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胸有成竹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那矮人一邊朝着下方遁行,一邊抽動這鼻子,時而左行,時而右行,時而下潛,時而上升,就跟着土層之下真的有路一般。

    矮人的土衍之術又跟蕭華的土遁之術不同,周身並無什麼光華護體,只消矮人的手腳動彈,矮人的身形就會移動,一切跟世俗人之人在地面之上的走動一樣。

    可是,矮人潛行了許久,身形又是慢了起來,矮人的臉上不驚反喜的,這說明此處的土層跟其它地方不同,正是他要找的。果然,又是小半個時辰,腳下的土層堅硬無比,矮人再也無法潛行半步。矮人左右看看,順着這堅硬的土層又是朝泉瑾山山脈的裡面遁去。

    而在泉瑾山內,如同宮殿的山洞之內,一處僻靜的所在,屠弘正和藍沁面無表情的坐在兩把椅子之上,那椅子的前方是個一丈大小的四方鏡面,鏡面之上土黃色的一片。而在這土黃色的朦胧之,一根如同血絲般的殷紅又是極其明顯的橫在鏡面的下半部!

    再看距離這血絲不遠的地方,分别有十數個漆黑的小點兒,緩緩的移動,朝着這血絲逼近。

    “大將軍!”見到那小點愈發的近了,藍沁忍不住動容,低聲道,“這劍修……哪裡請來的高人?居然一來就是十數個!他們……竟然懂五行遁術!!!”

    可是,屠弘竟似沒有聽到,臉上只是帶着淡然,冷冷的看着那些黑點逼近血絲!

    見到屠弘不答話,藍沁先是住嘴,可又是一盞茶的功法,再次忍不住提醒道:“大將軍!他們越發的近了,怕是要發現我泉瑾山的禁制了!”

    “藍老哥!”屠弘此時才抬起頭來,歎口氣道,“屠某可不止一次提醒你,為將之道,當先治心。靈山崩于前而色不變、麋鹿興于左而目不瞬,然後可以制利害,可以待敵。你連這十數個鬼魅小丑的伎倆兒都驚慌,修為如何能大進?”

    “唉,大將軍啊!此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可是難了!”藍沁歎息道,“小老兒也知道這十數個小丑無懼的。但他們身後呢?那可是上千的劍修啊!即便是我泉瑾山弟子不懼他們。但我泉瑾山的靈石礦脈不久暴露了?大將軍的基業不久沒了?沒有了泉瑾山,大將軍在巡天城的地位……也是岌岌可危啊!”

    “嗯。藍老哥替屠某擔憂,屠某反是譏笑老哥,屠某實在是不堪的!”屠弘神情略微一整,起身拱手道,“屠某給老哥道歉!”

    “呵呵,也沒什麼!”藍沁急忙將屠弘擋住,笑道,“小老兒還想借助大將軍的力量修入金丹呢,這也是替小老兒自己着想!”

    “呵呵。藍老哥的心思屠某都是知道!”屠弘趁勢坐下,將手一點道,“其實,老哥之所想,不外乎怕泉瑾山的靈石礦脈被劍修發覺!嗯,先前甚至還隱約的提起……這修真三國弟子的到來,還會將劍修的注意力吸引來。會給我泉瑾山帶來毁滅性的的災難?”

    “嗯,不錯,老夫是這麼說過的!”藍沁毫不掩飾點頭道,“顏夕府的議事殿純粹就是高高在上,瞎胡的指揮,他們不派弟子過來。我泉瑾山掩飾的很好,再過千年也不憂被劍修發現。現在好了,他們的增援剛來幾日?劍修就追了過來!”

    “嗯!”屠弘點頭,不置可否又是問道,“上次那個亂闖靈石礦脈的弟子找到麼?”

    “沒有!沒有任何的蛛絲馬跡!”藍沁很是奇怪屠弘為何突然問起這個搖頭道,“而且也不見泉瑾山的禁制有什麼異動!怕是那弟子看花眼了!”

    “修真三國弟子間可以什麼流言?”屠弘猛然問道。

    “流言?”藍沁很是奇怪,茫然道。“沒……沒聽到什麼流言!”

    “嗯,那就好!”屠弘點頭,一副放心的樣子,說道,“我泉瑾山的陣法很是嚴密,既然沒有外敵潛入,那就是說明那不知道是否存在的人影就是我泉瑾山內部的修士!當然,這只是猜測,或許沒有的!而且如今又沒有什麼流言,劍修的進攻又是在即,誰管他是不是有呢?”

    “是!”藍沁還是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的,只好點頭。

    “很多事情……不是不讓藍老哥知曉!”屠弘見狀,神秘的笑道,“只要經過此次泉瑾山的劍道大戰,無論泉瑾山是否暴露,對屠某都是無害的!巡天城的那位城主大人……都會嘉獎屠某的!”

    “啊???”藍沁微楞,隨即好像想到了什麼,眉頭一挑道,“原來……”

    “噓~”屠弘豎起了食指,放在了嘴邊,笑道,“有些事情……是不能說的,誰知道這山洞的旁邊是不是又有一個我等不能發覺的修士呢?還是等事情結束了吧!哦,快看,劍修要接近禁制而來!”

    說着,屠弘將手一指那四方的鏡面,果然十數個小點皆是從各個方向接近了血絲!

    可是,就在這些小點快要接近血絲之時,皆都是又停在那裡!隨即又是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團團轉了片刻,各自分散了,繞着那血絲之上,游走起來!

    藍沁的臉上顯出了一絲的輕松。

    可屠弘卻是皺眉,過得片刻,低聲道:“這靈石礦脈的土層很是堅實,既是我泉瑾山防御法陣的依仗,也是……容易被發現的地方!這劍修雖然不能深入土層,可他們應該已經知道下面有些蹊跷的!”

    隨即屠弘仰頭道:“藍老哥,去通知辰陣弟子,將他們附近的劍修擊殺!”

    “啊?”藍沁略加猶豫,拱手道,“小老兒這就過去!”

    等得藍沁走出去沒多久,但見鏡面之上,並不見什麼多余的影像,其正在血絲之上游弋的三個小點突然開始加,好像受了驚嚇,紛亂的向四處逃竄!

    “咦?”眼見這三個小點愈發的離血絲遠了,屠弘有些詫異,臉上逐漸顯出了凝重之色!等得那些小點從土黃色的鏡面之上脫出,屠弘又是將手一拍,一道濛濛的光華自手上發出,罩在四方的鏡面之上,那鏡面開始收縮,待得收縮沖一尺大小的時候,屠弘將手一抓,五指之間生出黃光,緊緊攥住那鏡面,隨着黃光的萦繞,鏡面幻化成一個三菱的模樣!(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