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功法無情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陰雲催城,無數的冰粒打在飛舟的防御之上,那飛舟的前途渺而無垠,李宗寶感歎道,“卓霞……也是某家唯一無法割捨的了!”

    蕭華心一凜,點頭道:“師兄有所差遣,小弟但敢不從?”

    “嗯~”李宗寶再不言語,似乎將數年的話都說完了一般。

    蕭華黯然,心想了極多,李宗寶所說對他打擊極大,他真的想不到自己的掩飾居然如此的不堪一擊,只要略微再多了解他半分,就能推測出他就是擊殺屠弘之人,而他的劍修修為也要浮現在眾人面前,甚至,若是朱成鶴、謝之謙或者陳怡等人知道蕭華未死,幾乎都可以測測他有劍修之修為的,那他擊殺屠弘的掩飾,也算不得什麼掩飾了!

    “小爺一直都想掩飾,不想暴露一些實力,可畢竟有這等實力,很多事情想掩飾都是不成!而所有的掩飾……都是無謂的!一切都要靠實力說話!”蕭華嘴角掛起一絲的冷笑,“如今剛剛暴露了一些實力,就落在了旁人的眼!好在小爺的底線還不曾有人知曉,雪域真人麼?雖然小爺斗不過,可他要是想擒拿小爺,嘿嘿,怕是也沒那麼簡單的!”

    想到此處,蕭華膽氣就是壯了,又是看看自己眼前的李宗寶,筆直的身軀,雪白的頭發,還有猶在耳邊的淳淳之言,蕭華的心又是湧起一絲的暖意:“怕是這有這等爱護之意,這等拳拳的真心,方是這世間光明之所在吧!”

    “另外,李宗寶所言,似乎……他的功法之增進……不是什麼太好的事情啊!”蕭華突然心裡一凜,隨即轉頭看向蕭茂,只見蕭茂閉目凝息,專心的驅動飛舟,兩人的傳音絲毫都沒有聽在他的耳!

    “蕭茂!”蕭華傳音道,“你知道李宗寶李師兄練的是什麼功法麼?”

    蕭茂微微一愣。睜開眼睛看看蕭華,同樣傳音道:“李宗寶師兄乃是修真三國的翹首,他的功法我等都是知曉,傳說乃是極樂宗的秘籍《離情寶鑒》,怎麼了?大哥!”

    “哦,這功法有什麼特别的所在?”蕭華聽着這個名字就是有些不喜歡。

    “具體的小弟當然不知道!”蕭茂不好意思道,“不過。天道無情,若是想要接近天道。自然先要抛離人之**,這離情寶鑒就是號稱極樂宗最為接近天道修為的功法!”

    “天道是無情的,可……可修士有情啊!就為了追求天道,生生將**割捨?那……還是修士麼?”蕭華有些苦笑,不過,既然這功法乃是極樂宗的秘籍,而且人家李宗寶也憑借這功法有如此的修為,只能說明這功法是有效的,蕭華又能說什麼?

    “或許。李宗寶去了一趟魯陽,見見蔡卓霞的屍骸,他……他就真將修士的**丢棄了……”蕭華明白過來,“而且,這段時間來,李宗寶眼的冷漠愈發的多了,怕真是修為大進吧!!!他今日說了這麼多。也是因為此吧!”

    “沒了**的修士是什麼樣子?仙人麼?”蕭華突然想起了化身為劍的凌雲武和死了的于琬,好像……跟李宗寶和蔡卓霞很是相似!

    “難不成,李宗寶以後就是個修為卓越的……仙人?”想到此處,蕭華笑了,低聲道,“李師兄。小弟在巡天城碰到一件奇事!”

    “哦?什麼事情?”李宗寶回頭過來,雖然是好奇,可臉上冰冷,問道。

    “你看看這是什麼?”蕭華說着,將兩個儲物袋乃給李宗寶。

    “哦?”李宗寶神念一掃,皺眉道,“這不是你御雷宗弟子的屍骸麼?為何不上繳議事殿?”

    “李兄再看看另外一個!”蕭華笑瞇瞇道。

    “嗯~”李宗寶再次打開另外一個。見是一個雷舟,更加不解,“這雷舟破損成這樣,你從哪裡得到了?”

    “哈哈哈~”蕭華大笑,“原來李師兄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啊!”

    “某家又不沒有掐指神算,怎麼能知道這麼多?”李宗寶嘴角微微一笑,回答道。

    “這是蕭某在巡天茶樓得到的!”蕭華也不隱瞞將巡天茶樓的事情說了一遍!

    “啊???還……還有這等的所在?”蕭華並沒有傳音,是故蕭茂也是聽得清楚,兩人都是驚呼出來。

    “你說得可是真的?”李宗寶臉色陰沉似乎是怒極的。

    “當然!”蕭華將手一舉道,“若非小弟也出了靈石,他們如何能放小弟出來?而且……極樂宗和浔雁教……也都是有修士參加的!”

    “哼,你當時就不應該拿出靈石!”李宗寶冷冷道,“直接將他們都是打殺了,誰敢說半個不字?”

