”

    “應該不同!”英焯搖頭道,“這是矮人的土衍之術,據說是矮人天生的神通!跟巨人的力大無窮相似!不過,矮人的膽子實在太小,拿不上台面!”

    “或許吧!”凌雲武目光不離層林,好像要看出矮人的蹤影。

    英焯見狀也不說話,身形筆直的站在那裡,遠遠的看去,甚是孤傲。

    且說那矮人早就嚇得心驚膽戰,發誓再也不坐在禽修背上的時候,見到距離地面已經不高,立刻從英焯的背上跳下,他身形雖小,可是依舊撞上了樹木,甚至將一個樹枝都是砸斷!

    等矮人落到了地上之後,並沒有遁入深處,而是躲在土層之下,長長出了口氣,呆了足足有一頓飯之久,這才身形晃動,朝着泉瑾山的深處遁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