    “嘿嘿~”蕭華微笑不語。

    “哦”李宗寶突然醒悟過來,很有深意的看看蕭華。

    而蕭華卻又是說道;“小弟可不是他們的敵手,而且,這等龌龊的事情,怕是早就有了,你擊殺了這些人,還有别的人,殺之不盡的!”

    “即便如此,也不能那我極樂宗弟子的屍骸做交易!”李宗寶冷笑,“此時某家一定要親查,一定要捅到議事殿!”

    “好”蕭華見到李宗寶入甕,撫掌道,“不過,在師兄大發神威之前,能不能幫小弟看看這雷舟呢?”

    “看你這破爛的雷舟作甚?”李宗寶淡淡的說道,“這是你御雷宗的東西,某家怎麼知道?”

    “嘿嘿,别老是破爛的行不?”蕭華腆着臉道,“這可是小弟拿了不菲的靈石換來的!還想拿它用呢!”

    “你别做夢了!”李宗寶冷哼一聲道,“這東西也就是拿去充戰功的,一點兒用都沒有!”

    “不會吧!”蕭華苦笑道,“這雷舟小弟看起來很是完好啊,要不小弟怎麼會拿出靈石呢?”

    “說實話,你御雷宗的雷舟無論是祭煉的手法和使用的方便,比起七巧門的流雲飛舟來,還是差了很多!”李宗寶一針見血的指出,“只不過你雷舟之的核心跟流雲飛舟不同,乃是用靈石激發簡易的雷池,以雷池之力推動飛舟,這點兒被流雲飛舟強了一些,度既快而且運載之力甚大!”

    “簡易的雷池?”蕭華微楞,伸手就要從李宗寶手裡拿過儲物袋。

    “莫找了!”李宗寶將兩個儲物袋遞給蕭華,“那簡易的雷池乃是你御雷宗雷舟最為關鍵的隱秘,所有雷舟的雷池都有自爆的設置,這雷舟既然已經廢棄,那雷池當然也是銷毁!沒了雷池的雷舟……屁都不是!”

    “哈哈哈~”蕭華笑了,能讓李宗寶說出個“屁”字兒,也是着實不易啊!

    “這雷舟已經無用,你只能拿它換戰功了!”李宗寶臉上又是恢復冷淡,說道,“另外,即使有雷池,也只能由雷屬性體質……哦,某家忘了,你的鳳凰法身似乎能操控天雷,怕是也能駕馭這雷舟,不過,四十余丈的鳳凰法身……這雷舟之上還能盛别的人麼?”

    “好吧!”蕭華聳聳肩,接過儲物袋,神念浸入雷舟,說道,“師兄知道就成,也莫太打擊小弟了!那可是一筆不菲的靈石啊!”

    “嘿嘿~”李宗寶的嘴角不由又是露出一絲微笑。

    待得蕭華將神念浸入雷舟,卻是發現,整個雷舟有屏蔽神念的法陣,蕭華並不能看得出來雷舟的內部!

    “罷了,等有時間用法眼看看吧!”蕭華有些失望,將儲物袋收了,看看李宗寶道,“小弟如是修復呢?”

    “你要修復?”李宗寶白了他一眼道,“先不說你會煉器麼?即便你會煉器了,你有煉制雷池的雷鳴石麼?你有煉制雷舟的玉簡麼?算了,你還是將這雷舟交換戰功吧,就說是某家跟你一起尋到的!那些御雷宗弟子的屍骸……也一並上繳吧!”

    “好吧!”蕭華微微點頭。

    此時這個被李宗寶租借了九十九年之久的流雲飛舟之外,似乎是已經夜了,強烈的飓風夾雜着不多巴掌大小的雪片,還有拇指大小的冰粒打在光罩之聲,光華不斷的明滅,月華自是不見的,可周遭暗白色的雪色閃爍着微光,照着三人前方的路,似是黯淡又似是光明!

    這平素少見的雪雨一下就是數十日,斷斷續續又是連綿不絕,等得這日,又是見到天際之處無窮的彤雲閃爍,“轟隆隆”的驚雷之聲蕩漾在天際,整個天地之間隨着雷光和閃電一明一暗之間,束手而立的李宗寶突然間將雙目一睜,怒吼一聲:“休傷我道宗弟子!”

    那身形立刻就是拔起,朝着飛舟之前就是投去!

    “蕭茂你來執掌飛舟,大哥也去看看!”蕭華神念掃過,將手一拍,葉陽扇拿在手,身形也是飛了起來。

    “是!”蕭茂心裡有些癢癢,可還是驅動飛舟,飛在兩人身後。

    但見飛舟之前數裡的所在,正是兩撥敵對,一撥是十數個築基和煉氣混雜的道宗弟子,一撥是二十來個亮劍弟子,近四十來人揪斗在一起,很是顯然,修士正是處于下風!

    對于這等劍修和修士的拼斗,此時的蕭華已經不怎麼看在眼的,若是平素他只會讓蕭茂出來,而他自己則是坐在流雲飛舟之上悠然自得的,可是,他不得不親自出來,因為這十數個道宗弟子一半兒是極樂宗弟子,而另外一半兒則是御雷宗弟子!(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閱讀。)